*綜合篇第二發
*這次有別人家女兒:秋月夕,不熟的請去看看驅魔區的神夕那篇!!
*那個人都好跟我大喊一聲黃秀萬歲人出大好吧!!







06.戲言-人出




不知道是誰先開始這個爭執的。

不知道是誰先開始互相攻擊的。

不知道是誰先開始忘卻身份的。

但當他,零崎人識注意到自己的失行時已太晚。



他早就趁著天時地利人合之便把對方給壓置在地上、還毫不客氣地直接坐在食人魔出夢被禁錮的雙手上。



「喂喂,這樣坐在一個被束縛衣的可憐女孩身上是不對的吧?」她吃吃地笑著說道,完全沒有感到尷尬,「你這個人也沒多輕我的手可是會疼的。」


他理應要移開,但身為零崎一賊的他只是抽出了戰術刀輕輕劃過身下人兒的面頰,聽她笑著說好冷好冰好可怕喔。

一絲血痕順著出夢悉白臉頰冒出、流洩。



「妳是個女的,怎麼還跟我這個男的鬥?」人識俯身像隻貓般地伸舌舔噬傷口流出的血珠,他可以感覺到出夢猛地戰慄的抖了一下。「殺人鬼要是被被禁錮的食人魔給吞食了就真的是傑作了不是嗎?」

「那就幫我把束縛拿掉,兩個人好好鬥一場不是很好嗎?坐在別人身上、嘗別人鮮血的殺人魔先生?」出夢呵呵地說道,「不過還是要先請你起來就是了姓零崎的。話說回來要不是狐狸先生委託理澄也不會來找你、我現在也不會被當成人肉坐墊。」

「那可真是個傑作啊。」他輕笑,一躍而起並迅速退開食人魔身旁,「不過我是不會接受的,我現在可是在忙著躲死色真紅的追殺啊!連我才認識不久的親愛妹妹都被死色真紅打傷了我才逃得出來喔!我可不想再被她逮到不然一定會被分屍的。」

「被死色真紅追殺啊,那真令人羨慕。」她仰天大笑,「看在你這般命苦的份上,我還是叫理澄放你一馬好了!」



零崎人識笑了下,遁入黑暗之中。



                                   fin.







07.彩雲國物語-清秀



他像隻偷了腥的貓,看著眼前的女孩。

看著她因為憤怒不滿而認真起來的眼神,他打從心底的暗暗自喜。


--只有這個表情才能夠吸引到自己目光。


於是,清雅總愛找紅秀麗的麻煩,老愛用語言激怒她,喜歡做些會惹她生氣的小動作。



如果有人問他陸清雅到底是個變態還是被虐狂竟然會喜歡被人瞪,他絕對會一臉自信地否決並高傲地回答:



那個是紅秀麗對我才會表露出來的專有表情。



                                   fin.







08.驅魔-神夕-蓮瓣



一瓣、二瓣、三瓣。

一朵、兩朵、三朵。



『神田,你還看得見蓮花嗎?』

他輕啟絳唇,小聲呢喃抱怨道看得到看得到一直都看得到



『神田,你是個人、是個驅魔師。』

他哼了一聲,小聲批判不屑道是人造的而非真正的驅魔師




神田優一直都是如此、如此突兀地存在這世上,如此不屑於這世間的任何事物。

直到那個跟他來自同故鄉的女孩出現在他眼前後,他才對這人世間有了些牽掛。




--神田前輩身邊還有好多人好多人陪伴。


他還記得那個叫做秋月夕的女孩在雪天抓著他冰冷雙手這樣說道。



--神田前輩,你不是孤單一人的。

--就算神田前輩是惡魔是妖怪是被創造出來的,當年救了我的人依舊是前輩你、神田優。


他還記得那個持有銀幻外貌為日本刀的Innocence的擁有者溫暖地說著。



『就算神田前輩在怎麼冷漠無情不像人看得到一堆不存在的蓮花,我仍然十分確定我一生中遇到最重要的人還是前輩你。』




啊,那些不應存在的蓮花。

似乎,不再這麼重要了,不是嗎?



                                   fin.







09.彩雲國物語-朔秀-戀˙姬



這個世上,讓他唯一感興趣的就只有這個紅秀麗。茶朔洵忖道。

只有這個女人能夠一而再地躲過自己設下的陷阱、直達終點。



朔洵把玩起手上的「蓓蕾」。據說這是那個國王賜給她的、代表著無限的可能。

也是紅秀麗所在乎的事物之一,為了這個、她一定會過來找他的。




「……真想喝喝看,她為重要的人親手泡的甘露茶。」



望向窗外,看來現在還不算晚,「他們」應該還沒入睡。

那,就去接她吧。



「去接我的公主過來為我泡茶吧。」




他起身,離開了房間。



                                   fin.







10.彩雲國物語-黃秀



看到今天家裡的客人時,秀麗比平常高了八分貝的叫道:「咦咦咦,上次的好心黃家人?怎、怎麼來到我們這間破爛房子了?」

「……小姐,在客人面前應該說「歡迎敝舍」才對吧。」靜蘭搖頭道。

「啊啊,對不起我失言了。」秀麗立刻鞠躬道歉,「那個……呃,好心的黃姓商人,請問您怎麼會撥空前來敝舍呢?」

因為黃家以經商聞名,所以秀麗以商人稱呼鳳珠,雖然站在秀麗身後的邵可有些想要發笑,而靜蘭則是對眼前的男人有著莫名的熟悉感。

(這個男人……好像在幾年前看過他和另外兩個男人來過這。)

不過靜蘭當然是不會記得鳳珠當年還很開心地誇他大有前途一事就是了。



至於當事人鳳珠只是淡淡地說道:「我是被邵可邀請來的。」

「咦咦咦?被、被爹邀請來的?所以爹認識這個黃商人囉?」秀麗轉過頭問自己的父親。

「對,我是邀請他來和我們一起吃晚餐的。」然後邵可就直接邀請鳳珠入內,也沒有對秀麗多加說明什麼。





當秀麗一踏入廚房開始猜測劭可和鳳珠的關係為何所以進入恍神狀態,直到鳳珠把一包包裹交給她食材回過神來。

「這是我帶來的食材。」

「咦咦咦,讓、讓您特別帶了真是對不起!!」

「我聽說這是這裡的規矩。要吃飯就要自己帶食材來。」

(啊,好像真的有這樣的規定……)

秀麗想到每次絳攸和楸瑛來晚餐的時候都會帶一包食材來,於是她最後還是收下了那一袋食物。

「……謝謝你的好意。」

「不會,我還蠻期待吃到妳做得菜的。」

聞言,秀麗臉紅了起來,很有氣勢地說絕對不會讓客人您失望的便捲起袖子開始做菜。






「老爺,那個人我們是不是有見過。」

「啊啊,靜蘭你應該至少有一面之緣才對。當然也有可能會在宮廷看過他吧。」

「……老爺,請問真的是『您邀請他過來』的嗎?」

邵可別開了視線,靜蘭重重地嘆了口氣。

「看來小姐的魅力真的很強大,連戶部尚書都擋不住。」

「據說黎深也有跟來,不過當秀麗開門後又溜走了,估計現在正在廚房外的窗戶看著秀麗和奇人大人互動。

「……我去問清楚黎深大人到底要不要進屋內。」





鳳珠離開廚房沒多久,秀麗就從廚房內聽見後方窗戶傳出陣陣吵雜的騷動聲,但每當她回首卻又頓時無聲。

(八成是多心了吧。)

秀麗繼續低頭做菜。





據說在鳳珠拜訪完邵可一家回府後,被同為尚書的紅黎深煩了一整晚。隔天上朝的時候還對自己的侍郎發了好陣子脾氣。




                                   fin.












後記://


第六篇是個人不知為何愛上的人出,時間點應該是理澄還在被委託找人識的那段吧?可能是因為人識和出夢都是我還蠻愛的角色吧?然後我又偷偷地把狐狸先生跟潤小姐寫進去了大家有看到嗎?

第七篇是清秀。明明很討厭清雅的囂張但我又對清秀這個配對沒輒(按頭)而且兩人的一舉一動好曖昧害我越來越愛這個配對。至於變態跟受虐狂那兩個名詞我覺得還蠻適合清雅的(大誤有)

第八篇是神夕,本來預計要當神田生日賀不過因為篇幅太短所以就發在這了。小夕是月的女兒不過我對她還蠻有愛的就是了。總覺得驅魔停刊停在蓮花那一段讓我好想罵髒話,不要卡在這種前不前後不後的地方啦!!

第九篇是朔秀,依舊是排在第二的配對。很喜歡朔洵那種只要秀麗的感覺、尤其是他假扮成琳千夜的時候是我最愛的一段。順帶一提,看到晏樹順口說出朔洵事蹟的時候我個人嗨了好久。

第十篇是依舊保持在第一的黃秀。我愛黃秀我愛黃秀!!拜託誰都好多寫些黃秀給我看吧!!然後文中的黎深是個附帶品、只是覺得要是鳳珠真的去拜訪秀麗的話一定會被黎深煩到死吧?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