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短篇集有BL喔,請注意標題區謝謝
*怎麼短篇越來越不像短篇了啊(搔頭)






11.APH-朝菊-Can’t you see?


「哪哪,菊你真的看不見?」
「看的見什麼?」

亞瑟指了指宅外的街道,但在菊的眼中那邊卻什麼也沒有。
他感到毛骨悚然。


「亞瑟君你指的是--?」
「外面可是很熱鬧的啊,一群各式各樣的鬼怪在那邊吵吵鬧鬧的走在街上啊。」

百鬼夜行!?

他越來越搞不清楚這個男人了。
一下子對著空氣說話、一下子在大宅裡追趕著、一下子在澡堂拿到了河童的密藥,然後現在又跟他說外面有百鬼夜行?

……難道這傢伙具有陰陽師的潛在能力?

縱使菊的思想逐漸步上二次元世界,亞瑟這邊可就失望了。
為什麼菊會看不見這些鬼怪呢?根據剛剛河童的說法他以前也是看得到的啊……



Can’t you see?
Sorry, I can’t.




                                   fin.



12.APH-英灣-you ARE lonely


「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亞瑟先生。
「您,很寂寞,對吧?」

他面色蒼白地看著眼前的小姑娘,他從未料到這遠東還有一個像她一樣的人。


「似乎是打阿爾先生離開後就變本加厲了吧。
「對於掠奪走別人的兄弟姊妹亞瑟先生似乎樂此不疲呢。」

被一語道破自己的心事,亞瑟啞口無言只能讓她繼續說下去。


「亞瑟先生在找的不就是阿爾先生的替代品嗎?
「因為對於阿爾先生的放不下,所以想找個人來替代對吧?
「不過亞瑟先生你不也知曉小孩終會長大棄你而去的道理嗎?」

說到這裡,灣輕輕歪了下頭。

「唉呀,這是不是代表亞瑟先生也很自私呢?」


這時他掏出手巾拭汗開了口:「這可是妳的本性?怎麼和從王耀那聽來的不一樣?」


灣掩著嘴笑了。

「亞瑟先生您真愛說笑。
「人心難以叵測,一個人的面向個性豈可能只有單單一種?您不也被取過海盜紳士這種相矛盾的名字嗎?」



「所以,是本性?」



灣眼神帶笑得回答。

「該怎麼說呢……這樣好了,我打個比方:
「平時和自己的寵物玩時不都會笑瞇瞇地對著牠說話、與之嬉戲嗎?」

然後眼神轉為嚴厲。

但當有人敢對自己的寵物出手時,我這個作主人的可不會坐視不管。


「妳的意思可是香.港是妳的寵物?」

「就說了是比喻嘛、亞瑟先生。香可是我最重要的家人之一喔。
「所以,亞瑟先生……」


於是她驅步向前,而他往後退步。
論年齡他絕對不會輸給這東亞小女孩,但論氣勢現在對方可是高上他好幾倍。


「倘若亞瑟先生堅持要把香給帶走,我可不會坐視不管。
「現在耀哥哥已經被你們這些洋人搞得七葷八素、甚至還染上毒癮,要是我今天沒有說要兩人面對面談話你是不是就要趁耀哥哥神智不清時把香給帶走?」


她邊說邊前進,把亞瑟逼到了牆邊。
最後她惡狠狠地指著亞瑟的鼻子烙下狠話。


不要以為我們亞洲好欺負。





談話結束的幾天後,亞瑟依舊是把香給帶走,不過他多留給了當初威脅他的那個小姑娘一個拌手禮。

那是一朵鮮豔的罌粟之花。




                                   fin.


13.APH-鯨組-need you


當他得知弟弟憑著自己的力量戰勝了那個跋扈的亞瑟時,挪.威不知道該表示什麼。
那個總是跟前跟後的弟弟、也長大了呢。

他回想起在過去和丹.麥一同建立起的家中,那個淺色頭髮的小弟總是抱著一隻鳥在懷中跟在他身後。
有時他會撒嬌似地和挪.威說要抱抱,大部分的時候只是跟在他的身旁而已。


--那個看似長不大的冰.島,戰勝了那個龐大的英.國。


原來他一個人也可以活得很好很堅強,不是嗎?
為什麼自己過去會把他當個易碎玻璃來呵護著呢?


「挪.威,在想什麼?」

轉身看果然是那個和自己一樣有著海水藍雙眸的弟弟。
仔細一看他這才發現眼前的人早就長得比記憶中高了很多了。


「沒什麼。」

習慣性地拍了拍他的頭,但挪.威的眼中卻有著不捨。


--他應該不會再需要自己了。


正要轉身時,冰.島抓住了他的袖子也抓回了他的注意力。


「挪.威。」
「嗯?」
不要離開我喔。
「……」
我需要挪.威,所以不要離開。

看到弟弟眼中有不安的顏色,挪.威有些想要發笑。
是因為自己的口氣讓他感到不安嗎?他旋過身面向和自己近乎等高的冰.島。

「……嗯。」

他應道,任由著冰.島像往常一樣輕輕地摸著自己那根不知為何懸浮在半空中的捲毛。


--既然你說需要我,那我就不會離開你。




                                   fin.



14.彩雲-絳秀-僅為師徒?


「我說你們的師生愛也太可笑了吧?」
「什麼意思?」


那是個午後休息時間,楸瑛和絳攸兩個人面對面地品茗時前者突兀地拋出來的一句話。


「我是說你和秀麗姑娘啦,先前秀麗為你奔走的時候兩位竟然仍能夠在那邊說什麼『只有你一個人』的,要是局外人聽了根本就會以為兩位在談情說愛呢。」

聞言絳攸漲紅了臉,要是這話被黎深聽到了他還要活不活啊?


「我們哪有!!」
「是是是,就因為沒有我才擔心啊。」
「何需你來操心啊?」


楸瑛喝了口茶暖喉。

「你應該知道秀麗姑娘的追求者眾多吧。」
「知道。」
「然後我那個不成材的小弟也是其中之一你也知道對吧?」
「對。」
「你還不緊張?」
「這……」

絳攸支支吾吾了起來。


「我想你也知道陛下可是強烈的追求著秀麗姑娘喔,只消他一句秀麗姑娘就算不願意也會被送入後宮的喔。」
「這我知道。」
「那還不該緊張?」


絳攸轉了下茶杯,然後才悶悶開口:「……秀麗的嫁婚跟我有什麼關係?」
楸瑛瞪大了眼,「難道你沒被告知說要娶秀麗姑娘為妻?」

憑他當年的科考優秀成績、再加上年紀輕輕就當上吏部仕中郎的歷史,楸瑛膽敢斷言紅家的下一個當家鐵定是他李絳攸!
而身為紅黎深養子的李絳攸若要在紅家站穩地位的話,那他定會被告知說得娶紅家嫡長女秀麗為妻才是啊。


果然,絳攸的耳根子都紅了起來。


「這……我、我……玖琅叔父是有提過沒錯啦……」

他就知道。楸瑛放下茶杯嚴肅地說道:「那你怎麼到現在還在跟秀麗姑娘維持師生關係呢?好歹也要是表兄妹才對啊。」

絳攸無言以對。

「還是說你要玩師生戀?這種路線秀麗姑娘是不可能聯想到的啦。」
「……我根本沒有想過師生戀。」
「那你就該更大膽追求啊!秀麗姑娘可是唯一一個能和你好好相處的女性喔。」

還不都是你那莫名的女性恐懼症害的。楸瑛小聲的附加一句。


「所以呢?」
「什麼所以?」

絳攸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自己的友人。

「你到底要不要取秀麗姑娘為親啊?要的話就該更積極點才是啊。」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楸瑛拉高了分貝,「再拖下去你就樣當鰥夫了你還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對秀麗的感情是單純的師生呢、還是以她做為妻子為前提的感情。」


絳攸看著自己的雙手,不安的說著。


「我只知道,我喜歡和秀麗待在一塊,因為她不像其他女人一樣讓我感到不舒服。


--她是特別的。他知道,但也只知道這一點。



「……既然如此,那就放手去追她吧。」
「咦?」
「如果想要和秀麗姑娘一直待在一起的話,那不就是只有夫妻的條路可走了嗎?」

既然要永生永世在一塊,那只有婚姻這條路是最正確的。
絳攸握緊了拳,似乎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錯過秀麗、等到下一個相同的女人是不可能的。




「--不過你這個石頭腦袋要是真的能追到秀麗姑娘的話我倒認為是個奇蹟。」
你就不能少說幾句話嗎!?




                                   fin.


15.彩雲-龍秀-龍笛與琵琶


「龍蓮,別再吹了……」摀著耳,秀麗半掙扎地開口說道。


為什麼這個孔雀男會一大早跑來她家啊?而且還很歡樂的說要吹給知心好友之一(就是她秀麗)一首特別製作的早安用曲子,讓她十分後悔自己當初為什麼要開門讓他進來。

這時候的秀麗打從心底希望靜蘭和爹是在家裡,不過前者出差後者因事住在府庫所以這個願望是不可能實現了。


「知心好友之一不喜歡?」
「……這麼早就吹笛子,會把鄰居們都吵醒的。」


龍蓮眨了眨眼,不知道究竟有沒有聽出秀麗的言下之意。


「那這樣好了,不如換知心好友來表演樂器如何?」
「龍蓮,我說了會吵到鄰居的。」
「沒關係,知心好友的音樂這麼悅耳絕對會讓鄰居們打從心底認同這是個美好的早晨而醒來的。」

糟糕,要是反駁了就表示自己平常發出的是噪音。


秀麗左思右想就是找不到好理由回絕,只好起身說道:「好吧,我去拿二胡,你在這--」

「不要二胡。」
「咦?」


不要二胡那他要什麼,又不是不知道她秀麗專精的就只有二胡這樂器而已。

「彈琵琶吧。」
「琵琶!?」

看見秀麗有些驚慌失措的表情,龍蓮只是淡然地說:「紅家不是以琵琶出了名嗎?」


的確、紅家精通的樂器是琵琶沒錯,但她紅秀麗之所以會走上二胡這條路就是因為她對琵琶不行啊。
若真要比喻的話,套句她爹親的話:『十分前蔚的音樂』。


「那個、龍蓮,我真的琵琶不行。」
「沒關係。」
「這會擾鄰的。」
「你放心知心好友之一,我想那些鄰居早在我吹笛時就已驚醒了,所以你大可放膽的彈。」

原來你還有自知之明自己的笛音是如此一鳴驚人啊。

「可是--」
「知心好友之一,我也對龍笛不拿手但還不是天天練習?樂器這種東西越逃避越學不好的。」

唉呀,敢情還是她錯?還有怎麼看龍蓮你練笛練了這般久一點進展也沒有呢?


「好了,快去拿琵琶吧,我很期待知心好友之一的演出喔。」

在辯駁不能的情況下,秀麗拖著沈重的腳步去抱琵琶了。




--當天早上附近的街坊鄰居都在好奇究竟是誰在紅府上亂彈奏音樂擾人,害得紅秀麗好一陣子都不敢正眼視人。




                                   fin.





後記://

第十一篇是朝菊,是說我對這次的題目愛大過對這個CP愛XD只是覺得這個橋段很萌不過我對朝菊的愛還沒有萌芽就是了。

第十二篇是英灣。這篇是用來補白未來香灣「再也不放首」一文中亞瑟和灣的對話。雖然說一開始灣很黑暗不過我覺得到最後那個小姑娘的脾氣還是被我寫了回來XD亞瑟最後留下的罌粟花算是一個伏筆,我想要表示的就是灣日後也和耀一樣染上鴉片之毒而神智不再像這個時候一樣清晰一事--果然是個心機的傢伙!!(笑)

第十三篇是鯨組。我愛鯨組!!說真的我對丹大叔一點感情也沒有,還是口無兄弟好(拇指)(好吧我承認我的面癱控很嚴重XD)我想看鯨組,誰都好寫一寫吧~

第十四篇是絳秀,就喜愛度而言它在我心中排名第三,第一還是黃秀喔~(第二是朔秀,雖然前者已逝但他在我心中永存)雖然現在本傳劉秀機率過高讓我很哀怨,不過總覺得本傳中絳秀的結局還是有一定機率的!!

第十五篇是龍秀,雖然這個䍐愛不大但一樣是對題目愛很大XD總覺得龍蓮龍笛不好、秀麗琵琶不行這點很好笑,所以就很歡樂的寫了這一橋段XD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