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都是些不成整篇的短短隨筆。單純想要抒發當時的激動之情罷了
*五篇一回,不一定有標題,可以說是除了家教外的短篇都聚在這吧?







01.文學少女-臣七-死之歌聲




他曾經問過同為圖書委員的琴吹七瀨是否聽過天使的歌聲。

對方搖了搖頭,他頓時鬆了口氣。



「臣,你為什麼這麼問?」

「沒什麼,只是剛剛有人正好還了《歌劇魅影》所以才問。」


他把書放到架上。

這時,坐在他身旁的七瀨開了口:「……不過,天使的聲音一定是真的很好聽,才有辦法吸引克莉斯汀吧;畢竟,那種澄澈--」


不對,那是來自地獄的魅惑之歌。



臣猛地打斷七瀨的話語,低聲地說道:「聽了天使歌聲的人,都會招致不幸……」

「臣?」

「琴吹學姐,絕對不要因好奇而去聽天使的歌聲。」

「耶?」

「絕對、絕對不能去聆聽那將引領死亡的樂章。」

「臣,我不大能理解你在說什麼耶……」七瀨皺著眉不解。



但他不打算多做解釋。

因為,自己正是那個擁有死之歌聲的天使。



「只要琴吹學姐答應我,就好了。」


因為,他除了夕歌外、最不想傷害的人便是這個學姐。

那個夕歌總是在掛念的七瀨、那個讓他願意獻上永遠忠誠保護的七瀨。



                                   fin.




02.黃泉之狩-魈薰-神秘主義



「大叔,你又在幹什麼啊?」

「唉呀呀,大人的事小季妳不用管啦!」魈隨口打發了一下季薰,繼續趴在電腦面前目不轉睛地看著螢幕。

「可是大叔你用電腦用這麼久,眼睛會壞掉的。」

「啊啊,小季妳這是在擔心我嗎?真乖,我待會兒給妳一顆糖果做獎勵喔。現在就不要吵我了。」

「不要把我當小孩子!!」


季薰衝到電腦旁想要一窺魈究竟在搞什麼把戲,怎知對方立刻切換視窗不讓季薰看見。


「大叔!!你到底在幹什麼啊?案子都不接只會在這邊玩電腦!!」

「誰在玩電腦?我可是在工作耶。」

「你騙誰呀!把剛剛的視窗叫出來!」

「笨蛋小季,妳忘了妳現在可是我的助手,怎麼能夠命令老闆做事呢?」

「啊啊,氣死我了!!你到底再忙什麼啊魈?」



魈伸出一根食指貼在唇上,嗲聲嗲氣地說道:「這是商業機密喔。」

還外加拋一個媚眼。



季薰差一點把剛剛的午餐全都嘔出來。

她氣得拔出了刀來朝魈砍下去,當然後者立刻閃躲了開來。



去你的神秘主義啦!!噁心死了!!




XX事務所中又再次上演了一場大戰。



                                   fin.




03.彩雲國物語-黃秀-打雷




她,怕打雷。




當秀麗緊抓著鳳珠的衣裳不放時,他頓時意識到了這件事。



原來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紅家千金,會怕打雷啊。

他總覺得有些特別、有趣。




也許正因為這個官場充斥的清一色都是男性,看見這個丫頭女伴男裝地在戶部工作到也是挺新鮮的一事,所以他也沒有多說什麼的再使用她。

而且,她的確也不輸給一般正式官員、甚至還遠遠超越他人,從不抱怨這一點也深得他心。

不可否認的,能夠得到像這樣的人才是不錯的事。



另外,他也很訝異那個女孩沒有趁他在歇息時揭開他的面具。

待會,去問問她吧。等她冷靜一點後。



鳳珠不可否認,這個紅家千金對他而言、是有些特別的存在。



                                   fin.




04.戲言-西潤-母親



「喂,死老爸。」

「怎麼了,我的女兒?」

「我媽到底是誰啊?」

「『我媽到底是誰啊?』這問題我也回答過很多次了,我的女兒。我不知道。因為,她們是雙胞胎,所以我不知道。而且她們的名字發音一樣所以我真的不知道喔。」


--不知道當初是和誰在床上巫山雲雨。


「……不負責任。」

「言重了,我的女兒。搞不好這也是所謂的因緣啊,只讓妳有我這個父親就夠了。

「誰要你這個死老爸啊,早點死掉最好。」

「呵呵,在妳死之前,我是不會死的。」


女孩惡狠狠地瞪著那個跟自己面孔相像的男人,沒有在多說什麼。





那只是一段,父女間沒什麼意義的對話罷了。



                                   fin.




05.非關英雄-夜棘-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



天茶先生正陷入左右為難的狀況。

今年女兒以年滿十六歲,根據當年她和日向夜少爺約定,今年是非出嫁不可了。

同時,他十分清楚身為男方兄長的上司是個標準的弟控。


如果讓荊棘出嫁,勢必會惹惱上司;如果斷然拒絕,除了要擔心屆時女兒會討厭自己外,亦要擔心某個著名英雄會帶著她直接私奔。



這時,電話響了,他衝去接聽。

怎料那螢幕一打開卻是這個世界上權力最大的男人,對方的平淡臉色讓天茶掛電話也不是、不掛電話也不是。



「……日皇,您好。」

「……荊棘在嗎?」

「……小女不在。」


對面的男人皺了下眉,天茶感覺自己似乎離死亡也不遠了。

這時對方突然露出了難得的憂心表情,天茶更是覺得自己只差一步就會跟世界道別了。



「啊啊,阿夜剛剛跟我說他今年就要和荊棘結婚啦!!我不要他離開我!!天茶你趕快想辦法說服你女兒晚幾年在結婚,這樣我才能擁有阿夜更久!!」

「……那個,日皇大人。」天茶偷偷拭汗,「關於這一點,我想,晚點我在請小女直接和您談一下會比較好。」

對方恢復了正經的神情,命令式地說要荊棘一回來就立刻跟她通話後便掛電話了。





天茶頓時虛脫在地,畢竟剛剛看到日皇的憂心表情實在是令他打擊太大了。

--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天茶首次十分認可這句話了。


尤其是在結婚的時候。



                                   fin.












後記://


其實並非所有皆為配對文。

像是第五篇,只是想要試著把阿夜和荊棘結婚前雙方家長(?)有多累人(天茶先生您辛苦了)的場景給寫出來自嗨。

第四篇算是被阿泡泡影響而冒出來一點都不西潤的西潤。還是阿泡泡厲害,那兩篇西潤很讚。

第三篇是個人最愛的黃秀,不過一直到下筆的時候才明白這真的是高難度書寫配對。沒關係,看到鳳珠刺激黎深時都會把秀麗當成自己妻子的對話我就很開心了。

第二篇是老早就想打的魈薰。個人還是相信黃泉官配是魈薰而非東薰、漓薰的。

第一篇是因為看了第四級而瘋狂愛上的臣七。喔喔喔,臣同學我愛死你了(抱)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