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6/6神田優的生日賀文。
*女主角 - 秋月 夕是小月(YAHOO認識的朋友)的女兒,希望大家能支持!!至於「SHADOW」的話是我自己創的角色,以後有機會在提吧!(非重點)
*此乃架空男公關店設定,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以後還會有的!!
*前面很漫長的片段叫做開場白,過了標題才是正文。開場白和正文毫無相干,請注意。








---羅斯街13巷。
---左手邊數來第3棟建築物。
---黑白色混搭的店面。



--仰頭,你便會看到黑底的大招牌,用著白色的花體字寫著:



「黑薔薇男公關店」



-轉開被漆成白色的門把。
-迎面而來的幽香,說不出是什麼花味。
-黑白菱形交錯的壁紙,鵝黃色的燈光照亮了酒紅色的地毯。



「妳好,歡迎來到黑薔薇。」一個穿著靛藍色旗袍的短黑髮女人站在妳的面前,禮貌的說道。「我是利娜莉˙李,請問妳有要指定哪位男公關嗎?」

妳搖了搖頭。

「那麼,現在神田有空,請問要找他嗎?」利娜莉指了指手上的照片,一個墨黑長髮的男人問妳。

妳點了點頭。

「好的,請妳等一下,我先通知裡面的人。」利娜莉對著身後的其中一條管子說道:「神田,有你的客人!我現在要帶過去了。」

妳好奇的看著那排管子,每條管子旁都貼著人名,有「亞連」、「神田」、「拉比」……

「那個是通訊用的。」利娜莉好心的介紹。「小姐,這邊請。」



跟隨著利娜莉的腳步,妳倆來到了一扇木門前。
一打開,裡面的華麗裝飾讓妳目不暇給。


而一名身穿西裝的黑髮男子出現在妳面前。
冷俊卻又不失帥氣的他,向妳禮貌性地鞠了個躬。


「這位就是神田。」利娜莉說,「祝妳有個美滿的夜晚。」



------------------------------

D.Grayman-優夕-國王遊戲

------------------------------







「好,各位,」亞連手中握著一把木棍,「我數到三,大家一起抽。只准抽一根,誰多抽誰就要受罰。」

大家都虎視眈眈地盯著亞連手中的木棍。
每個人屏氣凝神,聽著亞連數數。


「一、二、三!!


每個人快速地抽出木棍,迅速地看著下面是否寫著K字。


「可惡,沒有抽到。」大衛怨恨地表示。
「沒中。」帝奇聳肩表示。
「誰抽到了?」利娜莉環視群眾問。



「我。」


亞連帶著優雅的微笑,舉手表示。



「怎麼可能!!」拉比立刻搶下亞連手中的籤,下一秒又大吼大叫地說道:「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亞連,你是不是作弊!!」拉比指著對方的鼻頭質問。

當然沒有。」一貫的優雅微笑說道,「既然我是國王,那--我要開始指定囉!」
「等一下絕對不能讓你拿籤。」莫小聲碎唸道。他剛剛已經很幸運地被叫到兩次號碼,第一次是要原地轉三圈後學狗叫(利娜莉笑得很開心讓他心中受到創傷)、第二次則是被迫要站到桌上直挺挺地往後倒讓大家接(他倒了三次才合格)。


「那--」亞連的微笑已從優雅的境界轉化成劣質的微笑,「三號和八號去跳探戈吧!請兩位出來吧!記得要面貼面喔!」


「我不是!」鬆了口氣,拉比頹廢地坐在地上。
「不是我。」利娜莉自白似地揮了揮手中的籤。
「帝奇,你還不出去!」SHADOW硬是把站在她身旁的帝奇給推了出去,雖然後者比較偏向於裝傻。



另一個人也被其他人給拱了出來--是米蘭達。

「請、請多多指教。」米蘭達緊張地對帝奇彎了個九十度的腰。
「啊咧,是妳啊……」帝奇搔了搔頭,「請多多指教。」



「喬尼!!MUSIC!!」

亞連一個彈指,經典的探戈舞曲便開始播放。




在眾人笑得開心的時候,本來站在利娜莉身邊的夕悄悄退到人群後面,接著便小跑步跑向了靠著牆壁閉目養神的神田。


「神田前輩,你不去玩嗎?很刺激呢!」夕問道。「偶爾也放開玩一下嘛!」
「不要。」神田立刻回絕。
「真是的,明明這麼冷漠,為什麼人氣還居高不下啊!」夕嘟著嘴,「整個黑薔薇第一名是亞連、第三名是拉比,神田前輩明明是個冰塊卻高居第二名!!這世界太沒天理了!」
「那又不是我願意的。」神田半張開眼回答,「我只有幫忙倒酒,然後在那些女人哭哭啼啼或是自顧自地說話的時候聆聽、偶爾表達一下自己的意見罷了。」
「你的意見明明就不是很好聽。」夕皺眉。
「那些女人喜歡又不是我的錯。」神田闔眼。




「兩位在旁邊聊天聊得很愉悅是吧?」拉比突然出現在夕的身後,從他臉上的微笑就知道他有了鬼點子。
「拉比,你覺得我們是不是也該讓神田加入啊?」SHADOW不怕死的說(全黑薔薇就只有她和拉比敢動神田)。
「我想也是,來來來,你一手我一手、兩人一起把神田扛進去。」拉比笑嘻嘻地對SHADOW說道。

「去死啦妳這個男人婆,女人不當當男公關。」神田拍掉SHADOW伸過來的手。
「噯,我也不是願意當個男公關啊!外表長成這樣又不是我的錯、我的心思可是很細膩的啊!而且我也不是個拉子,你不用擔心你家的小夕會被我看上。」SHADOW毫不在乎的再次抓住神田的手臂。「不過我可不敢保證拉比的想法為何啦!我可是很努力要湊合你和小夕哪!」
「SHADOW!!」夕紅起了臉。
「喂,提到我幹嘛,不要害我被神田追殺啊!」拉比找到機會抓住了神田的另一隻手臂。(他剛剛很努力的想要從拉比手中掙脫出另一支手臂)


「放心,沒拿刀的他不危險的,我絕對可以制服。」SHADOW臉上的笑容異常燦爛,「神田,我相信你是知道的。」


神田黑著臉,彷彿想起了不好的回憶,整個人也不再掙扎了。



「好啦!既然神田都不掙扎了,拉比,我們走!」SHADOW興沖沖地和拉比合力把神田拖過去。
「呃--」夕似乎想要開口表態,不過在看到SHADOW詭異地笑容後便打消了念頭。


神田前輩,我在此為你哀悼。夕雙手合十地忖道。


「小夕!妳不過來的話神田待會會很麻煩的喔!」SHADOW突然回頭對夕喊道。
「來、來了!」吞了口口水壯膽,夕連忙跑回眾人中,和大家一起拍手感謝帝奇與米蘭達的雙人探戈。



「各位!!神田說他願意參加喔!」拉比對著眾人宣布。
「誰說我要--」
神田,你要參加,對吧?」SHADOW衝著他露出一個陰險萬分的甜美笑容。

神田的嘴巴張開又闔起、闔起又張開,最後則是掙脫開了被兩人嵌制住的手臂,雙手環胸地背對大家。

「好啦,我相信大家都會歡迎的對吧?」SHADOW跑向了亞連,覆在他耳邊嘀咕了幾句。亞連臉上漾開了笑容。
「……亞連,就這樣說定了。」SHADOW燦爛地笑著。
「沒問題!」亞連回給她一個大拇指。
  
          
這兩個惡魔在策劃什麼啊?眾人汗顏的想著。


「各位,我們在來玩吧!」亞連手持籤說道。
「那個,我可不可以不要玩啊?」莫頗憂心地問道,畢竟剛剛亞連和SHADOW的小容實在是太詭異了。
「噯噯,不行喔莫,這樣太不給神田面子了。」SHADOW搖了搖食指。「如果你堅持不玩的話就麻煩你去把黑薔薇整個好好打掃乾淨吧!」
「唉?那不有人負責嗎?」
「跟負不負責無關,那叫做懲˙罰!」


「帝奇。」拉比搭上了帝奇的肩,給後者一個鼓勵性的笑容,「身為那女孩的同居人,我真的很佩服你能好好活到現在。要加油的活下去啊!」
「我也蠻驚訝自己沒被她整垮。」帝奇回他一抹無奈的笑容,「你該看看上次SHADOW和蘿特兩人聯手惡整雙胞胎的場面有多驚人。」
「可以想像。」拉比感覺自背脊升起一股涼意,他看向站在另一邊的大衛,低聲說道:「辛苦了。」





「好,那我們來開始吧!」亞連再次將籤放在眾人之中,「老規矩,數到三抽。」

眾人屏氣凝神,看準了自己要的籤。



一、二、三!!


每個人快速地抽出木棍,迅速地看著下面是否寫著兩個字。



「這次誰是國王?」大衛轉向亞連,「難道還是你嗎?」
「不是喔。」亞連搖了搖頭。
「嘿嘿,是我!」SHADOW將自己的籤出示給眾人。
「作弊、一定有作弊!!」莫衝上前抓著SHADOW的西裝外套猛搖人。


「妳一定是和亞連串通好了對不對?」


「莫,那是量身定做的西裝啊!會撕裂的!」一旁的拉比連忙出身制止。「重做的話SHADOW還要另外花錢啊!」
「管他的,SHADOW一定是和亞連串供好的!!說!!」莫繼續大力搖著SHADOW。



給我放手。」SHADOW突然冷冷冒出一句,不過莫卻沒有聽見、還在自顧自地問話。



「妳說啊妳!是不是--」
媽的!就叫你放手了混帳!



在莫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時,他已經被SHADOW抓住手臂、狠狠地來個過肩摔,直接飛向角落;不過SHADOW並沒有因為莫飛出去而放過他。


剛剛叫你放手是耳背了嗎?啊?」SHADOW開始猛踩踏莫的背脊,「你知不知道現在要賺錢不容易啊!千年公公說什麼超過十五歲就是成年人、得靠自己來養活自己,不然你以為我來這裡當男公關幹嘛?我和帝奇這個月的房租還要繳、水電瓦斯費也要繳,你以為我們是怎樣?活得像你這麼悠哉、為了要吸引好友妹妹的注意力才來的喔?你知--


「芙,你不救救莫嗎?」夕嘴角抽動地問站在一旁看好戲的芙。
「小夕,你聽清楚了,有一句諺語叫做『天作孽猶可為,自作孽不可活』。」芙冷眼看著被上不滿灰色腳印的莫,SHADOW還在踩。「笨阿莫就是屬於後者的那種,所以妳不用擔心。」
「小夕就是太單純了。」拉比回頭揪了一眼冷漠的神田,「阿優再不注意的話小夕會被搶走喔!」
「要你管。」神田話是這麼說,但視線也跟著駐足在小夕的身上。


你說話啊你?剛剛不是還很有氣勢地要問我有沒有作弊嗎?你無憑無據憑什麼來誣我?自己籤運不好就不要怪到別人頭上!還有你知不知道這件西裝被你弄皺了還要重燙啊啊?現在什麼都漲、同一件西裝要多燙一次會浪費電的你知不知道啊?還是說--


「帝奇,管管你的同居人好不好。」大衛一臉跟我無關地對著自己的表哥說道:「我已經聽夠了這類『生活經』了。」
「為什麼丟給我啊?」帝奇會瞪他一眼,「那傢伙和我們是遠親關係、都是大於四親等的親戚,況且我和她差了八歲,哪懂那丫頭在想什麼啊?」
「呿,說了這麼多還不是一樣的道理。你最大,快去制止她,否則鬧人命就很麻煩了。」
「去就去嘛!」帝奇的馬尾跟著他的擺頭晃動。


怎樣?有沒有理解到像我們這種要自立更生的生活有多辛苦啊?我看你根本就是被你爸媽給寵壞了吧!西裝重做也是要錢的!要燙平也是要錢的!還是你--

帝奇雙手抓住SHADOW的肩膀,將他從莫身上(似乎已經昏過去很久了)拉開。

「帝奇你放開我!我還沒宣洩夠。」
「別太過份了,我們現在是趁著科穆伊及那些變態長官不再才敢在這邊玩的,要是出了什麼問題妳來擔。」聞言,SHADOW不再掙扎,乖乖地回到人群中。


「你看,SHADOW果然聽你的話。」大衛不忘損帝奇一句。
「不,她是怕到時候科穆伊和那些長官把她拿去實驗。」帝奇一針見血地道破SHADOW的反常。「上次打雜組組長--瑞巴先生怎麼回來的我相信你還記得。」



「好了,很抱歉剛剛有一段小插曲。」不對,人都攤在地上了不是「小插曲」三個字就可以帶過的。「我是國王,所以我要來下命令喔!」

SHADOW的眼神在眾人之間飄盪不定,大家的心也被她的眼神給勾了起來。

「那就--4號和7號互換衣服;如果是一男一女就要穿男裝的吻穿女裝的十秒、如果兩個都是同性就把對方抱離地面二十秒。」



此話如炸彈般在眾男公關及女服務生之間散了開來,一旁的打雜組則是在看好戲。沒多久手持7號的夕便緊張地走了出來。


「唉呀呀,那4號呢?」
「4號、4號是哪位請自首!!」拉比雙手做成喇叭的樣子擴大聲音說話。「4號先生再不出來的話,我們的秋月夕小妹妹會因為沒人要而哭得慘兮兮喔!」
「少在那邊烏鴉嘴了拉比。」SHADOW毫不猶豫地敲了下去,「我看你是幾號。」
「我啊,2號啦2號啦。」拉比出示自己的籤,「哪,妳看。」
「沒有人承認嗎?」SHADOW發現剩下的人都不發聲。「那大家都把籤拿出來好了。」



SHADOW是國王;1號是利娜莉;2號是拉比;3號是莫(拉比跑去屍體旁親眼確認);5號是亞連;6號是帝奇;7號是夕(已經站出來了);8號是大衛;9號是米蘭達;10號是芙……



「啊!我發現4號籤了!」亞連撿起掉在地上的籤。
「難道是剛剛弄掉的?」利娜莉不明瞭地看著籤,「不對啊,那應該有人沒拿籤才對啊……還是多放籤了?」
「不對,我有數人數。」亞連否認。
「可是剛剛大家都有把籤交出來啊!怎麼會在地上?」芙思索著。

「那、那個,」米蘭達開了口,「神、神田他--」不知何時又退回牆壁邊的神田抬其頭冷酷地看向米蘭答,讓後者緊張地說不出話來。
「神田怎麼了嗎?」拉比不理解米蘭達為何噤聲,反倒是帝奇和大衛理解了米蘭達未完的語句。
「我們好像都忘了哪,帝奇。」大衛那雙化了妝的金眼眨呀眨,「剛剛神田不是被SHADOW和拉比硬拉入遊戲嗎?」
「是啊,神田那傢伙不還大聲駁斥說沒有說要參加,卻又被SHADOW威脅說不參加也不行嗎?」帝奇露出狡詐的微笑,「我們是否也該請神田把籤拿出來給大家檢查檢查呢?」

「神田。」SHADOW已經走到他面前,神田則是微慍地抬頭看他,「把籤拿來。」
「沒有。」
「那我就當你是4號了。真的是佩服你,把整個氣氛都搞砸了。要不是小夕在等你,我絕對不會就這樣罷休。」SHADOW冷冷地說道,「你要自己去還是我把你拋過去?」

神田憤恨地瞪了她一眼便自動走到夕的面前,雙手差著口袋不說話,不過臉上的表情倒是說明了一切。

「好了好了,那兩位快點去換衣服吧!」拉比試圖炒熱氣氛,對著更衣室比了個「請」的動作。
「等一下,就這樣放過神田我是在氣不過。」SHADOW突然冒出這句話,「利娜莉,當時廠商寄來的女服務生樣品服有沒有留下來?」
「有是有,怎麼了?」
「米蘭達,那些衣服都是妳收的對不對?」
「啊、是的。」
「有沒有女僕裝?」SHADOW的嘴角彎起,露出一個不懷好翼的笑容。
「呃--有五、六件。」
「有沒有神田的size?」
「好像有吧……只是神田這麼高、裙子的地方可能短了點。」
「沒關係,短才好。」SHADOW笑得更陰險了。「米蘭達,現在就拿蕾絲最多、緞帶最多的一件給我,最好是粉紅色的;另外我還需要可以搭配該衣服的所有配件,麻煩妳了。」
「好、好的。」


說完,米蘭達便匆匆忙忙地跑去倉庫區了。


「SHADOW,妳該不會……」帝奇想到什麼似地開口。
「沒錯,我就是要做那個。」
「妳可要搞清楚,神田可不是雙胞胎啊!不像當時你和蘿特左哄右鬧的就會乖乖就範哪!」
「那傢伙違背了遊戲規則、把大家耍得團團轉,我當然要讓他知道後果囉!」
「停停停,外人是聽不懂你們兩人的話的。」拉比即時打斷,「拜託兩位重頭來一次,你們說大衛和賈絲黛洛曾經被怎麼樣?被蘿特和SHADOW套上女僕裝嗎?」
「不,沒有那麼慘。」帝奇搖搖頭,接著望向臉色蒼白的大衛,「大衛,你要讓大家知道嗎?」
不˙要。」大衛咬著牙否決,帝奇聳聳肩便不多說。



「那、那個,我拿回來了,不知道夠不夠。」米蘭達氣喘吁吁、扛了個袋子回來。她把袋子放下,一一拿出裡面的物品。「有長統襪、女僕帽、厚底鞋及黑色的女僕裝。請問這樣夠了嗎?」
「應該了。」SHADOW皺眉。其實連她自己都沒穿過女僕裝,如今看到這些東西也只能相信米蘭達的直覺。「好了、神田,拿去換。」
「不要。」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鬧脾氣?」SHADOW將東西硬塞在他的手上,「現在去。」
妳這個矮我一截的傢伙憑什麼命令我?
「要來硬的是不是?」被戳到了痛處,SHADOW扳動手指。「我隨時奉陪。


「等一下!!請等一下,兩位。」久久未出聲的夕開了口,「不要用暴力來解決事情!」

大家這才猛地想起夕是個愛好和平的人。神田和SHADOW也緩下了之間衝動的情緒。

「神田前輩,這次既然是抽到了我們,我認為我們就該願賭服輸。」夕很有理性地分析事理,「既然我們都有加入這個遊戲,我們就該要負責到底。」
「呿,換就換。」神田話才說完,便走向更衣室。夕也跟了上去。


「嘖嘖嘖,小夕那傢伙也是不好惹的哪……」拉比搖了搖頭,「這麼有責任感,我看神田以後不會有逃避的空間了。」

眾人有感而發的點點頭。看來以後不用替神田扛責任對大家而言是件輕鬆事。





當門再次打開時,眾人忍住大笑的衝動看著走進來的兩人。

夕因為神田的身材高大,那件西裝套在她的身上就像是睡衣一樣邋遢。一條黑色的領帶歪歪扭扭地掛在脖子上,西裝褲長到夕必須抓著褲子走路。那模樣煞是逗趣。



--但真正令眾人發笑的原因不在這。



神田優一臉冷漠地站在夕的左手邊。他頭上帶著白色的女僕帽、身穿黑色女僕裝站在那裡。一頭烏亮的黑髮沒有像平時一樣束在頭後,而是靜靜披在主人身上。腳穿著黑色的厚底皮鞋,白色的長統襪幾乎要沒入裙子中。


明明這搭配很適合神田,但眾人就是有種想笑得衝動。
神田冷冷地瞪了那群憋笑憋到彎腰的一群人,抓著夕一個轉身便打算把衣服換回。



「等一下。」SHADOW連忙衝到門口堵人,「你們是不是忘了什麼?」
「沒有。」神田口氣惡劣地回答,「讓開,我看不下去我的西裝被人穿成這樣。」
「很抱歉,你們還有一個要求沒做到。」不管神田的抗議,SHADOW硬是將他們推到人群前方,「我說了,如果是一男一女就要親吻十秒鐘,而且是穿男裝的吻女裝。」


神田和夕對望了一眼。不會吧!?


「SHADOW,妳是說要接吻嗎?」夕緊張地確認,「而且要我主動吻?」
「對啊,就你們的情形是這樣。」
「可、可是我們的身高……」夕忘了下和自己有一個頭左右差距的神田,「要是一直踮著腳的話會很累哪……」
「身高不是問題。」SHADOW轉向在看戲的打雜組,「那邊的打雜組兄弟們,哪一位願意提供我們一張木椅子來讓我們的夕王子親吻他的優公主?


眾人頓時笑了開來,一個打雜組的人員立刻搬了張椅子放在兩人之間。


「好,請吧。」

SHADOW退到人群中,微笑地鞠個躬把舞台留給兩人。
兩人則是僵硬地看著彼此。


「唉呀呀,SHADOW,我看他們兩個人是忘了台詞了,我們來代替他們演吧!」拉比拉尖了嗓子說道:「羅蜜歐、羅蜜歐,為什麼你要叫做羅蜜歐呢?」


等一下,不是公主與王子嗎?怎麼變成羅蜜歐與茱麗葉了!?況且他們一個穿著的是女僕裝耶!!!眾人在心中吐槽。


SHADOW也很配合的壓低嗓子來說話:「茱麗葉、美麗的茱麗葉啊!為了妳,我願意放棄我的名字、我的家族姓氏。」
「上來吧!羅蜜歐,讓我看看你的臉、讓我摸摸你的臉吧!」


什麼時候台詞變成這樣的啊!!眾人再次在心中吐槽。


「喔,羅蜜歐,你為什麼不上來?難道你對我的心意都是假的嗎?」拉比不知從哪拿出一條手帕拭淚。


眾人茫然地看著SHADOW,不理解她不回拉比話。
SHADOW正盯著夕看,後者則是不知所措的看著眾人。


「啊!我懂了!」利娜莉開口說道:「小夕!SHADOW在等你站上椅子哪!」
「啊?為什麼?」
「因為茱麗葉當時是在陽台上,羅蜜歐是在下面、爬上去和茱麗葉見面的啊!」


「喔,羅蜜歐,我實在是太傷心了,為什麼你不回應我的話呢?」拉比繼續拭淚,夕則是立刻站上了木椅。


「羅蜜歐!喔,羅蜜歐,你終於來了。」拉比收回手巾,激動地說。
「是的,茱麗葉,我終於來了。」
「為什麼讓我等這麼久,羅蜜歐。我還以為你對我的愛是假的!」
「喔,茱麗葉,我是去找梯子了,這樣才能近距離地和你面對面啊!」


妳最好是去找梯子了啊!眾人再次大聲吐槽。


「喔,茱麗葉,妳是那麼的美麗。」
「羅蜜歐、羅蜜歐。」拉比親聲唸著羅蜜歐的名字,宛如自己是個墜入愛河的少女。
「茱麗葉,妳『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髣彿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迴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波;襛纖得衷、脩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御、雲髻峨峨、脩眉聯娟、丹脣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靨輔承權、瑰姿豔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為什麼羅蜜歐與茱麗葉這齣戲會出現洛神賦啊!!眾人無言的吐槽著。


「喔,羅蜜歐,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拉比黑著臉,用著嬌嫩地聲音制止SHADOW的長篇大論。
「不行,如果不能把妳的美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是不會罷休的。」
「拜託,不要這樣羅蜜歐。」
「……好吧,我知道了茱麗葉,但我要妳的一個回禮。」
「什麼回禮?」

我想要妳的吻,茱麗葉。


喔喔喔!!重頭戲終於上場了!!眾人眼睛發亮的聽著拉比和SHADOW的對口戲。



「『吻』?羅蜜歐,是『吻』嗎?」
「是的,我的茱麗葉,是吻。」SHADOW柔聲地說。「來,抬起頭來看著我,茱麗葉。」


「小夕!!扶著神田的臉啊!!把他的頭抬起來!!」芙很有氣勢地大喊著,夕乖乖地照做。


「茱麗葉,我想要妳的『吻』。」
「羅蜜歐的手指輕壓著茱麗葉的唇如此說道。」利娜莉很好心地幫這幾句口白配上旁白,而夕也乖乖地照做。「羅蜜歐深情地看著茱麗葉,深深地望進她的眼中。」



夕望著神田的黑眸,從他的瞳孔看見了自己的臉。
她還看見了某種波動,但夕說不出那是什麼。



「羅蜜歐,不要這樣看我,我會害羞的。」
「茱麗葉,不要怕。我只是想要把妳的美永遠留在心中。」
「羅蜜歐傾身,輕輕地在茱麗葉唇上留下一吻。」



夕有些猶豫地看著神田。



「呃--神田前輩,」夕嘆了口氣,「我親囉?」
「嗯。」


夕頗驚訝眼前的男人對那句話有所回應。她吻了下去。



「好!!十、九、八--


全體人員都很興奮地倒數計時著!!



--四、三、二、一,時間到!!



聞言,兩人放開彼此的唇。夕從木椅上走了下來。




「好!!發表接吻後感言!!」拉比立刻發問。
「咦?」夕驚訝地發出單音節,「呃--就是神田前輩的唇很軟,吻起來很--」夕被神田摀住了嘴「消音」。
「我們去換衣服了。」說完便把夕帶出了大廳。



「唉呀唉呀!差一點就可以逼出來了!都是阿優那傢伙不解風情啦!」拉比大嘆可惜。
「你們玩得可真瘋啊!」帝奇露出苦笑,「連雙胞胎那次妳都沒這麼投入哪,SHADOW。」
「當然!誰叫神田這麼悶燒,不讓他嘗點苦頭怎麼行?」



惡魔!!果然是惡魔!!眾人汗顏,並下定決心絕對不要惹SHADOW。



「那個,我是很認真的問喔!」大衛開口了,「妳是不是和亞連串供好了?不然為什麼這麼巧妳是國王、神田和夕都是被害人?」
「這就叫做命啦!」SHADOW不以為意地開口。
「大衛,不然我們在玩一回合,看看是不是真的這麼準好了?」亞連也露出燦爛笑容。



惡魔!!我看見另一個惡魔了!!




「不知道那兩個人會不會因此更接近呢?」SHADOW若有所思地看著兩人踏出去的房門。「還是下一次不要只有親吻,叫他們多作點兒童不宜的事情吧!」



媽呀!這傢伙百分之三百是惡魔!!



「唉呀!怎麼大家都這樣看著我啊?我會不好意思的。」SHADOW搔了搔頭髮。






黑薔薇裡的人頓時理解這一切都是設計好的,但是更衣的兩位發覺這個事實卻是很久以後的事了。

                                 (完)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