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12/25亞連的生日賀文兼聖誕賀文。
*此乃架空男公關店設定。










---羅斯街13巷。

---左手邊數來第3棟建築物。

---黑白色混搭的店面。





--仰頭,你便會看到黑底的大招牌,用著白色的花體字寫著:





「黑薔薇男公關店」



-轉開被漆成白色的門把。

-迎面而來的幽香,說不出是什麼花味。

-黑白菱形交錯的壁紙,鵝黃色的燈光照亮了酒紅色的地毯。





「妳好,歡迎來到黑薔薇。」一個穿著青黑色旗袍的短黑髮女人站在妳的面前,禮貌的說道。「我是利娜莉˙李,請問妳有要指定哪位男公關嗎?」

「利娜莉!!!」妳咧開嘴,露出大大的微笑,「這還用問嗎?」

「呵呵,這是每個客人來我都得說的話嘛!要找他對吧?」利娜莉毫不猶豫地走道了身後的管子。「亞連,你的『女朋友』又來囉!」

「果然還是利娜莉瞭解我。」妳大落落地笑著,「而且也只有利娜莉不會敢走我這個小女孩。」

「妳十歲了,不算小囉!」利娜莉邊笑邊帶路,「亞連也才十五歲喔!」

「利娜莉妳頭髮快點留長,我要像以前一樣幫妳梳頭髮玩!」

「好好好,我會的。」利娜莉輕輕地摸了自己的俏麗短髮,「來,到了。」




跟隨著利娜莉的腳步,妳倆來到了一扇木門前。

一打開,裡面的華麗裝飾讓妳目不暇給。




而一名身穿西裝的白髮男子出現在妳面前。

他的臉上掛得苦笑讓利娜莉笑了。





「亞連,你女朋友來了。」

「利娜莉,她還不是我的女朋友。」亞連辯解。

「以後會是的!」妳衝上前將白髮男子抱個滿懷。「亞連亞連亞連……」妳一直喚著心上人的名字,終於換得他溫柔地摸妳頭回報。

「好啦,兩位要甜蜜請到裡面去。」利娜莉邊掩著嘴笑道,「祝兩位有個美滿的夜晚。」



------------------------------

D.Grayman-亞蘿-壽星不代表不用工作

------------------------------






「我說,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五對吧?」

「對啊。」

「是我的生日對吧?」

「對啊。」

「那--」



亞連用力的指向全黑薔薇的員工大聲質問道:




「為什麼只有我是以僕人的身份來參加千年伯爵家舉辦的宴會啊!!!」




「唉唉唉,這就是你的錯了亞連。」拉比聳著肩搖頭說道:「我們都不知道諾亞家竟然會邀請我們這些卑微的男公關啊!更不知道你答應蘿特那小丫頭、要讓她雇用一~整天啊!」最後那句為了有諷刺的感覺還特地拉長了音。

「我、我也不知道蘿特她會在這天舉辦宴會啊……」亞連狼狽地說。

「自作孽,就不要怪別人。」神田優一臉凜然地說道,亞連則是一臉「我就是不想聽到你這種人講這種話」的表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那諾亞那些人呢?」莫手插著西裝口袋四處環視,「怎麼客人都進了到大廳都還沒來?」

「他們剛回來大宅,應該還在準備衣物吧!」抓了抓頭,亞連如此判斷;畢竟他是待在這和諾亞家的僕人做了一整天的宴會布置,剛剛他也看到一台又一台的高檔車駛回地下停車場。

「可是連利娜莉、小夕和芙也都被帝奇找去也太離譜了吧……」莫說不下去了。

某人在痴痴地渴望店長的妹妹囉~」拉比在一旁講起了風涼話。「要是科穆伊先生在這邊的話就好玩囉~」莫的臉一青一紫地看著拉比。

「幼稚。」神田小小聲地為拉比的行為下了註解。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五日,諾亞一家的掌權者-千年伯爵特地邀請(其實是拗不過蘿特的苦苦哀求)了黑薔薇的眾男公關及一些女性員工前來參加諾亞自家主辦的正式宴會。

每個人將以貴賓的身份參加這次宴會--除了亞連˙沃克以外











『咦?為什麼我是以僕人的身份?』



初獲此消息的亞連大吃一驚的嚷道。



『邀請函上是這樣特別標明的。』利娜莉將邀請函給了亞連看。『SHADOW、帝奇和大衛,你們知道些什麼嗎?』

『不知道。我們也沒被通知這件事,對吧?』帝奇看了看身旁的兩位親戚,後者則是搖頭示意。


『會不會和蘿特有關啊?』秋月夕冒出了一句,『她前天不是來找亞連嗎?』

『呃,對啊。』可我不記得有提到什麼宴會啊!亞連依舊一臉茫然。


『啊,我知道了。』SHADOW冒出一句,『帝奇,蘿特前天離開「黑薔薇」之前不是有說當天有位特別人物會來諾亞大宅一整天嗎?說什麼邀請函裡有特別提到他的。』

『喔,對啊。』帝奇這才想起蘿特的確是有這樣說過:『原來是亞連你啊!』

『難怪,我就想為什麼亞連要來當僕人一天,原來就是蘿特說的那件事啊。』大衛也理解了。


『停停停,你們家的人懂了可不可以也順便解釋給我們聽啊?』拉比問道,『從頭開始。』


『就是前天蘿特不是來了「黑薔薇」嗎?她走之前有告訴我和SHADOW聖誕宴會的事,要我們前一天回大宅住、隔天和千年工拜訪完老友後,當晚七點回大宅開宴會。』帝奇娓娓道來。

『然後蘿特還神秘兮兮地說什麼:「有位特別來賓會待在諾亞大宅一~整天喔!那個人還是你們很熟很熟的喔!」』SHADOW補充,接著又搔了搔頭,『沒想到會是亞連你啊……』

『而蘿特昨天晚上交給我邀請函的時候有特別說什麼亞連會來當一天僕人。』大衛聳肩說道。


『亞連,你是不是答應了蘿特什麼啊?』芙坐在一張沙發的椅背上,雙腿搖啊搖的說道:『要不然蘿特怎麼會興奮成這樣?』

『我真的什麼都沒做啊……』亞連欲哭無淚。

『真的?她沒有問你什麼怪問題嗎?』利娜莉追問。

『唔……』亞連開始努力的思索。

『有沒有提到任何「一整天」?』小夕補充說明。

『唔……啊,有了。』亞連一個擊掌,『她有問過「如果我包下你一整天,你是不是就會陪我一整天?」,我當時回答是。』

『所以……蘿特真的去把你包下了?』拉比傻眼,一個十歲小女孩買十五歲的男公關能幹什麼啊?


『蘿特這麼早熟?』

『絕對不是好不好!!』芙立刻從椅背上跳下來狠狠地敲了一下問錯問題的莫的頭。


『亞連,我們沒辦法救你了。』小夕無奈地拍了拍亞連的肩。

『對啊,收錢的不是我和女服務生們、你也絕~對不能去逼啾啾助吐錢,聽到了沒?』利娜莉補上一句。

『是是是。』亞連無奈地揮揮手,他的人品品行有這麼糟糕嗎?

『所以,你十二月二十四日的時候和諾亞家的人回去吧。』利娜莉做出結論,『然後十二月二十五日就整天和諾亞家的待在一塊,我們則是晚上七點再道。』












「亞連~~~」


一個清脆女孩聲音響起,眾人往二樓樓梯上一看便瞧見蘿特˙賈梅托˙諾亞在樓上揮手。

然後,她一個翻身,便越過二樓欄杆往一樓跳





「什麼?」眾人對於蘿特的自殺行為傻了眼,只有亞連立刻衝了過去,在她落地前接了住她。

「嘻嘻,我就知道亞連一定會接住我。」雙手還上了亞連的脖子,蘿特喜悅地說道。

「笨蛋,找死不是這樣找的。」亞連則是敲了敲蘿特的額頭,語帶責備的說道。




「這兩人是特意演給我們看的吧?」拉比語帶醋味。

「想也知道。」神田白了一眼,繼續倚著牆閉幕養神。

「……好羨慕。」莫乾瞪著眼看著前方的小兩口,「要是利娜莉也……」

只要科穆伊在的一天你就別想了啦,莫。」「嘻嘻嘻,癩蝦蟆想吃天鵝肉啦!」



雙胞胎大衛˙諾亞和賈絲黛洛˙諾亞畫了妝出現在二樓樓梯上,一人走一邊下來。



「又走視覺系啦?」拉比出聲。

「對啊要你管喔。」「嘻嘻,不關你的事喔~」

「是是是,不關我的事。」擺擺手,拉比覺得這是自討沒趣。




「唉,你們來啦。歡迎歡迎,久等了抱歉。」謝利爾˙賈梅托˙諾亞下了樓,開口說道。「咦?蘿特呢?」

眾人視線立刻駐足在樓梯下的兩人,只見亞連神色有些緊張地看著謝利爾,蘿特則是一臉輕鬆自在、緊緊纏著他的脖子不放。

謝利爾的腦袋閃過無數字眼:情人、男朋友、結婚……






「爸爸我不准啊啊啊啊----」






一聲慘叫,蘿特在下一秒就被謝利爾給擄了回去。

「爸爸?」

你、你這個不知羞恥的少年!!竟敢動我家的寶貝女兒!!

「賈--呃,老爺,您、您誤會了……」亞連想起自己現在的身份,連忙改口稱謂。

「什麼!?你這個混帳、有戀童癖的傢伙還是我們諾亞家的僕人!?」謝利爾吃了一驚,「你現在給我捲鋪蓋走人!」

捲、捲鋪蓋?亞連臉色一紅一白、哭笑不得:「等、等一下!我不是你們家的傭人啊……」

「爸爸!」蘿特抓住謝利爾的肩,「亞連是我請來的貴賓!不得無理!!」

「可、可是……」面對寶貝女兒,謝利爾就是有著說不清的「為人父的憂心」。「妳、妳才十歲就要結婚……」




結婚!?眾人狐疑地看了看亞連,後者也是吊著黑線楞在那。




「拉比,我怎麼記得要滿十八歲才能結婚啊?」莫傻楞楞地問道。

「我也記得是這樣……」拉比也傻楞楞地回答。

戀女情結。」神田為謝利爾的表現下了註解。




「爸爸,法律規定要到十八歲才能結婚。」

謝利爾大大地鬆了口氣:「那就好--」

「不過,我長大一定會跟他結婚!!」蘿特後面的那句宣言無疑是給謝利爾打來一道劈雷。

「等、等一下,妳要嫁給這個一頭白髮、髒兮兮地小鬼?」謝利爾毫不留情地當著未來女婿的面前批評道。

「沒錯!」蘿特毫不猶豫地回答。





「我怎麼記得上次業績比起來,亞連是第一名啊?」一旁的拉比冒出這句話。

「那傢伙的人氣歡迎度一向都很高。」莫也跟著說道。

「神田好像每次都差他一點對吧?」拉比又說。

「對啊,以往都是亞連第一、神田第二。」莫也跟著接話。


所以武士道沒有騎士精神來的有用對吧?


「死兔子,你再給我說一句你試試看!!」神田怒了。





「我不要啊---」作父親的在哀嚎著。

「我才不管咧!」蘿特吐出紅舌,「我早就決定好要穿漂亮的新娘服和亞連一起在教堂結婚了!」

謝利爾的腦海中快速飛過幾個字眼:結婚、婚禮、婚紗



他想到十八歲的蘿特穿著潔白的結婚禮服,手持著一束花,衝著他一笑並喊著「爸爸!」……




「我說謝利爾叔叔是不是又進入幻想世界啦?」「嘻嘻,一定的啦、一定的啦!」

雙胞胎對於謝利爾一臉幸福地模樣下了最好的註解。




「謝利爾大哥?」露露˙貝爾˙諾亞身穿黑禮服走了下來,頭髮依舊束著馬尾令人有種短髮的錯覺。

「露露阿姨,謝利爾叔叔進入妄想狀態囉!」「嘻嘻,又來了又來了。」雙胞胎你一言我一語地解釋了狀況。

「真是的……」露露搖了搖頭,「父親大人說請你們大家進去餐廳。那請各位跟著我走……」說完便轉身帶路。



眾人看了眼陷入恍神狀態的謝利爾。

「蘿特,你和你爸爸一起來吧。」亞連說道,「我想我還是不要給他太多刺激好了。」

「喔。爸爸,我們要走囉。」蘿特拍了拍謝利爾的肩膀使他回神。

「啊,好、好。」謝利爾抱著蘿特跟上以離開的眾人。







餐廳中只見千年伯爵穿著黑禮服、帶著花樣特別的帽子坐在上座;司金˙波力克˙諾亞已經在吃僕人特製的特甜開胃菜;帝奇˙米克˙諾亞則是坐在位子上發楞著,看到眾人跟在露露身後魚貫而入時吃了一驚。


「咦?SHADOW沒跟你們來嗎?」帝奇有些吃驚地問道。

「我們還沒看到她。」拉比也有些不解的回應。

「其他女生去哪了?利娜莉和芙在哪?」莫邊坐下來邊問道。

「夕呢?」神田也跟著問帝奇,「她人呢?」

「……好兩個見色望友的傢伙。」拉比小聲地對兩人的行為作下注解。

「她們在幫小艾莉打扮喔!」千年公說道。


艾莉?」被邀請來的四人互看彼此表示不解。這是他們首次聽見這個名字。


「呸,那她們的動作也太慢了吧?」「嘻嘻,女人就是女人,穿件衣服也要穿個老半天。」雙胞胎分別講出自己的心聲。

「真是的,我還以為找了女人來幫忙,SHADOW動作就會比較快一點……」帝奇碎碎念了起來,「看來那傢伙完全忘了什麼叫做穿裙子了……」

「SHADOW?利娜莉她們不是去找那個艾什麼的嗎?」拉比提問。

「喔,我沒說過嗎?」帝奇楞了下說道:「SHADOW本名叫做艾莉西亞˙薛多˙諾亞,千年公會叫她小艾莉、謝利爾哥哥和露露、司金都是叫她艾莉西亞,其他人則是叫她SHADOW。」

「聽起來很複雜。」亞連皺起了眉頭。

「當初我們為了要讓SHADOW習慣這個化名而天天叫,每想到後來也改不過來了呢~」蘿特坐在亞連對面笑道。「不過SHADOW也沒多難聽,而且艾莉西亞是四個音節、SHADOW只有兩個,多方便!」

「那她們還要多久?」莫出聲問道。

「不知道。」帝奇搖了搖頭,「露露,妳去SHADOW房間幫我催催她們好嗎?」

「好。」露露起身、正想踏出餐廳時,僕人打開了大門讓外面的女生們走了進來。「……看來我不需要去了。」




率先進場的是利娜莉,她穿著黑色布滿蕾絲的洋裝走了進來;夕則是米白色高領毛衣黑色荷葉邊長裙、帶有種祥和的美;芙穿的是一套紫藍色的禮服出現。

最後進場的則是讓非諾亞家的男公關整個傻眼。



SHADOW,也就是艾莉西亞˙薛多˙諾亞,身穿衣一件黑色高領無袖洋裝、雙手帶著棉織黑色手套,腳上穿的也是黑色的靴子。

特地把眼睫毛夾起使得平日看起來深邃的碧綠眼睛多了些嫵媚(這可是在「黑薔薇」工作時所看不見的)、眼皮上也塗了些微的金色眼影。

也許是因為臉上撲了些粉,給人的氣息也是異於平常的陽剛、多了些女孩的陰柔。




這才是SHADOW該有的樣子,一個正值十八年華的少女。




「啊,糟糕,想不到各位都來了呢?」她笑盈盈地坐到了帝奇身旁。

「妳太慢了,SHADOW。」帝奇皺眉,「太久沒穿裙子了嗎?」

「才不是咧!」SHADOW指向三位協助的女孩,「她們叫我每件都試試看,我早就準備好了衣服結果耽擱了好久才能穿!」

「噯,本來就沒想到SHADOW會有這麼女性化的一面,當然要趁機玩玩看囉!」芙不負責任地說。

「帝奇,下次絕對不要找人進來。」SHADOW惡狠狠地對著帝奇說道,「不然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

「是是是。」帝奇看到SHADOW凶神惡煞的表情連忙答應。

「還有,那邊的那群男公關,」聞言,拉比等人立刻回了神,「哪個敢宣揚害我沒工作作哪個就小心!」

「是是是。」又是一陣點頭如擣蒜。



「哈哈哈,小艾莉就算穿上女裝也是一樣的氣勢哪~」千年公笑嘻嘻地說道,「不過在吃飯之前,我想請大家看一段表演好不好?」

「表演?」這麼一說,大家又是一陣吃驚,連諾亞家的(除了司金,他依舊埋在甜食之中)也不解地看著千年公。

「對啊,」千年公笑瞇瞇地說,「蘿特說,亞連˙沃克有準備特別節目給大家看喔~」

「等一下,我沒有說啊?」亞連出聲抗議。

「亞連,你現在是我家僕人喔!讓你坐椅子就很不錯囉!」「嘻嘻,不知好歹的僕人~」雙胞胎再次將亞連落井下石。


「亞連,願賭服輸。」但亞連將視線掃到黑薔薇諸位的身上時,利娜莉開口說道。

「我根本沒賭--」

「你現在是諾亞家僕人,就去吧!」拉比用著看好戲地眼神說道。

僕人該聽他主子的話才是吧?」神田壞心眼地說道,亞連白了他一眼。

「亞連,是男人就給我去。」SHADOW開口,「還是你要我用丟的?」

「SHADOW,不要用暴力。」夕皺了皺眉。

「喔,那我不丟,很『淑女』的將他弄上台總行吧?」SHADOW又說。

「亞連,自己上去比較好。」帝奇開了口,「你不會想和雙胞胎一樣的。」


「可是要表演什麼?」亞連投降、無奈地問道。(畢竟被一個穿裙子的女人趕上台有夠難看)

「我們這裡有雜耍用具。」謝利爾拍了拍手,一個僕人扛了箱子過來,「你可以當小丑。」




叫男公關扮小丑?所以這是打算要讓亞連在眾人丟臉的意思囉?

黑薔薇的眾人頓時理解這是作爸爸的對未來女婿的醋意

不過,謝利爾搞錯了件事、犯了個天大的錯誤。




亞連眼睛亮了起來,衝著謝利爾感激一笑便去翻箱子了。




「那傢伙為什麼對我笑?」謝利爾一臉不解。

「笨蛋哥哥,亞連以前是在馬戲團工作、後來被克勞斯那傢伙看上帶來,現在為了清克勞斯留下的龐大債務才繼續待在黑薔薇好不好。」帝奇白了一眼謝利爾。

「聰明反被聰明誤~」「嘻嘻,沒救了沒救了。」雙胞胎唱歌般地說道。



果然是在戲團理練過得,亞連輕輕鬆鬆地用著幾顆球玩起了高難度的把戲。

一下倒立站在兩顆球上、一下又拿起了無數顆球玩起了雙層拋接。



眾人大聲叫好。

蘿特甚至衝到了亞連身邊給了他大大一個擁抱,惹得謝利爾不爽地當場把蘿特搶回來抱在懷中和亞連互瞪起來(正確來說是謝利爾單方面的攻擊)。

在千年公和露露兩人的要求下,謝利爾這才乖乖回座(主要是千年公那句:「不要妨礙年輕人的談戀愛。」)。


「亞連好棒哪、亞連好厲害!」蘿特再次抱住亞連,讓他錯過接住手中的球、一顆又一顆落了下來。「我啊,最~喜歡亞連了!!」

「嗯嗯嗯,」看著謝利爾額頭上青筋不停的跳動,亞連有種自己會被宰了的錯覺。

「喂喂喂,那邊那兩隻越玩越火囉!」拉比出聲表示不滿。

「拉比,你閉嘴。」SHADOW很有氣勢地說道:「禁止打擾。」

「可是--」




「兩個小鬼,幾點了還不坐好?千年公,我們可以吃正餐了嗎?」眾人傻眼看著發聲者,不是因為司金剛剛打擾了情人而嗜吃了這般多甜點還想吃正餐。

「也是,開始吧。」千年公拍了拍掌,一道又一道美食便端上了桌。




眾人也不多說什麼,在主人的邀請下開始傳盤子、拿食物。

偶爾,會冒出一些令人無言的對話。



「亞連,我要你餵。」

「耶?」我坐你對面怎麼餵。

我不准。

「爸爸不要管。」

「蘿特你怎麼這樣子……」那一臉怨念貌只差沒拿手帕演怨婦了。

「亞連,你今天是僕人還不快去?諾亞家的僕人可沒有一個敢不好好照顧蘿特的喔!」

「SHADOW妳--」

「SHADOW沒說錯,不信去問問看那些僕人看他們最怕誰?」

我怎麼覺得惹上誰都很可怕啊……

「嘻嘻,有人在耍白癡啦!」「拉比,你真的不是普通的呆耶。想也知道絕對不能惹蘿特啊!」

「艾莉西亞也是惹不得的啊!」

「嘖,謝莉爾叔叔只有這時候才會損我。明明大家比較怕蘿特。」

「真是的,我就不相信我家蘿特這般純潔善良、怎麼可能會惹人怕。」果然是愛女心切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神田前輩,不要這麼直、對你沒有好處的。」

「小夕,神田就是這樣子、有話直說你又不是不知道。」

「也是啦……」

「不愧是利娜莉,對大家的個性都瞭若指掌。」

「笨蛋莫,不要在吃飯時講這些噁心的話。」毫不猶豫地往對方後腦杓一敲,讓他險些整個臉砸入盤中。

「亞連,我要你餵我。」

「那個,蘿特,老爺似乎不會答應呢……」

「爸爸,我要亞連餵我,不然我不跟爸爸好。」好個殺手鐧!

「大哥,不要這麼孩子氣。」

「露露,怎麼連妳也這麼說……」

「哥哥你這樣真的沒有三十四歲男人的模樣。別忘了你是外交部部長、理應很有氣質的!」

「你們兩個怎麼都這樣說我這個哥哥?還是司金好,什麼都不--」

「那是因為他在吃甜點,沒空理你!」

「小謝謝,就答應亞連吧~」

「千年公,我真的、真的很不喜歡那個名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大哥,你就答應他吧!」

「爸爸!」

「怎麼大家都跟我作對啊……」

這是你個人問題吧?」好個一針見血!



於是乎,歡樂的晚餐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然後,僕人端上了一個大蛋糕、放在亞連的前面。


「呃……這是?」

「亞連的生日蛋糕啊!」蘿特理所當然地說道。「今天是亞連的生日不是嗎?」

「對、對啊,妳怎麼--」

「我知道啊!所以才會把亞連包下來啊!」蘿特燦爛一笑,「我想由我們諾亞家辦的宴會絕對不亞於黑薔薇、所以我想要邀請大家來就是為了這個!」


此話不假,諾亞家一直是個家財萬貫的家族,比起黑薔薇真的富有不少。


「那大家就開始唱吧!」大家拍起了手,「Happy birthday to you……」


有那麼一瞬間,亞連感動到想要落淚。

畢竟,有這般多的人願意替他慶生,不是嗎?





「亞連、亞連。」蘿特不知何時又鑽到他的身邊。「亞連今天快樂嗎?」

「是啊,謝謝妳。」輕輕的撫摸著蘿特的頭,亞連溫柔地笑了。

「那,亞連明年要不要也在大宅過?」

「好啊。」亞連柔聲說道:「蘿特,謝謝妳喔。」

「不會,千年公!」蘿特叫了叫這棟大宅的主人,「明年我可不可以讓亞連過夜?」

「可以啊~」

「基本上,」利娜莉詳細地為蘿特說明黑薔薇的規則:「只要妳付得出當初我們黑薔薇中所定好的每人外包價碼,你付幾天的量、該男公關便可跟你待幾天,無須回店內。」

「真的嗎?」蘿特雙眼發亮,「那我明年要和亞連兩個人去郊外玩個五天四夜!!」

「等下,蘿特你太--」小。亞連的話為說完,便注意到深股強烈的怨恨眼神瞪著自己。


謝利爾整個人崩潰地大喊道:




「爸爸我不准啊啊啊啊-----!!」




                                        (完)


後記://


好累,以後還是不要把抓這麼多人來寫好了……每個人都要有台詞真的好麻煩……

總覺得和標題不大合,「工作=表演+僕人」這種感覺也沒有很明顯orz

謝利爾崩潰好多次啊~~沒辦法,他在我心中就是個種父愛過多的感覺。

諾亞家的各位似乎比亞連還搶戲?我承認多多少少有私心啦!t

先在這裡把「黑薔薇系列」中的諾亞家設定講一講好了……

大家在原作中的姓後面會加上「諾亞」二字(ex:帝奇˙米克˙諾亞),也就是說原作中的姓在這裡變成中間名。大衛和賈絲黛洛的中間名則是從缺中(我不想亂掰來玩)。



而關係如下:

現在當家掌權者為千年伯爵(諾亞家的人都稱他為千年公、除了露露以外的的親生孩子也是)(58),有三兒一女:謝利爾和帝奇、露露和司金(按年齡排)。

而住在諾亞家大宅者有:


謝利爾(32),為蘿特(10)爸爸,妻子多利西亞(30)本身體弱多病、不常外出(這女子基本上算是串場用的)。目前三人和千年公同住在諾亞大宅,而謝利爾為一國外交部部長(謝利爾在十五歲那年也有離開大宅,後來因為看千年公一個人住、蘿特又這般黏千年公而在千年公的同意下搬回大宅)。

帝奇(26),和SHADOW(18)同居中(省房租且工作地點相同而決定同居)。兩人皆在「黑薔薇」當男公關(SHADOW女伴男裝)。

露露(22)和司金(20)皆未婚,平時不住在大宅裡、另有房子可住。露露是謝利爾手下的外交官之一(完全憑自己獲得這個位置),司金則是一艘豪華郵輪的所有人兼船長(郵輪起出是向千年公借錢來的,不過後來司金把錢還清了)。

雙胞胎 - 賈絲黛洛(14)和大衛(14),因未達千年公所設的「十五獨立生活」界線、和謝利爾一家住在一塊。大衛會去當男公關純粹是因為被SHADOW順道拖去(SHADOW當時言:『像大衛這般好的貨色不順便去面試看看怎行?我可是順便幫他找未來工作啊!』)





至於SHADOW個人身份(以「黑薔薇系列」為背景,如果不是走架空路線的話則設定可能就會與下列所述有異)亦在此說明清楚:



SHADOW(18)


*本名是艾莉西亞˙薛多˙諾亞(Alicia.Shadow.Noah)。在黑薔薇的用名為SHADOW(採中間名使用),而諾亞家的蘿特、帝奇和雙胞胎也是如此稱呼她(當初是為了讓她在工作時能習慣這個名字而天天這樣叫她,但久了就改不回來了)。唯有千年公會叫她「小艾莉」。

*性別女且性向正常(為了工作女扮男裝,而非同性或雙性戀者)。

*為千年公兄弟(死了)的孫女兒、五歲時父母雙亡而住進了大宅,因為當時是帝奇(當年十三歲;謝利爾已經十九歲並早就搬出大宅)照顧她所以是全家唯一一個會在大家取笑帝奇時幫帝奇說話的人。

*諾亞一家中和蘿特最和的來、和帝奇相處的最好(有部分原因是因為兩人同居,若不和平相處鐵定完蛋)。

*個性直率、說話令人有毒舌的錯覺(但句句事實)、心機頗深,只要笑得異常燦爛便是進入「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的狀態中(可謂為惡魔?)、一旦非常憤怒便會口出髒話並對人暴力相向,是個惹不得的傢伙、對於自己的感情抱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想法,遇上追求者便會說自己有喜歡的人。

*因為頭髮髮型刻意弄得很男性化、聲音也沒有比一般女生來的低些、在加上缺乏所謂的「前凸後翹」(腰和腿是很細沒錯,但卻是標準洗衣版的身材),從外觀看起來並不會讓人起疑說這傢伙不是男的。

*平常(不上班)都是穿褲子,唯有在正式場合才會主動穿裙子、化妝(但堅持不塗口紅)、舉手投足間會有種淑女的氣息(不過若是在自家舉辦的宴會可能就沒有那麼「淑女」了)

*玄黑色短髮、碧綠色眼眸,為法英的混血兒(基本溝通用英文、偶爾才會用法文)

*黑薔薇中和腹黑化亞連及平常的拉比很和的來、有本事把「不拿刀」的神田吃的死死的、莫則是不敢亂動她。和其他員工都處的來,尤其是女性的員工更是相處得很融洽。很怕科穆伊和那些長官的本人及「實驗」。

*拳腳功夫甚強,有本事制服「不拿刀」的神田。

*對於金錢有一定上的執著,討厭浪費的人(從「生活經」可略知一二)及貴公子(ex:莫˙張)

*歌喉不錯,唱的歌大多為男生的歌(嗓音也會壓低),很少唱女生的歌(但也很好聽)。

*若真要玩配對的話男伴則為帝奇、拉比和亞連,可能性的順序為:帝奇 > 拉比 > 亞連。



(暫時先是這樣,以後可能會再增加?)




哪,感激看到這邊的各位。

謝謝你們的閱覽,新年快樂。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