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知道我很爛,竟然能想出這種爛梗。(掩面)可是我就是很喜歡藍貓(真的像貓一樣哪!)這個角色嘛!(泣)
*我就不相信這兩個人有交集!!(淚奔)





-------------------------------
Black Butler-賽藍-貓
-------------------------------

初次見到這女孩是在鴉片館、劉的大腿上。
再次見到這女孩是在品評會、劉的大腿上。

劉說這女孩是他妹妹-藍貓。

可是賽巴斯欽打從心底懷疑這女孩為何總是坐在劉的身上,而且還是以那種會引人遐思的坐姿?


果然人類是難以理解的生物。


他暗自下了結論。




然而--

「敢問藍貓小姐來這裡有什麼事嗎?」賽巴斯欽看著眼前穿著中國旗袍的女孩問道。
我哥哥不見了,請問你們有辦法聯絡到他嗎?」清脆的聲音說出了驚人之語,藍貓一臉冷靜地問道。

-------------------------------

「所以我說啊-」謝爾不耐煩的拉了長音,「劉不見了關我們什麼事啊?」
「因為哥哥說他常會來找伯爵您,所以我就來了。」藍貓禮貌地回應。
「妳找過其他人嗎?劉不是只會來找我啊?」謝爾擺明了就是不想理。

「其他人和哥哥只有貿易上的往來關係,哥哥平常會來找的只有伯爵您。」藍貓依舊不為所動。「所以藍貓能找的也只有伯爵您了,懇請伯爵協助。」說完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鞠躬。
「少爺,」賽巴斯欽也覆到謝爾耳邊低喃,「劉對於東區的人們而言是個很重要的人物,若損失了這個人我們的勢力會大幅縮減的。」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揮了揮手表示自己已經理解了,謝爾正襟危坐地看著對面的藍貓,「那藍貓小姐有什麼打算嗎?」
「在找到哥哥前,鴉片館是去不了的。」藍貓頓了一下,「藍貓身上也沒有盤纏,所以可能要叨擾伯爵幾天了。」

謝爾馬上回賽巴斯欽一個「我就知道」的眼神,後者只能無奈的露出笑容。

「那就請藍貓小姐在這裡待一會,我會請我的執事辦好此事的。」然後我會記得和劉大大的敲詐一筆的。謝爾握拳忖道。

「謝謝伯爵願意協助藍貓。」藍貓禮貌地起身鞠躬。
「賽巴斯欽帶她到客房去,接著列一張劉的交友表給我。」謝爾轉向賽巴斯欽並吩咐他後續的事項,「我們要盡早把劉找出來。」

少一個人少一事,他才不打算把藍貓久留在這。

「知道了,少爺。」賽巴斯欽欠了欠身,接著便走打開房門對著藍貓做了個「請」的手勢。「藍貓小姐,請由我來為您帶路。」

-------------------------------

這個女孩很奇怪。

這是三天來,賽巴斯欽對這個叫做藍貓的女孩的看法。


首先,每天三餐至少要喝一杯牛奶、而且偏好吃魚,一定會吃到只剩骨頭。
再來,說話問一句達一句,要求也不多、自動開口次數更是少到用手指頭就可以數出來。
還有,不吵不鬧不惹麻煩,總是一個人看著書(謝爾的)不說話。(這點對賽巴斯欽而言是不幸中的大幸。

不過,最讓他疑惑的(也是最頭痛的)應該就是這個了--

為什麼這個女孩來去無蹤、沒有腳步聲、連呼吸的聲音也近乎沒有?

連他這個惡魔都聽不到,要等到她走到他身後時才會因為鼻息的溫熱而回頭、然後每次都會對上那兩只奇特的、形似貓耳的頭髮髮型。


--他有種這個女孩真的是貓的錯覺。


『霧來了,附在小貓的足上。』
他突然體悟到桑德堡詩中的含意。

那女孩來去無蹤、就像小貓的輕足一樣落地無聲。
用霧氣來表現藍貓來去無蹤的情形是最好的方式了。


突然他想到劉也是這樣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
是血緣的遺傳,還是中國人都是這樣來去無蹤?



不過--

「我說賽巴斯欽,劉會不會是從人間蒸發啦?」謝爾看著已經被畫滿叉的表單,洩氣地問道。
「……有可能。」賽巴斯欽無奈的回應。


劉的朋友們完全不知道他的下落。
每個人都說別人知道、但每個別人其實都是不知道下落的。
還有一個人說劉就是這樣子常常鬧失蹤,過一陣子就會自動出現。

[啊,這是慣例啦!我們都習慣了。]那個中國商人是這樣對謝爾說的。[過幾天他就會自動出現了。]

習慣你個頭!謝爾差點沒對對方吼回去並直接掛電話。
果然是血緣。賽巴斯欽則是在一旁為藍貓的行為下了註解。

「賽巴斯欽,你覺得我們要不要去找藍道爵士,問問看有沒有中國人被抓?」謝爾有些自暴自棄地提出了幾個意見,「還是去找葬儀社的問問看有沒有一具無名的中國人屍體?」

「……少爺,放棄是不好的行為。我再去看看有沒有漏掉的人。」賽巴斯欽抽走了謝爾手上的表,「少爺該去睡了,藍貓小姐都已經就寢了呢。」

唉呀呀,賽巴斯欽你這是在說我不是嗎?
少爺您想太多了,我只是舉個例子罷了。

-------------------------------

「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邊!!」

謝爾指著正在對面悠哉喝茶的劉大吼問道。

「啊,伯爵還是一樣那麼有活力哪!」劉笑笑地回應。「聽說藍貓在府上叨擾多日,真勞伯爵您費心了。」

「那不是重點!!」謝爾氣得拍桌,「重點是為什麼你會坐在我對面悠哉地喝茶?」
「啊,那是執事先生讓我進來的。」劉笑著回答。

「我不是問這個!!我是問你這幾天去哪鬼混了!!」
「啊,我只是回去上海一趟罷了!」劉輕鬆地說道。「幫裡有些事要處理,所以我就回去啦!」

「那為什麼不把藍貓也帶走?」手指向被賽巴斯欽帶來的藍貓,「她不是你妹妹嗎?連說都不說一聲?」
「可是這樣要付兩人的船票,而且藍貓也不是幫裡的人、不需要知道,更何況--」劉頓了一下,「伯爵也有地方讓她住哪!」

「這是什麼歪理啊!!」
謝爾只差沒有翻桌給劉看了。


「謝爾伯爵。」藍貓突然的開口吸引了眾人的注意,「謝謝您這幾天的招待。」
「呃--」謝爾被藍貓突然的道謝嚇到了,「不、不會,這是應該的。」


--好個我行我素的女孩,跟貓一樣。

賽巴斯欽又無意識地把藍貓跟貓來比較了。



「藍貓,住在伯爵這裡還不錯吧?」劉問道。
「是的。」
「這裡的人待你還不錯吧?」
「是的。」
「那我們要不要乾脆搬過來和伯爵住?」
「好--」的。後面的字還沒說出來就被謝爾給打斷。

「這種事是你說了就算嗎?」


唉呀呀,伯爵你怎麼可以翻桌啊?
要你管!





好不容易送(趕)走了劉和藍貓,謝爾深深地吐出一口氣。

「賽巴斯欽,中國人都像他們那樣嗎?」既難搞又無俚頭?
「不是喔少爺,」賽巴斯欽搖了搖食指。「只有劉先生和藍貓小姐才是這般特別的。」
「你倒是說說看是怎麼特別法?」謝爾露出了笑容。難得惡魔也會對人類有興趣哪!

「姑且不說劉先生,藍貓小姐是個--」賽巴斯欽頓了下,「像貓一樣的女人喔。」
「貓?」
「對,。」賽巴斯欽的笑意更深了。


賽巴斯欽你是戀愛了還是頭殼壞去了?
……少爺,我很正常。我只是用貓來比喻藍貓小姐而已。


--那個將霧氣輕貼在自己足上的女孩。

                                    (完)


後記://

我愛藍貓!!(抱)
總覺得藍貓好可愛~像一隻貓一樣安安靜靜的真好~

我相信這篇應該不能夠稱為賽藍,不過沒關係。我打得很開心!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