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這是為了優尼祭而寫的,希望大家喜歡。小優尼萬歲!!!
*每段都是不同人,第一個全部猜對那些人是誰的可以指定一文啊!!!(我會先寫那篇的,只要有靈感)沒有提示,不過應該不難猜才對。






躺在床上,優尼的雙眼朦朧。
全身燥熱,剛剛喝下的溫水根本就沒有達到減緩痛苦的功能。
醫生說這是感冒,出過汗就會好了。

眼睛望向病房門,優尼希望除了護士醫生以外的人也可以出現在這。
算是……為了讓她不會有種被拋棄的感覺吧。


也許真的是上帝聽見了,門打開了。
那個人,不是醫療人員。

「聽說妳生病,所以我來看妳了。」

-------------------------------------

她,是公主。


「公主,妳的病如何?」我正襟危坐地坐在她身邊的椅子上問道。
「只是感冒而已。」她回答。
「是嗎……」我的手正要碰到她的臉時卻被她打掉。

「只有白蘭大人才能碰我。」

我收回了手。
對於公主的那句話我實在是很不滿。不過、白蘭現在是我們的首領,我是不能違背他的意思的。

雖然就是他害公主變成這個樣子的。
不過,公主在我要攻擊白蘭時卻說了要碰白蘭就必須先打贏她。

「公主,需要我幫妳倒水嗎?」既然碰不得,那我只好盡自己可能去讓公主舒服些。
「不用--咳咳。」一聽到公主咳嗽我還是去替她倒杯溫水。
「公主,杯子給妳。」她接了過去,一口仰盡。
「公主,我還要倒水嗎?」
「不用了。」我把杯子放在床頭櫃她可以拿得到的地方。
「請你回去吧。我好很多了。」
「是的,公主。」既然公主都下逐客令了,我站起了身。

「對了,你等一下。」
「有什麼事?」

公主掏出了之前我寄放在她那的匣子。

「你拿回去吧。這是你的東西。」
「不,公主。我只為了妳而使用它。」那是當初說好的,我絕不會為了白蘭而用它。「我走了,希望妳的病快點好。」

關上門,我離開病房。

-------------------------------------

她,是我的。


「小優尼,聽說妳生病啦!」我趴在床上逗著臉紅通通地可人兒,「怎麼,感冒啦?」
「……不用你管。」
「唉呀呀,小優尼好冷漠哪~」我拍了拍優尼的頭,「是不是晚上睡覺踢被子而感冒的?還是頑皮跑去玩水了?」
「敢問你這邊有水可以讓我玩嗎?」優尼生氣囉~「可以請你不要露出那種笑臉嗎?很噁心。」
「所以小優尼覺得我只要不擺出這種臉就很有魅力嗎?所以小優尼喜歡有魅力的我囉!」

小優尼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並沒有!!」
「好啦,是病人就不要生氣囉!感冒會好不了的。」我拍了拍她的臉。「唉呀!這冰毛巾都溫了嘛!你去幫她換一條。」
「是。」他從我手上接過毛巾去換。
「妳看吧,毛巾都因為妳生氣而變溫囉~」
「才不是。」優尼冷冷地說。「明明就是因為你的手有問題。」
「唉,小優尼,妳這是在損我嗎?」
「沒錯。」
「我好傷心哪~」我抓起了優尼的手碰我臉,「我需要小優尼來安慰我。」
「你笑得倒是很燦爛。」小優尼瞪了我一眼,對於我抓她手的是倒沒說什麼。
「因為是小優尼嘛~」我放開她的手改戳她的臉蛋,「別鼓著腮幫子,可愛的小優尼會變得不可愛喔!」

「那個,優尼大人,毛巾拿來了。」他出現在我身邊,「請容我幫妳放--」他正要碰到優尼時卻被優尼打手。
「咦?」看來他不知道小優尼的脾氣哪!
「呵呵,只有我才能碰小優尼喔!毛巾給我吧!」我拿過毛巾放在優尼額上。「可以嗎?」
「嗯。」
「記得哪!」我轉過頭對他說:「她是屬於我的東西,我的東西只有我才能碰喔!」
「是!」

「小優尼,我們先走囉~」
「喔。」

關上門,我離開病房。

-------------------------------------

她,很強勢。


優尼,真的是個很強勢的女孩。
對於密魯奧非雷裡的大人物也能一再地壓下他的氣勢。

「唉呀呀,小優尼好冷漠哪~是不是晚上睡覺踢被子而感冒的?還是頑皮跑去玩水了?」
「敢問你這邊有水可以讓我玩嗎?可以請你不要露出那種笑臉嗎?很噁心。」
「所以小優尼覺得我只要不擺出這種臉就很有魅力嗎?所以小優尼喜歡有魅力的我囉!」
「並沒有!!」

糟糕,我想笑了。
不過,畢竟以我現在的身份,還是忍一下好了。

「好啦,是病人就不要生氣囉!感冒會好不了的。唉呀!這冰毛巾都溫了嘛!」

沒等他把話說完,我已經伸出了手要去接毛巾。

「是。」我恭敬地回答並走到病房外向護士再要了一個冰毛巾。
然後,我靜靜地聽著裡面的對話。

「妳看吧,毛巾都因為妳生氣而變溫囉~」
「才不是。」優尼冷冷地說。「明明就是因為你的手有問題。」
「唉,小優尼,妳這是在損我嗎?」
「沒錯。」
「我好傷心哪~我需要小優尼來安慰我。」
「你笑得倒是很燦爛。」
「因為是小優尼嘛~別鼓著腮幫子,可愛的小優尼會變得不可愛喔!」

我無言了。
難道密魯奧菲雷的大人物、那個曾經把彭哥列打得慘不忍睹的人在對上一個小女孩就變成這副模樣嗎?

我接過護士替來的冰毛巾,走回病房。

「那個,優尼大人,毛巾拿來了。」我說道:「請容我幫妳放--」

我還沒碰到她的額頭卻被她給打了下手!

「咦?」
「呵呵,只有我才能碰小優尼喔!毛巾給我吧!」他拿過毛巾放在優尼額上。「可以嗎?」
「嗯。」

差、差太多了吧!
這女孩的待人態度也太不同了吧!!
而且她的態度也太強勢了吧!不是手下都得對上級有禮嗎?

「小優尼,我們先走囉~」
「喔。」

關上門,我離開病房。

-------------------------------------

她,很重要。


「公主,我來為您請安了。」我關上病房門,對著躺在床上的公主欠了欠身。
「你好。」
「請問,需要我效勞什麼嗎?」
「不用。」
「那我坐在這,一會就離開。」

我坐了下來,在旁邊盯著公主看。

「之前和彭哥列打的傷好了嗎?」也許是因為我盯著公主看導致她想另開話題吧。
「好了,謝謝公主關心。」我望向床頭櫃,發現那裡有個空的花瓶。「公主,請問我可以送花嗎?」
「可以。」

我將花瓶裝了水,把花插進去。

「那個花是?」
「是雛菊。」我解釋。
「雛菊?」
「是的,花語是『活力』。我希望公主能夠早日恢復以往的活力。」
「謝謝你。」

其實那「活力」還有別的含意,但我沒說出口。
我希望公主能夠回到以往有活力的樣子。

當初,以為和白蘭合作是正確的選擇,沒想到卻讓公主在精神上受到控制。
不過,現在唉聲嘆氣也沒有用,我必須照顧好公主、不讓她受到更進一步的傷害。

「公主,我走了。」我站在床邊向公主欠了欠身,「希望您能早日康復。」
「謝謝。」

關上門,我離開病房。

-------------------------------------

她,有前途。


「你進來做什麼?」我一進來,躺在床上的優尼就抱怨了。「整個密魯菲奧雷我最討厭的人就是你。」
「唉呀,想不到第一部隊隊長對人都是這種態度啊!」我的眼睛抽了幾下。
「我並不想見到你。」說完,她就背對我躺著。

果然,頗有女王架勢。
我笑了笑,坐到病床前的椅子。

「怎麼,優尼隊長是長了蕁麻疹所以背對著我嗎?」
「並不是,只是你會讓我的視覺受到污染而已。」好你的,竟敢這樣對我說話!!我的眼皮抽的更厲害了。

「真是的,我可是特地來找妳這個小丫頭的,想不到妳這麼不領情。」
「我也沒有要你來,是你自願的。」
「我寧可去找彭哥列的庫洛姆也不要在這。」啊啊啊,那個女人才算是極品哪!要我看著一個可能成為女王的小蘿莉我實在是提不太起勁。
「正好,門在你後面。」優尼又開口了,「不送。」

我的眼皮從剛才就一直抽到現在。
這小女孩有沒有搞錯啊!!我好歹也是六弔花之一,竟敢這樣對我。

我憤恨地上前要去抓她把她整個翻過來,沒想到手卻狠狠地被她打掉。

「妳!!」這力道還真不輕哪!我抓著被打的手腕忖道。
「只有白蘭大人才能碰我。」
「什麼鬼理由!」眼皮抽動個不停。
「你不是要走了嗎?就請你不要動我。」

好、很好。
我深呼吸了幾下,眼皮也不再跳動。

「你果然很有女王的前途哪,小蘿莉優尼。」
「不要加怪稱號。」
「沒關係,再過個幾年,妳一定會比彭哥列的霧還出色的。」我開始想像屆時的優尼會是長得如何。「你真值得我期待。」
「我不需要受到什麼期待,請你離開了。」
「好,我走了。」

果然……真的很令我期待哪……
搞不好真的會比霧還來的動人呢……

關上門,我離開病房。

-------------------------------------

她,還很小。


「妳好,第一部隊優尼隊長。」我走到她身邊,「很高興見到妳。」
「我一點也不好。」她轉了回來面向我。「剛剛有個變態騷擾我。」
「呃,變態?」
「沒錯,為什麼白蘭大人要讓那種人當六弔花之一啊,根本就是個錯誤。」

變態、六弔花之一……很好,我知道是誰了。

「看來優尼隊長跟我的意見是相同的,我也很討厭那傢伙。」
「那個變態真的是把密魯菲奧雷的水準給拉低了。」
「不否認。」我點了點頭,「他是個人渣、偏偏很強的人渣。」
「你說的對,應該跟白蘭大人說說看可不可以換成別人當六弔花。」優尼隊長也點了點頭。
「妳的意見我會跟白蘭大人報告的。」我恭敬地說道。

身為六弔花之一的我因為位階和優尼隊長接近,加上我們的觀念相似,所以後者對我的態度比對別人比較好。
不過也僅止於說話態度,基本上優尼隊長是只有白蘭大人才能碰的、連我都碰不得。

「等妳的感冒好了我會和白蘭大人報告的。」
「我剛剛忘了和白蘭大人說,麻煩你了。」
「沒問題的。」我笑了。「希望妳的病能快點好起來。」
「謝謝。」她點了點頭。

說真的,當初白蘭大人要讓一個這麼年輕的女孩成為第一部隊隊長實在是一個讓人難以理解的決定。不過在看到了她的戰力及堅強幾近冷漠的個性,我認為她最適合這個位子。

優尼隊長,雖然最小、卻是個很有本事的女孩。
這孩子的未來可謂為一片光明。

「我走了。」我轉身。
「再見。」

關上門,我離開病房。

-------------------------------------

待他關上門,優尼閉起眼,沉沉地睡去。
從臉上的甜美笑容判斷,是做了個好夢吧!

                                 (完)




後記://

想不到寫完了!!
原本預計只要讓五個人出現、沒想到靈感大神眷顧又冒出第六個。
加上優尼就是七個人的團體囉~~(亂)

好!!優尼祭第一發!!
再來我會繼續加油的!!優尼萬歲!!!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