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為下篇。下列補注於其他回也可見。
*來不及呀呀!!現放雲髑綱髑,反正骸髑字數爆多。
*後記待補



*是說2/14過了這麼久才出現這篇甜文,我真的太混了啦……請大家併著3/14一起慶祝(?)
*所謂的ALL髑其實只有首領和六位守護者啦……別要求太多(了髑、雲髑的部分卡了好久)
*十年後場景有、戒指尚未破壞有、小藍波時空旅行亂入有
*補償物:小藍波在十年後被各位安慰(?)的片段解說(?)


------------------------------------

巧克力(下)

------------------------------------
巧遇雲雀



庫洛姆˙髑髏正從案發現場逃逸。
雖然很對不起藍波,不過既然是小藍波收的那也算是給了,反正都是同個人。

不過,對於自己不能安慰藍波(是說那身不明物體碰不得的),庫洛姆多多少少感到些良心不安。





前方,似乎有人。
因為在跑步,她看不清楚。

漸漸地,身影越來越清楚。
那個人有著一頭膨鬆的黑髮,穿著黑西裝倚著牆,看起來像是在等人。



「唉呀!」她小聲叫了一下。

是雲雀恭彌。
她緩下了腳步。



糟糕。
這是條筆直的走廊,完全沒有轉彎或逃跑的餘地。
往回走是藍波,到時勢必又要讓自己良心不安了。



她又觀察了一下雲雀。


在閉目養神。
應該、應該會看不到她吧……



庫洛姆悄悄地、小聲地、努力地不讓自己發出任何一丁點聲響。



三公尺、


兩公尺、



一公尺、




雲雀面前。
庫洛姆低著頭慢慢移動腳。



抬起,跨--




「妳敢再跨一步妳就試試看。」



抬起頭,一雙黑眸正瞪著自己。
庫洛姆把腳收回,機械式的轉身面向雲雀,從袋子中摸出屬於他的巧克力,恭敬地雙手奉上。


「這是您的情人節巧克力,請收下。」加重敬語語氣,雲雀拿過盒子,仔細端詳。
「如果沒有事的話,那我要先離開了。告辭。」庫洛姆飛快的說著,並轉過身準備小跑步離去。



「慢著。」雲雀開口,庫洛姆再次乖乖把腳放下等待雲雀說話,並刻意地低著頭看地板。


「這個,妳什麼時候做的?」雲雀打開盒子,掏出裡面的巧克力問道。
「今天早上。」庫洛姆看著地板回答。
「工蠻細的嘛……」雲雀端詳,「剛剛才做完嗎?」
「不,那個……我吃午餐前就拿去冰了。」靴子相互磨蹭,庫洛姆表現出了她的擔憂。
「冰個巧克力需要冰到下午四點半嗎?」雲雀看錶。
「……不需要。」庫洛姆小聲回答,像個作錯事的孩子。


「妳那袋是什麼?」雲雀把巧克力放回盒子,將注意力轉到庫洛姆手中的袋子。
「要給大家的巧克力。」庫洛姆說,「給守護者們和首領的。」
「還有幾個沒給?」雲雀收起盒子,問。
「……兩個。」小聲,庫洛姆縮了縮自己的肩。
「所以,我的是倒數第三個囉?」雲雀緩緩的說。



「為什麼?」


雲雀的聲音帶有強大的壓迫感,庫洛姆轉向雲雀,發現後者的黑眸充滿怒氣。



「我的房間離廚房最近,為何是第五個才拿到?」
「這條走道是通往澤田綱吉的辦公室的,要不是那顆死鳳梨出任務去了,妳八成會最後一個給我吧?」
「今天早上--不,打從我出上一個任務回來後,我基本上連看都沒有看到妳,甚至是餐廳也沒有!」


「為什麼要躲我?」




一連串的質問,壓得庫洛姆喘不過氣來。
尤其是最後一句話。

『為什麼要躲我?』


那句話帶有著哀傷的感覺。
那種感覺讓她感到打從心底的不舒服。






「因為……」庫洛姆吞了口口水。「因為,我覺得雲雀先生討厭我。」
「什麼?」雲雀吃了一驚,他從來沒有討厭過她啊!


「因為上次我和骸大人一起吃飯的時候,雲雀先生常常在瞪我。」

那是因為那個死鳳梨在餵妳吃啊!!

「再上次我和骸大人走在一起的時候,雲雀先生看我的眼神好恐怖。」

那是因為那顆死鳳梨牽著妳的手啊!

「再上上次我和雲雀先生聊天聊到一半、骸大人來找我的時候,雲雀先生的表情好像要把我給殺了一樣。」

那是因為那顆死鳳梨搭著妳的肩、想把妳擁入懷中,還對妳用言語上的性騷擾(?)啊!!


「所以……我想雲雀先生一定很討厭我,所以一直在躲雲雀先生。」庫洛姆落寞的說著:「沒想到反而造成雲雀先生的不便(?),真的是對不起,我真的是很---」


「別說了。」雲雀止住庫洛姆自責的話。「妳搞錯對象了。」
「啊?」庫洛姆不解。
「我沒有討厭妳。」是那顆混帳該下十八層地獄的變態鳳梨才對。
「咦?可是--」庫洛姆驚訝的開口。
「沒有什麼可是的。」再次打斷,雲雀走到庫洛姆面前。


他俯身,在她臉頰上留下一吻。


庫洛姆的臉紅了。



他在她耳邊叮嚀幾句。




她紅著臉看著他揚長而去。




『在躲我,可不是吻在臉頰上就可以交差了事的。』



------------------------------------
拜見首領



「唉,是庫洛姆嗎?」未抬頭,澤田綱吉出聲問道。
「……是的。」心中暗自訝異綱吉的本領,走到他的書桌前。

將橘色盒子放在他的桌上。
庫洛姆不敢打擾首領辦公。


「是庫洛姆親手做的嗎?」繼續批改公文。
「是的。」庫洛姆應聲回答。「那個,首領你很忙,對吧?」
「是呀,還有一疊要改呢。」沙沙沙,鋼筆聲不斷。
「那,我先離開囉。」


轉身,在到門前。


「等一下。」綱吉喚住她

她轉頭,問:「有事嗎,首領?」

「妳今天早上泡的茶,很好喝。」
「謝謝。」禮貌上的對應,臉上無太大的表情。


她再次轉身,握住門把。
綱吉又叫住她。



「骸有和妳聯絡嗎?」
「沒有。」臉上露出擔憂的表情。「我怎麼呼喚骸大人他都沒有回應。」
「那傢伙……」小聲嘀咕。
「什麼?」庫洛姆沒有聽清楚,問道。




「六道骸他會搭晚間六點抵達機場的班機,妳快去吧!」
「謝謝首領!」她驚喜,快速打開門離去。




待門關上,綱吉放下手中的鋼筆嘆氣。


真是的,自己又多嘴了。
不過,可以看到她的笑也不錯了。




當初會把她納為自己的秘書也是為了多看她的笑容。
不過,在她的心目中,永遠只有那個男人吧!



他嘆氣,拿起鋼筆繼續批改公文。

                                (待)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