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錯誤(莫芙)
~~~~~~~~~~~~~~~~~~~~~~~~~~~

「芙姊姊好漂亮喔!」五歲得莫,抬著頭看著眼前有著一頭粉紅頭髮的少女笑笑得說道。
「謝謝。」芙禮貌性得露出微笑道謝。

「長大以後,我要娶芙姊姊!」小小莫抓著芙得手,像是像全世界宣告似的大聲說著。「所以,芙姊姊絕對、絕對不可以比我先長大喔!」

「小孩子不要學大人說些有得沒得,快、去睡覺吧!」口上雖是要莫不要亂講話,但芙的心裡面卻甜甜得,嘴角不經意得露出了一抹微笑。「翁,麻煩你將這個小小年紀就要和人結婚得小傢伙送去睡覺,謝謝。」

「沒問題!」翁連忙接手去照顧小小莫,芙則是走向那面形同是她的家的牆。


『長大以後,我要娶芙姊姊!』
『所以,芙姊姊絕對、絕對不可以比我先長大喔!』


芙的嘴角又不經意得彎起。

「傻孩子,我是不會老的。」

閉眼,輕輕得穿過牆壁,不著痕跡得消失。

~~~~~~~~~~~~~~~~~~~~~~~~~~~

「芙,幫我看顧一下這個重傷的驅魔師。」二十九歲得莫,已經不再是那個整天童言童語得小傢伙了。

「為什麼是我?」很不高興得聽到自己被點名,芙很不高興得問。

「只是暫時,翁等下就會過來接手。」
「喔。」

芙心不甘情不願得走到那個有著一頭白髮的驅魔師傷患得床旁,嘴裡不斷得唸著。

「別念了。」莫打開門,臨走前叮嚀得芙一句。
「是是是,笨阿莫。」最後三個字的音量當然是刻意降低了。

門一關上,芙馬上就衝向牆邊猛踹。

踹、踹、踹,她要把今天一切得不幸都踹掉。

先是一大早被莫派去找屍體(不用懷疑,就是那個白髮少年),再來就是在牆裡被莫念(雖然她當時睡得死死得,只有在莫念最後幾句才嗆回去),最後就是剛剛被念啦!啊!對了!還有今天早上搬屍體回來後,莫一直都害她要當兼職保母。


他到底把她當成什麼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個結晶?至少她還是有著人性的結晶啊!
他小時候明明就是這麼可愛,喜歡跟在她身邊問東問西,就為了要得到一個答案,當初她還誇讚莫說很有當科學家的天分,為什麼現在會這樣?

那個天真得莫呢?
那個總是問東問西得莫呢?
那個喜歡黏著她不放得莫呢?

那個曾說過會娶他的莫去哪了?

他還記得嗎?
那句『長大以後,我要娶芙姊姊!』,他還記得嗎?

還是說?那真的是童言童語?





不知是因為氣消了還是越想越氣,芙走回床邊,盯著床上得白髮少年。

「神好殘酷…………」

神好殘酷,送這個約莫十五歲的少年上戰場。
神好殘酷,連一個六歲大得黑髮女孩(現在也十六了)上戰場。
神好殘酷,讓自己成為一個不是人的結晶。

神好殘酷,讓自己愛上了一個變心的男人。


眼睛漸漸闔上,芙不知不覺睡著了。

~~~~~~~~~~~~~~~~~~~~~~~~~~~

「芙。」

站在牆前,莫一臉正經得看著剛剛探頭出來得芙。

「幹嘛,笨阿莫?」
「妳到底是怎樣,為什麼最近老愛看我唱反調?」

他真的很不爽,像今天,她先是踹他,再來又不甩他,當他透明人,接著又在他的傷口上灑鹽巴(就是那句「曾經有人在這邊迷路,兩個星期才走出來呢!」那句),然後,最讓他看不順眼得就是---

芙今天又變成利娜莉˙李耍他!!!
害他差點就能美夢成真!!!
(這好像是兩件事)

芙在變成利娜莉後,先是緊緊得抱住莫,接著又假裝要吻莫,結果卻在離他唇五公分的距離變回來並狠狠得踹了他肚子,害莫除了長疹子外,脊椎骨似乎也有問題,若不是翁細心照顧,莫今天晚上是不會站在這和芙談判的。



「你本來就很欠扁。」

一句話,足以讓莫得怒氣全發。

「芙!!!!妳給我滾出來!!!」
「我不要。」
「妳!」

莫二話不說全力衝向那顆頭,而芙也很迅速得將頭縮回去,讓莫當場和牆壁接吻。

「痛痛痛痛痛!!!!」摀著流血不止的鼻子,莫狠狠得瞪著剛才那顆頭消失的地方。
「活該。」牆壁理傳來芙的聲音,有別於平時充滿活力的聲音,反而悶悶得。「誰叫你不把我當人看待。」

「妳本來就不是人。」

一句話,讓四周溫度結凍。久久,沒人說話。


「你把我當什麼看待?

「你當時不是叫我不准老?
「當時得你,好可愛,整天和我玩。
「那現在呢?我算什麼?一個會講話的結晶?
「一個只是好死不死有著人性的結晶?一個也懂得你們人類七情六欲的結晶?一個也懂得愛為何的結晶?

「一個不小心愛上你的結晶?」

最後一句話,讓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時候得你,好天真、好可愛。
「我很喜歡小時候得你,真的。
「若時間能永遠停止在當時,有多好?」

莫不語。

小時候………他也記得啊!當他知道芙是結晶,不是人,不可能和他結婚,一切希望全數破滅的感覺,現在還留在心中。


芙出來了。

她一出來就變成利娜莉的樣子,走到莫的前面,說:「如果你喜歡,我可以一直用她的樣子來看你。反正在你的心中,芙只是個結晶,利娜莉是個人,能夠和你結婚,芙的存在只是為了守護分部,不是嗎?」

莫別過頭,不願正視芙。

芙輕輕得將莫得頭轉過來,接著,在莫驚訝的注視下,她吻了莫,用利娜莉的姿態,輕輕的吻了莫。莫用力推開芙。

「芙,妳………」
「這不是你要得嗎?那個小女孩得吻?」
「我……」
「十年前,那個小女孩吻你額頭時,你的表情和本部室長的表情我都記得。你很喜歡她,但有礙於她哥哥,所以你只好暗戀她,偷拍她的照片。我可以幫你,用利娜莉的姿態和你交往、做親密動作,你決定。」
「芙………」

「你慢慢想,我先去睡了。」芙再次變回原來的樣子,鑽回牆壁,留下獨自在思考得莫。


神,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全文完)



後記//:

影原本預計這會是一篇甜文,但越寫越覺得悲,所以最後決定直接寫一篇催淚文。
啊啊啊啊,莫芙真的是個很棒得配對啊!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