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影楓˙天月的生日賀文


來,笑一個!

。。。。

 

 

雖然,嘴角彎起就叫做笑,

那,為什麼,我笑不起來?


。。。。

 

「小楓,妳怎麼都不笑啊?」
「莉莉,我……笑了很怪。」結尾非常得無力。
「這個理由更怪。」
「唉呦,妳別管啦!」

影楓突然加快速度向反方向走,莉莉則連忙跟上去。

「笑一個嘛!」
「不要。」
「笑啦、笑啦!」像是個小孩子,莉莉拚命得叫影楓笑,雖然後者一點也不想笑。
「妳自己想。」
「自己想啊………」莉莉就真的乖乖得站在原地想。

應該是……眼睛瞇瞇得……嘴角上揚………

「妳慢慢想,我先走了。」
「等一下啦!」莉莉又追了上去。




影楓˙天月,一個不會笑的女孩,應該說是一個笑不出來的女孩,有著一頭俏麗得褐色短髮,由於愛穿無袖短腰的緊身上衣配上迷彩短外套和七分迷彩褲,所以大家對他的映象就是「軍人」。莉莉˙伊凡是她唯一的好友,外加四位別有心機的男生。

不會笑,日子會是怎樣得呢?

 

。。。。

現在,那四位別有心機的男孩們外加一名紅髮女孩難得得聚在一塊。
為了某人的生日,他們來到了一條充滿靜物畫像的走道。

一名戴著圓眼鏡的黑髮男孩指了指其中一幅水果靜物畫。
他很興奮得指著那張畫,直叫著說到了到了。
另一名黑髮男孩毫不猶豫得在他的後腦勺上賞了一拳。
戴眼鏡的男孩很不滿得瞪了黑髮少年一眼,因為某位女性同胞在場,所以他特例沒有抱怨,打算回去再處理。
紅髮女孩很不高興得瞪了兩人一眼。
淺褐髮男孩搖搖頭,伸手搔了搔畫上得一顆梨子。
一名有著深褐色頭髮男孩嚇了一跳,往後退了一步。
黑髮男孩輕拍了拍深褐色頭髮的男孩,叫他不要怕,它不會吃他的,因為他肥油太多。
深褐色頭髮的男孩輕輕搥了一下黑髮男孩。
紅髮女孩叫他們不要吵。
戴眼鏡的男孩連忙跑到女孩身邊拍馬屁,卻被女孩賞了個巴掌。
褐髮男孩伸手握住梨子便形成得門把、轉開……

。。。。

另一方面,影楓獨自一人在寢室裡。
她面對著鏡子,努力的要彎出一抹微笑。

嘴角緩緩升起……

『你笑什麼?』
『我父親死了這件事有這麼好笑嗎?』
『影楓,我真的是錯看你了!!』

抱歉……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是有意要……

『你騙人!!!』


嘴角再次的無力滑下。
她就是笑不出來。

要是,那時我沒有在蘿拉前笑著打招呼。
要是,那時我有注意到她的眼睛是紅的。

也許,我就笑得出來了吧………

『你笑什麼?』


眼淚,很無助的掉了下來。


我該怎麼笑?

。。。。

 


「真是得……(哈)早知道不要(哈)……選修什麼天文學了,累死人了。(哈)」影楓一個人走在通往葛萊分多交誼廳的走廊上,用手擋住了一個又一個得哈欠。她一睡臉惺忪得走到胖女士的畫像前。

「小女孩,這麼累,快點去睡吧!」
「嗯,我知道了。」
「通關密語?」
「昏昏欲睡。」

完全是我的寫照。我可是累得很。


影楓說出了通關密語,胖女士向往常一樣敞開了洞口。

四角大床,我來了!!

影楓走進洞口───

「生日快樂!!!影楓!!!」

影楓揉了揉已經發紅的雙眼,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彩帶、飲料、桌上的大蛋糕,再加上一條被掛起的紅布幕用著鮮明的金色寫著:「生日快樂!!影楓˙天月!!」
今天是她的生日、是的生日。
她自己卻忘了。

莉莉走到任拿著書站在門口的影楓,說道:「生日快樂!快進來吧!」

「你、你們……」影楓像是被嚇呆似的,人仍站在原地。

「影楓,你別太在意,同班六年了,這點小事,就算是我們的心意。」
「對呀!人家獸足可是一番好心的提議要……」彼得馬上被天狼星摀住嘴巴。

「小楓,你可要好好的謝謝人家啊!」莉莉露出笑容對影楓說。
「謝謝。」
「太機械式了啦!笑一下嘛!」

影楓再次試著要讓自己的嘴角上揚。

『你笑什麼!?』


「小楓?」
「影楓?」天狼星走了過來,擔憂的問:「怎麼了?」

影楓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臉上不知道何時多出了兩道淚。

「不、不用你們管!!」

啪答啪答。影楓手上的書全數掉落,本人則是頭也不回的跑開了。胖女士則是在對著影楓的背影不斷的叫著要他回來,再幾分鐘就要九點了。



「我們,做了什麼?」莉莉看著影楓跑走的身影,喃喃自語。
「莉莉你別擔心,影楓沒事的。」詹姆很體貼的拍了拍莉莉的肩膀,對著後方大喊:「你說是吧,獸足?」
「獸足去追影楓了。」雷木思淡淡的說了這句話。

桌上蛋糕的蠟燭還沒熄滅,只是,壽星不知道何時才會歸來。

。。。。


「蘿拉,早~~」影楓像往常一樣和鄰居蘿拉˙法爾納打招呼。影楓笑得很開心,只是,她沒有注意到好友的氣色不太對勁。
「你笑什麼!?」
蘿拉紅著眼對著原本滿臉笑容的楓影吼著。「我父親死了有這麼好笑嗎?影楓,我真的是看錯你了!」
「抱歉……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我不是有意要……
「妳騙人!!」

影楓的眼淚掉了下來。

「大家都知道我父親昨天被狼人咬死了,妳怎麼可能不知道?」

「我、我……
「我身上穿著黑色的守喪衣服,妳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這…………
「妳果然是在取笑我,笑我沒有父親,對吧!」

「我、我沒有……
「妳騙人!!還不快滾!我不想再看到你這種假惺惺的笑容!!」
「蘿、蘿拉,拜託,妳聽我說,我……

啪!


蘿拉狠狠的打了影楓一巴掌。鮮紅的五指印子留在影楓白晰的臉蛋上。





從那天起,影楓再也沒有露出一次笑容。一次也沒有。

。。。。


「影楓,妳還好吧?」一路追著影楓出來的天狼星擔心的看著窩在角落中的影楓。

「不用你管。」影楓很不客氣的回應。
「是嗎?我看妳心事很重。」
「是嗎?」
「對,如果想要找人吐苦水的話,我是個不錯的選擇。」
「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天狼星被影楓這麼一說,楞了一下,隨即又露出笑容鬥著影楓說道:「那有怎樣?」

看著天狼星笑嘻嘻的模樣,影楓反而更加的不高興了,尤其是笑容,更是讓她看了就氣。

「你為什麼可以笑得這麼開心?」
「什麼?」天狼星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這個傻丫頭問了什麼?
「為什麼,你笑得出來?隨時隨地,任何時後?」
「我才沒有呢!要不是因為某人,我才不會天天笑呢!」
「某人?」
「對啊!為了某人,我每天早上就對著鏡子練習笑,這樣才能在遇到某人時給她一個好映象啊!」
「某人是誰?」
「是一個喜歡穿迷彩服的女孩喔!」
「誰啊?有這號人物嗎?」

天狼星聽了差點沒昏倒。

小姐,你都不注意自己的衣著嗎?請問你現在穿著什麼,不就是迷彩服嗎?

「好吧!再給你一個提示吧!」天狼星神秘的眨了眨眼睛。「那個女孩姓天月唷!」
「天月
……你是說……?」
「是啊!我可是很努力的在練習笑呢!所以啊,影楓,請你笑一次給我看吧!」
「我
……」影楓的眼睛再次充滿淚水,「我笑不出來。」
「你可以的。」
「我
…………

蘿拉…………


「來,看著我,笑一個!」天狼星露出了一個具有鼓勵性的笑容。

影楓的嘴角微微彎起,這一次,她不管蘿拉那句話、那句使她度過十年沒有笑容的人生。

「妳看,妳會笑得,不是嗎?」

我、我笑了?

「我、我會笑了!」

「生日快樂,影楓,也恭喜你成為我的女友。」
「天狼星
……」影楓毫不猶豫的給了天狼星一個大大的懷抱。






「喂,我們到底要不要出去啊?」詹姆躲在遠方的柱子後面偷看。
「別吵啦!」莉莉很不滿的瞪了詹姆一眼。
「喂喂喂,獸足怎麼這麼愛說話啊?」彼得打了個哈欠,「我累了。」
「等、等一下,小楓笑了?」莉莉眨了眨眼睛,不可置信的說。
「啊!你們看、你們看!!他們抱在一塊了!」詹姆忙著起鬨。
「不錯,找到了一個可以在去賺錢的新聞了。」雷木思則是忙這替這件大事作報導,至於標題嗎
……要好好的構思溝思才行。


來,笑一個!
                                                                             (全文完)


後記 //
小楓,真是抱歉,影這麼晚才貼文,生日快樂!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