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個臭小子,你還不給我回來!」
「我不要!你連槌子都拿走了,我要玩什麼?」
「你學不乖,是吧!很好,是你逼我的。」

書人那出了一把園藝用的大剪刀,『喀!』的一聲剪斷了拉比緊握的布條。

一切就像是慢動作片似的,只見拉比手中的布條因為斷掉而垂了下來,接著,整個人也快速的向地面摔去。

『碰!』的一聲,一切再次化為寧靜。

書人手中握著那把剪刀,一臉滿意的模樣。
拉比躺在空曠的草地上,整個人已經昏迷。
亞連則是轉身離開,一面思索自己的交友問題。


----------------------------------


「嘖!是誰啊?」神田不滿的打開了房門,眼前出現的是一抹白。「幹嘛,豆芽菜?」

「有事找你,綁馬尾的。」不滿的回了一句話,要不是因為利娜莉幸福著想,他才不會考慮要來見他的死對頭呢!

「幹啥?要問如何使豆芽菜長高的方法嗎?」

忍住、忍住,為了利娜莉、為了利娜莉……

「你喜不喜歡利娜莉?」

只見神田耳根發紅,臉頰溫度上升,刻意把頭轉過去,就知道大有問題。

「喂!綁馬尾的?你到底喜不喜歡利娜莉啊?」

神田輕輕的點了點頭,但亞連沒有注意到。

「喂!你不會說話是不是?我問你:你到底喜不喜歡---」
「你進來。」
「咦?」
「這種事怎麼可以在這裡說!進來!」神田一把抓住亞連,硬是把亞連拖進房內。

皆下來的事,無從所得。


----------------------------------


「喂,聽說神田和利娜莉求婚了耶!」
「而且利娜莉還答應了耶!」
「室長竟然沒說話!真是奇蹟!」
「對呀!那個以保護妹妹出名的室長也沒說話耶!」
「不過,聽說他常在那兩個人出現的地方徘徊耶!」
「真是的!打斷別人的好事。」
「聽說他們只是訂婚而已,離結婚還有半年。」

「亞連,你也說句話嘛!」拉比叫了一聲從剛才就一直望著窗口發呆的亞連。
「啊?喔,他們幸福就好。」

「這麼沒力的話啊……」不理會亞連,拉比回去加入科洛利和米蘭達的談話,兩人正在討論婚禮要如何準備。

「抱歉啦………」

「你們在討論什麼?」甜美的女聲,大家轉頭一看,是利娜莉。

「只不過是在討論有關未來的大事嘛!」糟糕!這兩個人怎麼來了!要是被神田知道他們再說的話,明天可能就要舉辦喪禮了。

「喔,那可不可以說一下啊?」神田也難得的露出感興趣的表情。

「這個嘛………」三人互看了一眼,不知說還不說。說的話,可能會被砍。不說的話,可能還會被踹。這可是為難了那三個人。

「我們也加入吧!」利娜莉笑咪咪的看著神田。
「好啊。」神田正打算將手放到利娜莉的肩膀上時,一名男子突然冒出。

「你的手過界了………」科穆伊用一副快死的模樣對神田說。

「啊!是室長!!」
「喂!找到室長了!!」
「快點來幫忙!!」
「室長!不要逃了!」
「室長!我們還沒做完工作耶!」
「室長!不要亂動啦!」
「室長!不要逃啦!工作量又要增加了!」

最後就在科學班同仁合力協助下,終於將科穆伊五花大綁好了,真是可謂「人多好辦事」啊!

「讓我走--我不要離開利娜莉--利娜莉---我的利娜莉呀---利娜莉--我最親愛的妹妹啊--利娜莉---我的--嗚嗚嗚--」一名科學班的人員實在受不了,在室長的嘴裡塞了紙團。

科學班的人同心協力的把科穆伊拖走,真的是「人多好辦事」啊!


亞連看著這些景象,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亞連,你也來嘛!」拉比又再叫他了。
「好。」亞連露出的笑容,開心的走向大家。

--------------------------------------
就算 不能在一塊
就算 不能當伴侶

我只希望 你能夠永遠幸福

 

(放手        完)

~~~~~~~~~~~~~~~~~~~
結束了~
結束了~
我把它寫完了~~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