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我沒有辦法嚐到愛情
為什麼    我不能和愛人在一起
為什麼    我得成全兩人在一塊

「愛對方,就是要希望讓對方嚐到幸福」

也許,這是我的命運吧
不能夠有著愛情的命運

                                                                          ---《失戀》by 影

 

科洛利說得對,消沈不是方法……
米蘭達說的對,放棄不是方法……

我也該面對現實了。


站在利娜莉的房門前,亞連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重複這些句子,希望能夠使自己的勇氣增加。

『扣、扣、扣』亞連輕輕的敲了門。

一秒鐘、兩秒鐘、三秒鐘----

「利娜莉,是我。」亞連輕輕的對著房門說道。

沒人回應。但門上著鎖,人絕對在裡面。

「我只想說,我仍然愛妳,但,我願意放棄。」

說完,亞連離開了。他希望能找個地方冷靜一下。
眼淚快要掉下來了,這句話,是他最不想說出口。

---------------------------------


利娜莉打開房門,只開了一小條細縫。

她聽見了他的話,但她不相信是他。也許是有人想要戲弄她,為了不讓別人笑,所以她只開了一小條縫。然而,那抹白,錯不了,一定是他。

她跪在地上,眼淚大滴大滴的落下。她不知道該如何應付,亞連的心意和自己對神田的感覺,她只能壓抑,不知道如何做,也不知道如何面對。

但,亞連的一番話,使她釋懷了。她,喜極而泣。

「謝、謝謝你,亞連………」

---------------------------------


亞連坐在後院的石椅上,獨自消沈著。忽然,頭上有一陣怪聲音,才抬頭一看,便看到了一抹橘色。

「拉比!!!」
「噓----小聲一點啦!」拉比啞著嗓子說道。

拉比手上抓著布條,正以垂降的方式爬下來,看他一副驚慌的模樣,就知道他又做錯了什麼事。

「你在幹嘛?」
「因為書人要我好好的待在醫院廂房,但我早就好了,在那裡悶著也無聊就想逃出來。偏偏那老頭擋在房間外,我只好爬窗子啦!」

「你這樣叫做早就好了?」看著拉比幾乎全身包著繃帶,亞連懷疑他是不是連腦袋也受傷了。

「當然,你可別小看我!」現在拉比只用一隻手抓著布條,整個人垂直的站在具立地面約五公尺的牆上,亞連不禁懷疑他究竟有沒有受到地心引力的影響。

「對了,你還好吧?科穆伊說你好像出事了。」
「沒、沒事了啦!」已經結束了………

「臭小子!!!!」

兩人抬頭往上看,只見一張憤怒的臉出現在拉比剛拉著布條爬下來的窗前。

「慘啦!!是貓熊爺爺!!」
「我才在想怎麼這麼安靜,搞了半天你竟給我逃了出來!」
「我、我只是在看風景啊!而且我明明就一直沒有出來啊!」
「還辯!你剛剛差點就把醫院廂房給毀了!」
「那只是學術性的實驗出了一點點錯誤!」
「什麼跟什麼!要不是你在瓶子裡偷加了鹽酸,那個瓶子才不會爆炸了呢!」
「你怎麼知道我加鹽酸!」
「鹽酸瓶子就在你的床頭櫃上,我怎會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那也沒有毀了醫院廂房啊!」
「那那個水桶及一大堆陷阱又是怎麼回事啊?」
「那只是新增的裝飾品!」
「什麼裝飾品!你明明就是要陷害別人!」
「哪也沒害到人啊!」
「要不是我身手矯健,我早就死了!」
「那才不會死人!」
「什麼不會死人!你在水桶裡加了一大堆吸血水蛭!我把他們全丟了。」
「那可是從亞馬遜帶回來的稀有品種耶!」
「還有那些手術刀!你把它們全都用繩子綁好,只要一有人觸動陷阱,它們全都會飛過來刺人!」
「我只不過是忘了把它們做好保護措施罷了!」
「還有那瓶王水!那是實驗用具!不是那來撥人的!」
「我只不過是忘了蓋好蓋子!」


只見書人和拉比你一言我一語的爭吵著,亞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好站在那邊聽。不過越聽下去,他越覺得和拉比作朋友似乎是個錯誤的選擇。連書人都敢下手,那對朋友不就是更狠了。

~~~~~~~~~~~~~~~~~~~~
要結束了~
要結束了~
終於要結束了~~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