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祈本子的插花!!詳細:http://blog.yam.com/windizaya/article/38130153
  
  
  
  
  ──已經三個月了。
  
  澆著花的男人下意識地算起了日子,身體也無意識地顫抖了一下。
  
  ──那個悶油瓶子,已經消失了三個月了。
  
  
  
  『吳邪,幸好我沒有害死你。』
  
  腦中又一次地想起男人在自己耳邊低聲說的話,那語氣還帶有些喜悅的情緒,明明滿臉汙血髒死人的,卻無意識地露出個能迷倒眾生的微笑,看得自己心跳也不自覺地加快。
  
  
  『我喜歡你,所以──』這是他最後說的話,很輕,甚至有些虛弱,『用我一生,換你十年天真,很值得。』
  
  
  張起靈在他額上留下一吻,隨即就把吳邪給推了上去,讓自己承受著反作用力向下跌去。吳邪什麼都做不了,只能傻傻地被解雨臣和王胖子架著,看著張起靈代替自己被一片黑暗給吞噬。
  
  之後,他被送去醫院,在病床上躺了近一個月後身上傷勢才恢復大半,被醫生批准出院,回到店裡給王盟照顧。一開始他吃不下流質外的東西,動不動就沒食慾,勉強吃的話就會因噁心給吐了出來。
  
  不吃東西的時間他大半都在發呆,什麼也沒想,腦子一片空白,偶爾會出現一個畫面在腦海中,卻又很快地消逝。大部分的時間裡,吳邪只是直直地盯著某個東西不放,應該說,他只是讓自己面對著那個方向,什麼也沒看進去。
  
  
  『吳邪哥哥,你這樣不行的。』霍秀秀手拿著裝清粥的碗,另一手持續拿著湯匙湊在吳邪嘴邊,見對方遲遲不肯開口後有些哀怨地說道:『你什麼都不吃,身體會壞掉的。』
  
  『更別說你現在睡不好,別人說話也聽不進去,整天遊神在外的。這讓人很擔心,你知道嗎?』解雨臣跟著說。『小邪你就算不為自己想,也該為我們這些朋友想,為你二叔三叔想想,為你爹你娘想想;白髮人送黑髮人,太大逆不孝了。』
  
  解雨臣這話雖然說得很重,但也十分符合現實,吳邪的身體再這樣下去很快就會壞掉。
  
  『而且,我相信那個張小哥不願看見你行屍走肉的樣子。』
  
  ──張、小哥。
  
  『張起靈是代替你死的,你的命是他救的……你糟蹋自己的性命,也是在糟蹋他的犧牲,你知道嗎?』
  
  ────代替你死。犧牲。
  
  『小邪,你該醒來、面對現實了。』
  
  ──────該醒來了。
  
  
  那麼一瞬間,他好像看見了那個代替自己下去的男人,又露出了好看的笑容,嘆息般地說道:
  
  「吳邪,你該醒來了。」
  
  
  就像開關被按下一般,吳邪自從事件發生後的兩個月終於說出第一句話:
  
  
  『……你們有誰知道,為什麼張起靈說喜歡我嗎?』
  
  
  
  
  
  很久很久以後,身懷六甲的霍秀秀在聊天時提到了這件事,邊揮著拳邊罵道:「……那時候真的很想揍一拳,看吳邪哥哥你這糨糊腦袋會不會清醒點!你女高中生嗎?哪來的少女情懷啊!」
  
  吳邪只是笑著看秀秀那口子慌張地安撫著老婆大人免得動了胎氣,什麼也沒說,把身邊的人的手又給握緊了些。
  
  
  ※ ※ ※ ※ ※
  
  
  吳邪開口過後,像是終於從沉睡之中驚醒般,雖然說還是不如過往的靈活,但總歸是恢復了點正常生活,不需要王盟一直看顧,多多少少也能做些生意。
  
  這些日子他比較喜歡一個人安安靜靜的感覺,情緒上能不要有起伏就不要。貌似他這輩子所有的力氣在兩個月前都給耗得差不多了,現在身體也好精神也好,都需要充分的休息。
  
  同時,吳邪開始思索他跟張起靈的事。雖然對方很狡猾,在最後一刻才跟自己告白,但問題是他有沒有相同的想法?答案是不肯定的。他吳邪喜歡張起靈的感覺比較像是朋友之間的,雖說多了些什麼,但還沒有達到情人之間的感覺。
  
  大學期間吳邪也有交過女朋友,雖然不到一學期就分手,但好歹還是知道什麼是喜歡、什麼是情人,那種在對方身邊就會有種害羞的感覺,想要多親近自己喜歡的人的想法……對於張起靈,還沒有那種感覺。
  
  有他在會感到安心,是因為他很強;會有想要見到那個人的想法,是因為對方總是消失──但他還沒有衝動想要去跟張起靈有親暱的肢體接觸,也不會說因為見不到面就會食不下嚥。
  
  
  他們之間還沒要好到那種程度。
  
  但,所謂的還沒有,指的是未來也許可能有。也許有那麼一天,他會因為那個人而加速心跳也說不定──雖然說好像已經沒有機會了。
  
  張起靈死了。吳邪知道這件事,但他從來沒有想哭的衝動,只有種失去摯友的可惜,然後靜靜地、一個人思索著喜歡不喜歡的問題。
  
  
  
  時間不知不覺又過了一個月,距離張起靈的死已經過了三個月,吳邪覺得自己還是沒有想出個答案來,只能說自己對於張起靈的感覺還很迷濛,介在朋友與情人之間的樣子。
  
  如果說,張起靈還在的話,自己的想法會不會就肯定些?卡在這邊動彈不能,也很麻煩。不過這也不可能了。
  
  放下來不去想?但總有種背叛了他人期待的錯覺……再說,自己是真的想要知道的。就像是有根刺卡在自己喉嚨裡,吐不出來,也吞不下去──要是不做出個決定,傷口永遠都不會好。找出答案,對自己好,對死去的人也好。
  
  
  做下了決定,澆完花要回屋子去的吳邪轉身回屋,卻意外見到了那個他以為已經回歸塵土的男人。
  
  
  ※ ※ ※ ※ ※
  
  
  一開始看到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的。
  
  「小……哥?」不可能吧?是自己眼花了吧?大概是最近都在想兩人之間的關係,才會出現這樣的錯覺吧?
  
  雖然抱持著不相信的想法,但吳邪控制不了自己的腳,大步走向了對方。等站到對方面前後,他伸出手,輕輕地戳了下對方的左上手臂。
  
  「……張起靈?」後者給了個肯定的點頭,這讓吳邪更加的不知所措:「你、你不是已經死了嗎?你怎麼會在這裡?誰救了你?我──」
  
  張起靈突然抓住吳邪的肩膀,嘴巴一張一閡地無聲說出『我回來了』的四個字。
  
  「你……」吳邪震驚地問道:「你說不出話了?」
  
  張起靈點頭,指了指脖子,比了個數字三。吳邪猜想是在說要三個月或三年的休養。
  
  「……這樣真的成了啞巴張了啊…還真的……很符合呢……」越說越小聲,吳邪也不太能理解自己有那麼一瞬間心臟被揪住的感覺是為了什麼,又是有種感到可惜的感覺。
  
  「喂…下次……不要突然站在我後面,我會被嚇到的……還有,不要隨隨便便就代替別人死…感覺很糟你知道嗎?……還有,小爺我……」吳邪真的說不下去了,胸口益發的疼痛。
  
  張起靈拉起了吳邪的手,在他手掌上一筆一畫地寫了四個字,雙唇亦跟著動了起來:
  
  『我回來了』。
  『我回來了』。
  『我回來了』。
  
  『我回來了』。
  
  不斷地、反覆地強調著,自己已經回來的事情,一遍又一遍地說到吳邪的心坎裡。
  
  『我回來了』。
  
  
  最後吳邪很不男人地,哭了。
  
  
  ※ ※ ※ ※ ※
  
  
  三年後的聚會熱鬧非凡,首先是大家終於見到了傳說中從鬼門關廝殺一場後成功返回的張起靈,然後眾人注意的點就放到了那兩人牽起的手──吳邪要甩開張起靈還死握著不肯放。
  
  每個人的心情都非常的雀躍,說著他們過去遇過的事,一度提到了最後一次倒斗張起靈的死,跟吳邪之後的失常。
  
  霍秀秀提到那一段時不顧身孕,站起身很有氣勢地一腳踏上了餐廳的椅子,逼得解雨臣忙去安撫人不要動到胎氣;潘子靜靜地喝著茶,王胖子跟黑眼鏡在那邊瞎起哄說,說著該打該打;吳邪跟張起靈很冷靜地坐在原位上,不過吳邪大概是因為緊張秀秀真的衝上來,所以又把手握緊了些。
  
  
  
  等到散場時,大家三三兩兩地相約明年也要見面,時間就約在秀秀把小孩搞到美國籍返回中國的時候。
  
  吳邪和王胖子等人嘻笑鬧了一陣子才終於說了再見,決定墊後的他仍站在原地和其他人揮著手道別。
  
  
  「吳、邪……」
  
  
  一道低沉到沙啞,但又異常熟悉的嗓音叫住了還在跟友人揮手的男人。
  
  被叫到名字的人猛地回頭,滿臉不可思議地看這在他身後已經沉默三年的男人開口叫了自己的名字。
  
  因為燈光是自對方身後照過來,所以吳邪看不清張起靈的臉,但他很清楚地看見了那個人正微微地笑著,用嘴型無聲地說:
  
  
  『回家吧。』
  
  
  
  (完)
  
  
  
  
  
  後記://
  
  這一篇的主旨是『回來』,本來預計是要寫個淡淡的故事,打算就停在小哥在出場這樣。不過總覺得斷在那少了點什麼,所以就又補上了最後一段。現在這個版本個人也比較喜歡。
  
  然後因為個人喜好問題,多了小花跟秀秀是夫妻的設定這樣,有雷到很抱歉(抹臉
  
  最後,祝阿祈本子大賣!!!!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