薔蜜早上起來時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一條粗壯的手臂橫亙在其胸脯下,牢牢地卡著她的身體;順著看過去,便發現對方沒穿上衣,身上帶了點海洋的氣味,對方皺著眉閉緊了眼,呼吸有些沉重,自棉被中露出來的胸膛上可以看見深淺不一的深色傷痕 ──



那是於沙。

他回來了。



還記得那時候散成一地玻璃沙時,薔蜜已經有了覺悟說於沙不會再回來,雖然後來有八仙們的協助,但她真的不太清楚要等多久才會再次看見那個囂張的男人。


就算現在被他抱著,還是難以置信。


突然,於沙動了一下,張開了眼。在看見張薔蜜冷靜地盯著自己時,他咧開嘴,囂張笑道:





「張薔蜜,老子回來了。」




【END】






【後續】



「張薔蜜妳把老子踢下床是什麼意思!」


「於先生,我想我們有些東西應該要說清楚。第一,這是我的房間我的床,有個男人出現在我床上讓我做出自我保護的反應很正常;第二,我相信對於一個全裸並把我抱緊的男人並不需要任何溫柔對待。」


「妳!」


「第三,於先生我想你還欠我一句話,在你說之前我想我們應該要互不見面讓彼此冷靜一下。」


「……媽的老子怎麼會去保護妳這種人!」


「彼此彼此。」





【後續END】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