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果,你確定你不需要一個抱枕嗎?”站在大賣場的架子前,林川芎皺著眉問自己身邊的小男孩,”我覺得你很需要。”
  
  
  想到自己今早又是被張果從背後抱緊緊的睡,林川芎就感到不爽,偏偏只要碰上張果快要(因大腿被捏疼而)哭出來的表情他就罵不下去,最後才想到這個折衷辦法:買抱枕。畢竟乙殼雖然是個小男孩,也沒有藍采和的驚人力氣,川芎還是受不了每早是被壓迫醒的。
  
  
  張果沉默地看著林川芎,搖頭。
  
  
  ”......不行,我已經受夠了被你當抱枕睡的行為了。挑一個。”川芎堅持,隨手抓了兩個:”你要藍的還是白的。”
  
  張果抓川芎的衣角。
  
  林川芎無奈:”張果,我不是選項之一。”
  
  張果仰頭用(偽)小動物眼神表達無言的訴求。
  
  
  ”裝可愛也沒用,快選!”
  
  
  張果乾脆拖著自己的小木馬往另一個方向走去,林川芎連忙攔住打算堵氣離家出走(?)的張果,免得自己還得去服務台領回走失仙人。”你這是鬧什麼脾氣?算了,你不選我幫你選。”
  
  ”選了也不會用。”張果臉色默然地回話:”你比較溫暖,好睡。”
  
  
  川芎秒決定要買一個抱枕給張果用。
  
  
  
  ***
  
  
  
  夜半,被塞了顆抱枕的張果幽幽醒來,發現自己真的被塞了顆抱枕,便順手把東西往大開的窗戶丟去。只見白色小抱枕就這樣消失在夜空中。
  
  
  張果轉回身,貼近川芎的背,小手自發地摟住林川芎的腰,緊緊不放。
  
  他摩蹭了下對方的背,很快就熟睡了。
  
  
  那種溫暖只屬於林川芎,其它東西都替代不了。
  
  
  
  
  〔FIN〕



<% END IF %>

作家的話:
吸管的生日賀!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