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就算閃死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個我 (by 小寧)
副標題:子寧,增強 N 倍閃光的實驗品,就決定是你了!(by 大寧)





自從李雅婷搬走後,歐陽峻決定暫時不再出租剩下的房間,畢竟再來一個李雅婷大家都會受不了。

性取向這種東西,就是有人會用偏激的眼光來看待,認為同性戀是病,該醫;但歐陽峻不認為自己和溫有寧在一起有什麼病,他只是戀愛了,只是喜歡上一個比自己小了十歲左右的男人。再說溫有寧的家人已經接受自己,李雅婷身為一個外人,為什麼要插手?

歐陽峻深深感受到「異性戀霸權」所帶來的負面效果:這世界上就是有那麼一群人,選擇排斥跟自己不一樣的所有事物,假藉著「不正常」的名義來打壓。

所謂的「不正常」也只是「正常」的相反面,而「正常」也僅僅是目前社會大眾普遍認為的道理。如果有那麼一天,同性戀占了社會的大多數,屆時,異性戀者是不是也該被打壓?被說是種「病」,該醫?


歐陽峻想起余理臻搬走時,曾語重心長地對自己和溫有寧說過:『不要找人來住了,租屋對房東和房客來說都是件碰運氣的事,你們不能保證下一個來租屋的可以跟我和小寧一樣接受你們是一對的事情。』

他應該聽的。想到余理臻那時候一次次地強調要小心來詢問的房客,最好從側面敲擊一下對方對同性戀接受的程度的建言,歐陽詢就覺得自己是個大笨蛋,把所有人都牽扯進來,過了兩個禮拜氣氛凝重的生活。

千金難買早知道。





「峻,再想什麼?」

溫有寧突然隔著椅背從後面壓上歐陽峻,結實的手臂環住對方頸部,一深一淺的色差有些突兀。歐陽峻沒有說什麼,只是喝著早餐的牛奶;他知道溫有寧明白自己在想什麼。

「還在想那個李雅婷嗎?」

果然,一次就猜中。

「這世界上難免就是有那種人,峻你不用再想了,小心用腦過度掉頭髮喔!」

「我爸跟我爺爺都是禿頭,我鐵定逃不過的。」

「嗯,沒關係,光禿禿的峻也不錯啊!比起外表我更在乎峻的內在。」

「……又在說甜話。」歐陽峻笑了,眼片後的黑眸充滿了喜悅。「不是十點有課嗎?」

「今天老師有事不上,前晚就發信通知過我們了。」溫有寧離開歐陽峻身上,拉開另一張椅子坐下,「所以我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陪你。」

「今天的天氣很好,應該會有不少人衝著租書店的冷氣來吧?」歐陽峻愉悅地說著:「我有在考慮要不要在二樓多添些椅子,這樣有更多的人會來租書,生意會更好。」

「可以考慮。」溫有寧停下動作回應:「再說學校可以免費借片子,建議你把一些老片賣了,以後只要放些新片就好。另外,那些去場次買回來的要不要考慮也賣一些?只有特定幾本有人再借而已,其他的就用網路賣掉吧!」

「好,等子寧回來我就跟他說。」



才說完兩人就聽見大門鑰匙轉動聲,下一秒鍾子寧一身汗地踏入客廳:「我回來啦!」

「怎麼流這麼多汗?」歐陽峻有些意外,「而且現在才九點剛過二十耶!」

「今天考環山啦,為了早點回來吹冷氣我就用跑的了,熱死我了!」子寧一屁股坐到歐陽峻對面的位子,手不停地拉著自己無袖上衣的領口,想辦法散熱。「是說你們現在才吃早餐?也起太晚了吧?昨晚又做『和諧』運動了?」

明知道鍾子寧根本不懂什麼叫和諧運動(那名詞是余理臻跟他說的),但歐陽峻還是不自主地臉紅了。

「不是吧?你們真的做了?有寧你該要幫大叔按摩才是啊!學姐說過做那個運動很傷腰,要我提醒你記得幫大叔按摩的!」

「子寧,我們沒做。」

「喔……也對,我昨晚也沒聽見怪聲音。」子寧想了想,又說:「有寧你跟大叔上床了沒?都在一起一年多了還沒有發生關係過嗎?媒體不都說同性戀很容易性衝動?」

「……」

「對了,要套子跟我說,我那還以一盒沒開過的,尺寸合不合我就不知道了。」

「……」這傢伙為什麼少了那麼大根筋?



溫有寧深吸一口氣,發揮起他最擅長的辯論:

「子寧,第一,我相信我們都有基本的認知說不要亂相信媒體的報導,所以關於那些同性戀容易性衝動、得愛滋病的,不要相信。」

「可是愛 ──」

「做愛戴套子是一定的,這是個安全措施,謝謝你願意提供。不過不是說同性戀做愛就會得到愛滋病,而是所有不在意性對象的都容易得到愛滋病,不分同性戀、異性戀。請回去複習你的健教課本。」

「……」

「第二,和諧運動就是床上運動。」點到為止就好。

「……就這樣?」床上運動很多種耶。是指仰臥起坐嗎?還是瑜珈?這兩個沒弄好都會傷到腰。

「對,就這樣。第三,為什麼你有一盒保險套?你和劉瑒做過了?」

「什麼?!子寧你和瑒瑒做了?!」歐陽峻大驚,開玩笑他外甥女還未成年啊!十八歲生日都還沒過!!

「還沒啊 ──」

「那為什麼有套子?」溫有寧愉悅地問道:「人家叔叔正在等著聽回答喔!」

「我、我、我預先準備不行嗎?」子寧臉紅地辯解。「在正式見過雙方家長前我都不會亂來的啦!」

「好,記住你說過的話!」搶在溫有寧之前,歐陽峻下了馬威。「敢對我們家的瑒瑒動手動腳你就小心!包括接吻也算!!」

「什麼,哪有這 ──」

「有本事就像我們一樣見過家長啊!」歐陽峻說完就突然抓住溫有寧,用力地在對方臉頰上親了一下示威。

「你、你們!可惡,欺人太甚啊!!!」子寧大敗,抓著三千煩惱絲大罵。「要放閃就滾回房間放!!」

「當然要閃瞎你才夠。」歐陽峻只要一扯到家人就會戰鬥力無敵,一反之前的柔弱書生樣。

「可惡啊!靠,老子就把你們的故事寫到網路上,看你們敢不敢這麼囂張!!」

「憑你那文學造詣,行嗎?」溫有寧毒舌力挺。

「寫就寫誰怕誰!!!!」


鍾子寧啪地一聲站起來,衝回自己的房間。

歐陽峻轉頭看溫有寧,有些不安地問說會不會欺負太過頭?

溫有寧笑了笑,輕柔地吐出一句:「我忍他的汗臭味忍很久了,現在終於能夠空氣清淨些。」


歐陽峻愣了愣,旋即大笑起來。




※ ※ ※ ※ ※




之後在余理臻的通知下,歐陽峻才知道鍾子寧真的寫了出來,雖然貼在比較私人點的地方,但難保哪天會不會被大肆宣揚。

『放心啦,他沒有笨到用真名。』余理臻在電話裡安慰,雖然效果不大。『寫得還不錯,雖然時間點有些跳 tone ,架構也很散,但可以當飯後調劑看。』

老實說這並沒有安慰到歐陽峻。溫有寧注意到歐陽峻的悶悶不樂,便湊到對方耳邊輕聲地說:「想想看,有人為我們作傳,不就是要讓我們閃死一票人嗎?運氣好點連未來子孫都會被閃。」

「這有什麼好的?」

「未來編歷史的可以這樣寫:『溫有寧,史上以最愛歐陽峻而出名的同性戀 ──」

「都是你在掰。」

「是啊,都是我在掰。」溫有寧見對方笑了,就順便偷了個吻當報酬。




他們要一直閃下去,讓全世界的人透過子寧的文字知道他們有多幸福。




也就是說他們要在子寧面前釋放比過往兇殘 N 倍的粉紅色氣體,刺激對方的寫作慾望。溫有寧如是結論。







【補遺 ● 完】


------------

小寧 call out ( E-mail ) 求救:


美麗可愛溫柔大方追求者一大卡車的余學姐:

您好,有鑒於最近大叔和有寧的拉普拉普閃光攻擊兇殘指數大增,強烈建議您前來拜訪時攜帶一打墨鏡以策安全。又,不才學弟我在這有個小小的請求:可以請您帶隻導盲犬嗎?我想我除了電腦螢幕大概什麼也看不見了。

                                                    懷疑自己已經弱視的學弟 鍾子寧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