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房東是個大叔。
 
  好,我知道這話聽起來沒頭沒尾的很奇怪,但這是我想到最好的介紹方式。
 
 
  大叔本名叫歐陽峻,在大學附近擁有一棟三層樓的房子,其中一、二樓都給他拿去開店,三樓自己住外還出租其他三個空房。我和我的朋友、一位法律系的學姐就很幸運地在開學前一周搶到了三樓的房間,雖然說和房東同住一個屋簷下多多少少有點尷尬,但看在房子整潔,房租含水、電、瓦斯、網路的情況下就不計較了,反正一個大男生也不用太擔心男房東會對自己做什麼。
 
  順帶一提,那個和我們同住的法律系學姐是跆拳道社的,之前她為了拉我和我朋友進社團時有表演過一下,在看到她把另一個學長踢到直接宣告棄權時,我就知道我這輩子絕對不要惹到她。
 
 
  再說回大叔。
 
  大叔開了家租書店,除了租漫畫、小說外,也有 DVD 可以租借,甚至還能借到同人誌 ── 據說是小說、漫畫的衍生創作,學姐跟我解釋了一個小時我還是聽不懂。不過看她和大叔聊得超愉快,什麼「公」的、「瘦」的,有些名字聽起來好像是兩位男性……總之,那不是我想深入的範圍。
 
  大叔習慣每天傍晚去學校操場跑個幾圈操場,然後回來沖涼吃晚餐,這時候店裡的生意就會交給兩位工讀生去忙……其中一位就是我朋友。如果說他要念書準備考試的話,大叔偶爾也會問我或學姊願不願意來幫忙。
 
  大叔本身是個很熱情的大好人,總是笑嘻嘻地說些有梗的話,最喜歡穿 T-shirt 和短褲坐在櫃檯那翻書。遇到熟客時,大叔會和對方聊一聊新書狀況,若是新來的就會小小地鬧一下(他忒愛找那種面帶靦腆笑的,說這種欺負起來不會回手,很好玩),對於想要被推薦的客人們大叔是小聲但激動地宣揚自己的愛 ── 我就被推薦過五、六本。
 
  大叔很愛乾淨,雖然沒有到潔癖那種地步,但他每天關店前都會自己掃、拖一次地,書櫃幾乎是每周擦一次;有時候我們這些房客也會去幫大叔忙,畢竟讓大叔一個人打掃兩層樓有些說不過去。
 
  大叔之所以被我們叫做大叔,真的就是因為他都要奔三十了卻還沒有成家的打算,連個女朋友都沒有。根據他的說法是女孩們(近十年前)都因為他長得太幼齒(大叔有娃娃臉),怕久了就會被人說自己老牛吃嫩草(大叔),所以不敢跟他深交。
 
  這理由怎麼聽怎麼牽強,但基於大叔是房東,我也不好吐槽。
 
 
  大學這四年,很幸運大叔願意租我們房子四年(學姐只住了三年,她之後則是來了一個沒那麼可愛學妹,住兩個月就走),讓我和我朋友不用為了住宿問題煩惱。
 
  但話說回來,大叔本身也是個幸運的傢伙,因為他在這四年成功地擺脫了單身魔咒,找到了可以長相伴的對象,只是這個對像是個男的……
 
  而且還是我朋友,溫有寧。
 
 
 
 
 
 
tbc.
 
-----------
 
說好了管挖坑不管填坑!(滾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