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在前頭】
  恩,這是接續兔子先生寫下去的。
  等等再看到一排”---”之前,都是兔子先生的作品,之後才是我這個偽作者寫的。
  
  因為兔子先生說可以讓小花跟瞎子作一整天,所以兔子先生我等著你的黑花R18唷 >wO ←
  
  
  
  
  
  
  「難道跟著你也有錯嗎?」
  我忍不到了。
  「難道和你一起倒斗是錯嗎?」
  我第一次對你怒吼。
  「還是我本身多事,這便是錯?」
  我直接捉住他的領子,臉和臉幾乎要貼在一起。
  「因為我是一個包袱嗎?」
  你不給我一個好的答案,我老子不會放過你。
  「告訴我,張起靈!」
  你還是那樣沈默不語,什麼話也不說。
  我咬牙,心裡有一種刺痛蔓延起來。
  為什麼你什麼都不說,什麼都要瞞著我?
  要我每次因為你失蹤,找不到你而哭,你才會笑?
  我的眼淚不爭氣流下來,手慢慢的放開你的領子。
  你每一次都偷偷的跑走,從我身邊悄悄離開,然後發現到你不在的我感到害怕,這樣你會感到快樂嗎?
  現在我才知道,我喜歡了這個人。
  我突然不想聽到他的答案,因為我知道一定不會是我期望的。
  「哈……哈哈。」
  我向後退,自已乾笑起來。
  「我吳邪……是個笨蛋,笨得要命。哈哈!」
  原本不少眼淚還在眼裡,現在一下停不下的流著。
  「我吳邪他媽的愛上一個傻瓜!他媽的我真是笨啊!他媽的我真是天真!」
  我活該。
  因為我愛上不該愛的人。
  
  天下著大雨。
  大街上空蕩蕩的,人群早已散去。
  人們都去了家避雨了吧,溫暖的家。
  而我有家不回,一個人便坐在這裡淋雨。
  反正回去都沒有人,沒有那個人在還算家嗎?
  --吳邪。
  說好不想那個人的。快忘掉他,這裡沒有人叫張起靈。
  「明明……是他不要我。」
  好累。
  一直找尋他的身影,好累。
  一直看著他受傷回來,好痛。
  總是這樣,傷害我。
  「我……是笨蛋。」
  我靜靜的關上眼睛,任尤大雨落在身上去。
  只要淋著雨,心裡好像會舒服點。
  ……?啊嗯,沒雨了?
  我不情願的張開眼,發現自己在雨傘之下。
  而雨傘的主人,正是悶油瓶。
  「會冷著的。」
  他盯著我。
  但那眼神不像以前冰冷的。好像有怒火的在裡面,生氣了。
  「你少管我。」
  「……」
  悶油瓶拋下雨傘。然後把發冷的我抱進懷裡。
  「一起回家。」
  「回什麼家?我都沒有家。」
  一次又一次的闖進我的心裡,然後無聲無影的離開掉。
  這次又想這樣嗎……?
  「聽話。」
  「你是我的什麼人?只不過是個朋友…不……連朋友也……嗚!」
  
  
  ---------------------------------------
  
  
  被捏了。
  混帳悶油瓶用力地捏著我背後的肉,阻止我說下去。
  去他媽的暴力分子。
  
  「我們回家。」
  「去、去你的,痛,狗日的不要亂捏人!」
  
  我想要推開人,卻又推不動。
  可惡,再繼續感受他的體溫下去,我會又一次淪陷的。
  有本事嫌小爺礙手礙腳看了討厭,就不要回來求人!你妹的小爺不是女人不要給小爺玩這爛把戲!
  
  「回家去,吳邪。」死悶油瓶臉貼著我的,濕漉漉的髮絲搔得我很不習慣,又刺又麻。「不要糟蹋自己。」
  「小爺的身體不用你他媽的來──痛!日你妹的有種就來單挑啊不要只會捏人,痛痛痛痛痛!」
  
  我錯了,我不該因為一時情緒就給自己惹來肌膚之痛的,但,靠,憑什麼就是小爺閉嘴。
  
  「張起靈,你他媽的給小爺說清楚,你憑什麼管!要管也是我爸管、我媽管、我吳家長輩管,你這個外人,管個屁!」
  
  悶油瓶眼中原本隱藏得很好的情緒一瞬間爆發出來,炙熱的怒火於黝黑的雙眸中燃燒。
  他一手壓著我的後腦勺,嘴唇就這樣撞了上來,動作既粗暴又凌亂,弄到我必須打開嘴巴時他又把舌頭伸了進來。
  
  那是我想要的東西,但不是我想要的感覺。想推開對方,但卻因為力氣上的過大差距而屢屢作敗。
  他媽的小爺作人還真失敗啊。
  
  
  等到被啃咬完畢,張起靈才鬆開了對我的束縛;雖然我也被他搞得無力抵抗了。
  
  
  「吳邪,你要的我給不了,是我不對,但請不要拒絕我對你的關心。我不能把你也拖下水──」
  
  
  這一次,換我主動抱他,用吻堵他。
  張起靈僵硬了下,最後放鬆地讓我抱住。
  
  
  
  
  ── 也許我們都是傻瓜。
  
  ──── 忘了怎麼簡單愛的傻瓜。
  
  
  【FIN】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