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個交到的大學朋友,就是溫有寧。

  那次我去台北參加系上的北部迎新活動,坐我隔壁的就正好是溫有寧。我們在該組學長姐的引導下自我介紹,聊了之後才發現原來都是同一個國中畢業的。很快地我就和溫有寧熟了起來,還因為和他名字一樣都有個「寧」字而被喊「大寧」、「小寧」(溫有寧三月生的,比我大。)

  也因為我們同鄉但又沒抽中宿舍,在不想天天來回超過兩小時的通勤時間,我和有寧商量好一塊在學校附近找租屋的地方。那時候還不知道學校有提供租屋網的我們,一個上PTT找租屋資訊,另一個就找到處貼的租屋消息,磨蹭了快一個禮拜後,終於趕在開學前一周找到了屋子。

  房東是個要三十歲的男人,姓歐陽,名峻,是個非常好相處的租書店老闆。也就是日後被我們管叫「大叔」的他在得知我們沒地方住時(有寧是這樣說的),十分好心地說自己三樓還有兩個房間在出租,租金含水、電、瓦斯、網路,屋況整潔良好,只是要和他同住,問我們有沒有意願。這對於找不到離學校近的房子的我們來說不啻是個福音,隔天一早就和他簽約了。

  不過我到現在還是很懷疑當時有寧到底是去找屋子了還是去租書店看書了,不然大叔怎麼知道我倆在找房子?



  住進去後才知道,還有一個大二法律系的學姐也和我們住;在和學姊、房東約定好如何相處之後,我和有寧一人挑了一間自己喜歡的去住。學姐很好心地說今天中午她下廚煮麵給大家吃(她還說會選擇租大叔這就是因為有廚房,可以省餐費)。

  吃午餐聊天時,學姐說她是高雄人,大二有些不幸沒抽到宿舍,只好自己出來找地方住。

  「不過在外面住也不錯啦,畢竟宿舍不好開火,一直吃外面的又油又浪費錢。」學姊邊吃麵邊和我跟有寧說:「你們第一次出來住的可能還沒意識到錢多容易就沒有了。還是省點好,等到沒錢就麻煩了。」

  之後學姐還跟我們說了些在外住宿、大學課業相關的事情,聽著聽著,我終於意識到我已經搬出來住的事情。

  ……等等就先厚著臉皮請學姐教我怎麼洗衣服好了。



  有寧吃完麵後就去一樓找大叔去了,說是想要問關於工讀生的事情,似乎是想要多賺一些錢;學姐也說她等等有班,要麻煩我洗碗,還有晚餐她不會回來吃 ── 這讓我想到我是不是也該找份工來打。

  學姐在聽到我的問題後,笑著說看我自己開心就好,真的要的話她可以問問看她現在打工的餐廳缺不缺人,不過真要她推薦的話她會說學校打工最讚。

  「錢多事少離家近,標準的肥缺!」學姐一提起這個就激動,講了一堆可能的工讀機會後又冷靜下來說:「不過學校工讀往往是短期,長期的很難搶,而且大部分可以工讀的都變成服務課,選擇更少。」

  ……果然沒這麼簡單。



  就在我還在思索該不該打工一類的問題時,有寧已經開始在樓下租書店打起工來,據說每月還有紅利可分,端賴大叔心情如何。我本來想說乾脆也去當大叔那邊的工讀生好了,卻哀傷地發現房東先生根本不用再聘工讀生了 ── 連有寧都是很勉強地插進去工作。

  千金難買早知道。我看著有寧月底炫耀給我看得薪水時默默地想著,並努力地讓自己忍住不要像被激怒的猛獸一樣撲上去扭打一頓。大學生了就不該做出這種幼稚行為。




  不過兩年後我才知道,有寧的計畫就是從工讀開始拉近距離,不論於公於私都能和大叔見面。

  我說,你到底什麼時候看上大叔的啊?




tbc.


-------

有寧:我的字典裡沒有放棄~因為已鎖定你~ (不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