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發現他真的很厭惡月亮。
  
  
  不單單是因為身體上的改變,也是因為自己心靈上的脆弱。
  
  只要看到月亮,他就會想到那些不能自主的放蕩日子。
  
  
  夜夜在他人膝下承歡、不被當人看待……
  
  
  ──不行,他不能再想了。
  
  ──都過去了。
  
  
  比爾努力說服自己,但沒什麼用途,他仍然把自己縮成一團,像是在懼怕什麼。
  
  
  有些傷就真的是無法醫治好的。
  
  
  「可笑……都幾年了,還在怕……」比爾咬這下唇,說不下去。
  
  
  想到那個名字,他那邊還會隱隱作痛。
  
  
  可惡!
  
  自己不是已經殺了對方了嗎?!
  
  為什麼還是逃離不出來!!!
  
  
  比爾痛恨自己的軟弱,只能無力地看著死去的人又一次地影響自己……
  
  
  真他媽的脆弱啊自己。比爾鄙視自己。
  
  
  
  ──他好像又看到那個男人對著自己疵牙裂嘴地笑著。
  
  ──夜夜被侵犯,被迫向獸一般四腳著地,全身赤裸。
  
  ──牢房由虧轉圓,又由圓轉虧的月亮。
  
  ──袖手旁觀,甚至為虎做倀、自己偷揩油的食死人們。
  
  ──無力。
  
  ──恨。
  
  ──月亮。
  
  ──低賤。
  
  ──想死。
  
  
  比爾嘗試要停止思考下去,但他辦不到,負面情緒將他拉回了那黑暗的記憶。
  
  
  ──為什麼他還活著?
  
  ──為什麼他還有臉活著?
  
  
  他恨月亮。
  
  他恨灰背。
  
  
  
  ──他最恨自己。
  
  
  
  【END】



<% END IF %>

作家的話:
中秋節賀,很久後才放來這很抱歉orz

然後這篇中秋的背景是比爾選擇回歸正常生活,有了其他重要的人,所以不能選擇離開。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