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學的四年裡,我一再地感慨第一印象所能造成的錯誤。

  有些人因為第一印象不好,所以錯失了一段美好的婚姻;有些人因為第一印象太好,所以賠到傾家蕩產還負債。


  我一開始以為學姐是個溫柔甜美持家型的好女人,但相處了一學期後,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她有時候會看著我和有寧竊笑,或是在有寧跟大叔一起站櫃檯時笑容越來越大……

  簡單來說,我現在很怕那個笑起來很可愛的學姐露出微笑,那太可怕了。


  另一個讓我明白第一印象不準的就是有寧。一開始見到他時只覺得這人長得不錯,講話時聲音也不錯聽,據說很會唱歌跟彈吉他,人長得高高的適合打籃球,是個還算幽默的好玩傢伙(他蠻會演戲);但跟他一起租房子住後才知道他很宅。

  當初他找大叔要工讀的機會就是想要可以便宜點看漫畫、小說,涉獵範圍從火影忍者(這我知道)到王樣老師(聽都沒聽過,據說是充滿打鬥的少女漫畫),從涼宮春日的憂鬱(聽說過)到說謊的男孩與壞掉的女孩(這什麼鬼標題?)。根據他本人的說法那不叫宅,他只是愛看書了點。


  「首先,我一天到晚待在家裡不出門嗎?」

  「沒。」有寧天天都有課,就算沒課他也有打工。

  「再來,我有外表邋遢、不修邊幅、體型碩大嗎?」

  「沒。」你那叫體型碩大,那我就營養不良了。

  「最後,你有看過我對著海報、模型傻笑嗎?」

  「沒。」抱歉,那場景想像不能。

  「那不就得了?我只是愛看書,然後範圍廣了點罷了。」有寧攤手,表示話題就此結束。而我一句也反駁不了。

  總之,大學四年結束後,我還是對於有寧當年為什麼不去參加辯論社這點耿耿於懷,看他那有條不紊地反駁你論點的方式!再加上個「對方辯友」不是超搭的嗎?!



  大叔是少數從開始到最後都有同樣個性的男人,不管怎麼看,戴眼鏡的他真的很適合當上班族,一臉溫文儒雅,講話也很斯文……我唯一看不慣的就是他穿短褲,大概真的是我古板,覺得男人不該穿短褲露腿毛。

  大叔習慣穿淡色系的上衣搭比較偏深的短褲,沒有什麼客人的時候就翹著腳坐在櫃台後面看書,有時候還會笑出來 ── 我上次經過看到他正在看什麼《召喚獸》的,看書名也不覺得是什麼搞笑的書籍啊……,比較誇張的是上次大叔不知道在看什麼,看著看著還哭了出來,學姐那時候也在,連忙把手上的書放在沙發上跑去安慰人(店裡有放沙發),結果兩人叨叨絮絮講了一下,學姊竟然也開始擦拭眼睛,大叔眼淚則是流得更兇了!

  這是演哪齣?

  我也把手上的書給放了下來,正要起身時,從樓上整理完東西下來的有寧已經走到大叔那邊,把大叔手上的書抽出來,問:


  「大叔,你是因為這本書而哭的嗎?如果是的話,那我回收囉?」

  「「不行!!」」學姊和大叔同時喊了出來,前者更是一把把書給搶了過來,緊張地抱在懷裡。

  「這本可是經典,大寧你腦袋燒壞了才會丟!」學姊咆哮。

  「這是我的書,不准丟!」大叔大喊。


  然後全店的視線都集中過來。


  「可是這本書讓大叔哭啦!留著一本會讓人傷心的書不是自找麻煩嗎?」有寧一臉坦然,完全不覺得自己做錯什麼。

  「大寧你這個白癡!那明明就是因為劇情感人好不好!難道你看《海賊》流眼淚你也會把漫畫丟掉嗎?大叔也是因為劇情感人他才會哭得好不好!!」

  有寧正想要開口時,大叔說話了。

  「那個,有寧、理臻,你們可不可以不要再強調我……呃,哭了的事啊?」大叔有些靦腆地說(雖然說一個奔三十的人「靦腆」很怪,但我實在想不到更恰當的形容詞),「大家都在看……」

  恭喜你們終於注意到觀眾的視線。我果斷地拿起剛放下來的書看,裝作自己完全不認識那一群人 ── 開玩笑我才不要讓自己被其他同學、學長以這種方式記住,我還有四年要過耶!


  「小寧你為什麼拿書遮自己的臉?很過份耶!」

  學姐你不要拉我下水啊!

  

  總之,比起學姐和有寧,大叔果然是個真性情的傢伙,雖然我還是不習慣他的短褲,以及真的會因為看書看到掉淚,但至少他沒有帶給我有寧和學姊那種第一印象不準的衝擊。

  順帶一提,我決定不過問學姐口中的「天然瘦」究竟是什麼,畢竟大叔體型偏瘦,但我相信面帶笑容的學姐不是那個意思……





tbc.

-----------

學姊:要死 ── 不,要出名就一起出名,怎麼可以把小寧你給拋棄呢?(黑化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