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據說這篇是冰漾《Forget Me》後續之學長想起來版本……算是第一篇冰漾成了悲文而使自己良心不安的原因吧。
  *老實說我發現走漾漾第一人稱就很容易寫一堆廢話是為什麼啊!?算了這篇本來就是輕鬆搞笑用嘛……恩,還有灑糖用。
  
  
  
  
  
  
  
  
  
  00.
  
  
  當他意識到自己究竟忘了什麼、又是誰害自己忘掉時,他氣炸了。
  
  
  
  「褚----!!!!」
  
  
  
  反手拋下傳送陣,冰與炎的殿下下一秒消失在在銀光中,留下了在一旁看好戲的搭檔。
  目睹了冰炎久違地失去冷靜的表情,他發出唉呀唉呀的聲音,臉上掛著令人難以忽視的燦爛笑容。
  
  
  
  「希望褚能夠承受得了冰炎的怒火啊……」
  
  
  
  
  
  
  
  
  01.
  
  
  我是褚冥漾,一個平凡……好吧、很衰的高中一年級生。雖然說是高一,但其實我比其他人都來得年長一歲。
  根據自家老姊褚冥玥的說法是我去年考完基測後就因意外陷入昏迷近乎一整年,所以只好再重考一次。也許是有了老姐陪考坐鎮,這次我很幸運地上了一所不錯的公立高中。
  
  雖然這一次考得成績比上次的好太多,但我依舊是那個衰人褚冥漾,自從第一天開學典禮活動中心的吊燈意外地砸到我頭上、注意,只有我一個人頭上後,眾人就對我避之不及,活像是見到瘟疫似的。
  
  
  結果上了高中我還是只有衛禹一個好朋友。
  
  
  老實說,我總覺得身邊好像少了些什麼、但我也說不出是少了什麼。從我褚冥漾衰了十七年這點看來,除了神經大條的衛禹外應該沒有人會願意跟我做朋友才是。
  但我就是覺得我身邊應該要有一群很有個性的朋友才對。
  
  這種感覺,好奇怪,也好討厭。
  ……到底是少了什麼?
  
  
  
  
  
  
  
  
  02.
  
  
  每到了放學時間,校門口就會毫無意外地擠滿了要趕回家趕補習的學生們,不過今天不太一樣。
  
  一個長得十分俊美的男人就站在大門柱子旁翻著書看,黑色長髮被高高綁起成馬尾,深色的服裝將那人的好身材給凸顯出來,中性的面孔滿是認真的神情,讓人看了便移不開視線。
  他偶爾抬起頭來在出校門的學生群中掃看過去,似乎是在找誰。
  
  能被這樣帥氣的男人等、那個人一定很幸運。
  
  
  
  但我總覺得有點不對勁。
  
  一是那個人意外的眼熟,偏偏我又想不起來是誰。照理來說這種帥氣的外貌我絕不可能會過目即忘。
  另一則是我總覺得那個人不該是黑髮黑眼,應該是更強大更鮮豔更醒目的顏色。比如說……
  
  
  
  銀色和紅色。
  
  
  
  先是楞了一下,然後我搖了搖頭甩掉剛剛的怪異想法。
  又不是漫畫,怎麼可能會有人有那種怪異的髮色嘛!
  
  
  
  
  但在我低著頭卻又用眼角偷瞄著那個人地走出大門時,我的頭被人很用力地由上而下打了下來,差點害我直接跟地面來個親密接觸。
  
  「痛……」
  
  我摀著頭看向剛剛拿書角用力敲我頭的兇手,後者則是露出了笑容……很好看但讓我整個惡寒。
  老大我是哪裡惹到你了嗎?!難道我的衰運已經向外發展發展到連不認識的人都會受到我的影響所以現在才有人來算帳嗎?!
  
  彷彿還不夠一樣,那個人一把抓起我的衣領將我揪到他面前,惡狠狠地瞪著我說道:「褚,你欠我一、個、解、釋!」說到後來那傢伙甚至還邊講邊用力搖我!!
  
  
  慢著老大你是誰我根本不認識你啊!!!!
  唔,頭好暈。
  
  
  「敢吐出來你就死定了!!!」八成是看到我的臉色很糟,那傢伙黑著一張臉恐嚇我。不過既然你知道我可能會吐在你身上就麻煩你不要再搖了啊!!!
  
  「先、先生我不認識你啊!!」所以請大爺你行行好不要搖我了!!
  
  
  這麼一喊,對方停下來了,甚至鬆開手讓我摔到地上……好痛。
  我摸了摸自己被摔疼的屁股但也不敢抱怨,因為他老大的眼神真的好可怕,像是要把我剁成千萬塊一樣。
  
  「你說什麼?」
  「我、我說我不認識你啊。」我們根本就是第一次見面吧?


  雖然說是這麼說,但我心底卻湧上一股熟悉感,彷彿我認識這個人、很熟很熟的那種。
  為什麼我對這個人會有種很熟稔的錯覺呢?好奇怪。
  
  
  那個人就這樣什麼都不說地看著跌坐在地的我,黑色的瞳仁閃過很多情緒但我沒能看懂。
  也許是因為整個安靜下來了,我這才注意到原本的人潮都停下來看向我這裡。
  
  很好,明天大家一定會大肆談論。
  我不要這種出名方式啊!!!
  
  
  「你過來。」
  「咦?」
  「我說你跟我走!」
  「耶?!痛!!」說話就說話幹什麼打人啊!
  
  然後他老大也不管我意願為何,直接抓了我的衣領拖我走。
  是說我的衣領上是寫了請拉我嗎?老大你也拖得太順手了吧!?好歹注意一下別人異樣的眼光跟我的人權吧、喂!
  
  
  「你是沒有腳走路嗎?!還要我拉!」那個人突然轉頭回來,又是一巴。
  「痛!」老大是你拉著我走又不是我自願的,我也想用腳啊!!
  
  於是在眾目睽睽的情況下,我和一個不認識的男人走了。
  在我轉過圍牆後沒多久後聽見了像是爆炸一樣的興奮討論聲……是說我明天可以不來上學嗎?
  
  
  
  
  
  
  03.
  
  
  「喂,你看那邊那個人,好帥啊!」
  「真的耶!」
  「快點拿手機拍下來!」
  「啊~旁邊那個路人甲也真是的,讓開點讓開點!」
  「真是的,怎麼會有人這麼不識相啊!」
  
  
  
  聽著一路下來旁人的討論及批評聲,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偷看了一下身旁引來注目的問題人物,在他老大狠瞪了一下後我又很沒種地把視線撇開。
  
  是說為什麼我這麼沒膽啊!!!
  
  
  「呃……那個,請問一下……」收到對方的殺人電波,我又縮了一下……為什麼我要怕他啊!!!「我之前是在哪裡做了什麼不小心害到你了嗎?」
  
  依照我的衰人屬性,這情況非常有可能發生。
  想不到上了高中我的衰屬性也跟著升等了,連不認識的人都害到了……老實說我比較希望我遊戲角色可以升等而不是衰屬性啊混帳!他卡在那裡不上不下地真的很可憐耶!
  
  「哼。」
  
  慢著,老大你這哼是什麼意思啊!還有我家快到了,你這是要到我家的意思嗎?!
  看他老大沒有打算解釋的樣子,我只好認了。
  誰叫我褚冥漾就是衰,不知道是不是之前惹到了這個人,竟然特地在放學時間跑到校門口來堵我。

  對了,是說我還不知道要如何稱呼他。
  
  
  「那個……請問我該如何叫你?」
  他老大先是一臉不爽地瞪了我一眼後才開口:「颯彌亞。」
  「喔……」颯?好特別的姓氏,是說這個名字很像外國人、也許是翻譯過來的吧?「請問颯彌亞先--」
  「不准加敬語。」
  「……是。」被他老大一瞪後我只好答應,「呃……請問颯彌亞……我們是要去哪裡?」
  
  好怪、真的好怪!!
  為什麼要不加敬語啊?!
  
  我偷看了一下對方的表情,結果沒想到他老大竟然整個人的臉都比剛剛溫和多了!是說不加敬語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你家。」
  「啊?!喔、痛!」老大你又是為了什麼打我啊!
  「不要露出這麼蠢的表情。」他一臉不屑地說,「結果就算一年不見了還是一樣蠢嘛。」
  「啊?一年不見?」我傻了。
  
  一年前,不就是我在病房昏死的時候嗎?
  所以說……  

  「--颯彌亞你是從我夢裡面跑出來的人物?」媽媽太神了耶你兒子我竟然遇到漫畫小說才會有的詭異情節了。
  
  
  啪!啪!啪!
  
  
  連三個巴頭害我痛到直接當街蹲坐在地。
  
  
  「好痛!!!」
  「哼,看這樣敲一敲你腦袋會不會清醒一點!」
  
  他老大咬著牙如此說道。
  
  
  
  該死的,這個人長這麼帥卻超愛巴人頭是怎麼回事啊!!
  這是老天爺要告訴我這個世界沒有所謂的完美事物嗎?!
  
  
  
  
  
                                    tbc.
  
  
  
  
  後記://
  
  那個TBC是怎麼回事看得我好驚悚啊!!媽媽我不要啦哭哭。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