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應殘冬小姐的要求又再一次夏千啦☆這次換哥哥起床氣來壓人啦(咦)
  *突然猶豫起下一次要描寫什麼了……有點想寫『攻擊』(無CP純描寫練習),又有點想寫『陷落』……算了現在說好八成到時候又會變,還是先不要亂來好了。
  
  
  
  
  
  
  
  
  
  
  
  02.夏千
  
  
  
  
  「哥、起床了。」
  
  迷迷糊糊之中,你似乎聽見了有人再說話的聲音,接著一道刺眼白光穿透你眼瞼打量你的世界。有人轉動百葉窗窗葉強迫你清醒。
  
  但睡不滿一小時的你完全不想起來,和搭檔連續一週沒有好好睡眠、好不容易在結束任務後返回紫館補眠,說什麼你都不想起來。
  
  
  一個彈指,在你翻身背對窗戶的同時使百葉窗窗葉一轉,隔絕日光。
  
  
  「哥!!」
  
  你好像聽見有人不滿地叫著,但你不想管,只想再次墮入夢的深淵。
  
  「哥起床啦!再睡下去好不容易熬好的補品就不能吃了啦!」
  
  看見你又睡回去的舉動,對方先是呆楞了一下才有些緊張地搖著你要你醒來。這個動作讓你感到十分不悅,因為這嚴重妨礙你的睡眠。
  
  
  
  
  幾秒鐘後,你忍無可忍地掀開被褥猛地做起身來,瞇著眼仔細盯著因你突然舉動而嚇到的罪魁禍首。
  
  夜黑色的短髮、大紅色的醒目袍服、背眼鏡遮蓋下的雙眼是你最熟悉不過的暗紫色。
  
  
  雪野千冬歲,你同父異母的弟弟。
  
  
  
  「……歲嗎?」啞著嗓子,你出聲開口確認。
  「太好了,哥你終於--哥!?」
  
  話未說完,你已經撲上了跪坐在自己身邊的他,一手壓在他頸邊一手抵在他後腦杓上以避免直接撞上榻榻米。
  
  「哥你--」
  「你受傷了。」
  
  你注意到他白晰頸子上的一道泛紅的小傷口,看來是對方剛剛出任務時不小心受到的傷。你惡劣地用指尖壓了上去,果然聽見身下的他發出哀嚎。
  
  「受了傷不處理,怎麼行呢?」
  
  你伸出了舌頭舔了上去,身下的他立刻僵硬不動。
  見對方沒有反應,你變本加厲地將唇貼上去吸吮,溫熱的接觸惹得他發出呻吟。
  
  
  「哥,你、你不是還要睡嗎?」
  
  你停下了動作,頭抬起了些看向紅著臉的他露出微笑。
  
  
  
  「我現在不想睡了。我想和千冬歲做一點事情。」
  
  
  看見他的小臉因你剛剛的一番話而更加火紅,你再次繼續自己的動作。
  
  
  
  
  
  既然他可愛的歲不想讓自己睡,那他只好把握時間做事囉!
  
  
  
  
  
  
  
  
  03.安(因)漾
  
  
  
  
  「漾漾,起來了。」
  
  
  你看見他迷濛地眨著眼好不容易才從床上爬起來的動作笑了。
  
  
  「安因……早。」
  
  
  不知道你在想什麼的他,露出大大的笑容和你道早,可愛的動作讓你忍不住想在他臉上咬一口。
  事實上,你也照做了,惹得他燒紅了臉。
  
  
  好可愛。
  
  
  輕輕鬆鬆將他自床上抱起,你面帶笑容地看著滿臉通紅的他眼神四竄不敢看自己的模樣。
  
  
  好可愛好可愛。
  
  
  撥開髮,你吻了一下他的額頭。這是每天必備的morning kiss。
  
  
  
  「漾漾早安。」
  
  
  
  
  
  
  04.蘭雅
  
  
  
  「雅多,該起來了。」
  
  
  聽到床邊的低啞嗓音,你反而更努力的把自己埋進枕頭中。
  
  聽不見聽不見聽不見!!!他沒有聽見那個混帳夜行人的聲音他沒有看見那個混帳夜行人一臉玩味地打量自己!!!
  
  
  「還不想起來是嗎?是昨晚太激烈了嗎?原來水妖精的體力這麼差--」
  「誰給你體力差啊!」
  
  
  忍無可忍地你坐起身把枕頭給丟了過去,但在看到他一手輕鬆接住羽毛枕及感覺到自己猛力動作而拉扯到後面……時發出的劇痛而後悔起來。
  該死的,他都忘了這樣會拉扯到傷口。
  
  
  你皺著眉牙狠狠地瞪著放下枕頭露出變態微笑的他,心情差到谷底。
  
  姑且不論自己被人打昏擄來一事,連續幾晚的操勞讓你有些無法應付,更別提對方的壞習慣、總愛在進入的同時偷喝你幾口血。
  
  
  去你媽的他體力差絕對和貧血有關!!!
  你忍不住在心裡罵出髒話好好問候對方家中老母。當然這些他都不會知道。
  
  
  「雅多,有人告訴過你你剛起床用著迷濛眼神瞪人的表情其實很像在誘惑人嗎?」
  
  
  最好有人能夠雙眼迷濛瞪人啦!!!你在心中大利吐槽對方的語病。
  不過接下來對方抓著你的雙手手腕的動作讓你大感不妙。
  
  
  「你要做什麼?」
  「做愛做的事啊。」
  「慢著、你昨晚不是已經--」
  
  他的唇突然貼上你的,輕輕柔柔地像是在膜拜什麼一般,一反平日的激烈奪取。
  
  
  「不夠的。」你感覺到他嘴唇的蠕動,「對我來說,永遠不夠。」
  
  
  不知不覺間,你停下了掙扎,看著對方靛藍色的雙眸,裡面燃燒的情慾讓你明白了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是避免不了的。
  
  算了,反正就算阻止了對方也不可能會聽進去,所以你也由著他去了。
  
  
  「因為是你,永遠不夠。」
  
  語畢,他將舌頭伸進你默許而張開的唇中,恣意奪取。
  
  
  
  
  
  
  
  
  
  
  
  後記://
  
  
  終於寫出蘭雅(灑花)目前這這配對的愛完完全全超過了主僕戀啊!!
  厚臉皮伯爵&彆扭悶燒(?)水妖精……GJ啊!!
  
  
  然後很杯具地發現每次的描寫練習不安分的動手動腳場景好多(掩面)
  從『索吻』到『賴床』,九篇中有四篇都是跟滾床單有關……不管事前事後都有(掩面)
  這樣下去哪天真的會冒出18禁鏡頭?拜託不要跟我說有人期待我心臟會受不了的(哭)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