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參加polychrome的祭典文!!這是最後一份必須完成的祭典文了!!
*很順便的拿來當作髑髏的生日賀文了(喂)



00

午夜九時,闔上眼,便會進入一個空間。
那個空間的顏色是多變化的、不固定的。


能使之改變其色彩的是那個當初找上他的女人--庫洛姆˙髑髏。
而他,只是個報告者、只是個同樣擁有進入奇特空間鑰匙的男人。



他只是個報告者、只是個有同樣能力的男人。



--只是個沒有選擇空間的男人、只能被人利用的男人。



他本來的名字是古伊德˙格雷科,現在名字則是:




          雷歐那魯德˙利比







01

九點,是見面的時刻。
只要閉上眼、放鬆心情便可墮入那片黑暗中,進入那個空間。


顏色隨著庫洛姆˙髑髏的心情而改變著。
什麼顏色都有,這代表著那女人的情緒起伏是很大的?



雷歐不曉得,也不想管。
兩人的交集不需多,只要各自做好自己的本分不就行了不是嗎?





--互相牽動、互相利用,不就是長久以來的相處模式嗎?





02.

雷歐從不稱她的名字,因為他知道她會找上自己是為了那個「骸大人」的命令。

雷歐總是叫著她的姓氏,雖然那張東方人的面孔及詭異的名字讓他極度懷疑她的真實身份是個東洋人而非西方人。


雷歐習慣用自己所擅長的虛假微笑來應付她,原因不為它--他信不過著女人。



雷歐很清楚,彼此都在利用對方。
她利用自己完成「骸大人」的心願,自己則是依靠她來逃出監獄。





--這個世上沒有絕對的朋友,只有絕對的利益。
--古伊德或雷歐那魯德和庫洛姆˙髑髏的關係便是如此。





兩人之間只有一種契約:



不論如何都不能背叛彼此。




除此之外,他們形同陌路。






--本來該是一直形同陌路的。






03.

說句實話,他從未有機會見過那個「骸大人」。
雖然髑髏開口閉口就提起他,但沒見過就是不認識、只知道對方能夠在自己身上實體化。


--所以他是同時被兩個人利用了嗎?


他曾問過髑髏自己是否也可以利用那個「骸大人」的軀幹行動,後者只是嫣然一笑地否定這個想法。




『只有骸大人有這個能力喔!況且……骸大人現在的處境絕對不是你所希望碰上的。』



後面那句如謎般的話語總是讓雷歐理不清。
誰能告訴他有什麼比被人利用還來得更糟的處境是什麼?






04


他討厭那個「骸大人」。
除了沒見過面外,髑髏的情緒似乎常繞著他打轉。


凡是鵝黃色及粉紅色出現的時候通常就表示髑髏跟「骸大人」有過了溝通。




--自己像是個外人,不是嗎?
--明明參與了計畫,卻什麼都被隔離在外。




只能單方面的等髑髏前來、只能乖乖當「骸大人」行動的棋子。
他討厭這種不受自己掌握的控制權。






05.

那個空間的顏色是隨那女人的心情而改變的。
豔紅色是憤怒。

橙黃色是放心。


鵝黃色是喜悅。



翠綠色是平常心。




天青色是憂鬱。





藍靛色是疑問。




而他最不喜歡的粉紅色--是「愛戀」的顏色。

看到那女人笑得那副幸福的模樣他就是不喜歡。
是因為她擁有被人寵愛的幸福?亦或是他本身對於愛情就很感冒?



還是因為讓她笑如芙蓉的人是「骸大人」?







06.

曾經雷歐有想過,髑髏有沒有可能為「雷歐那魯德」或「古伊德」而產生了其他的顏色?



但他相信是沒有的。
至少自己從未見過不是嗎?




說真的他覺得自己會有那個想法很可笑。
對於利用的人,那女人怎麼可能會特別在心上開了個口替他保留位置?





07.


環顧四周,黑色依舊是黑色、沒有改變。
望向前方,他看見一個少女蹲在那哭泣。

--那是十四歲的庫洛姆˙髑髏。





如果,漆黑也算是種顏色,那代表了什麼呢?
是神秘、還是不安?亦或是不信任呢?

如果,髑髏當著他的面哭了起來,他會想要去安慰她嗎?
對於一個利用自己的人,他會拿得出溫柔嗎?


--如果,出現在他面前的庫洛姆˙髑髏不是二十四歲的熟女、而是個徬徨無知的十四歲少女,他會露出同情心嗎?





放棄腦海中的一切疑問,雷歐大步走向前到少女的身旁蹲了下來。




「你是誰?」少女啞著聲問道。


在雷歐開口前,少女又問了。




「骸大人在哪裡?」



雷歐頓時覺得眼前的髑髏不再那麼可憐,一股怒氣湧上了心頭。


--為什麼又是那個只聞名不見過面的「骸大人」?
--難道自己徹頭徹尾只是個外人?






08.

那兩個人的絆羈有多長久他不想理會。
那兩個人的愛情有多長久他不想知道。


--一直以來,他只希望髑髏也能多注視自己一下,不是嗎?






09.

曾經,他們也有這樣的對話過。

『雷歐。』
『什麼事?』
『你有談過戀愛嗎?』

手明顯顫抖了一下,他對著髑髏搖頭否認。



『是嗎……』

仰頭想了想,她不多說什麼。反倒是他自己多嘴開了口:『一直以來我都是在暗戀。』



『為什麼不去追?』
苦笑。『她已經擁有自己的幸福,我搶不走的。』




如果搶得走,我還會叫妳髑髏嗎?
如果搶得來,妳會選擇叫我的本名「古伊德」嗎?




10.

「妳……是庫洛姆˙髑髏對吧?」他看著眼前的十四歲少女,問著自己早就知道答案的問題。
「你是誰?」
「……古伊德˙格雷科。」雷歐緩緩開口,「我在白蘭那臥底,所以也叫做雷歐那魯德˙利比,請多多指教。」
「白蘭?」她雙眼茫然地看著自己,「那是誰?還有,我到底在哪裡?犬和千種人呢?」



雷歐嘆了口氣。她什麼都不知道。


「我慢慢解釋給妳聽……」





11.

也許信任就是這樣培養來的?
也許他也是有著改變未來的機會?


也許,當十年後的髑髏再次出現時,她對自己的態度不在只是個可利用的人?
也許,他也會擁有屬於自己的顏色?




--也許,他也有能力把握自己的幸福?




12.

午夜九時,闔上眼,便會進入一個空間。
那個空間是一片漆黑的、什麼也沒有的。


在那裡,有個徬徨的少女。
同時,也有個十七歲的少年在她身邊--




嘗試把握自己的幸福。





後記://

媽媽啊我終於完成祭典文了啦啊啊啊--(歡呼)
而且還沒有遲到哪!!不管是哪篇文我都要拖好久結果這次在期限前就finish掉了(10/12將它KO掉的)整個人就是一個爽字啊!!!

好啦我承認雷歐君被我寫崩了怎樣來咬我啊!(我瘋了)


這篇是策劃很久但沒寫的雷髑!!正好祭典文裡面有符合的標題就拿來玩了(喂)
是說再來要拿題目都可以去跟結成大要就對啦!!(她的標題好友文學的fu啊啊啊--)



(--我第一次寫後記寫得這麼令人無言哪……)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