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五篇為一集,龜速更新中……
*這回叫做自創角大集合(誤)

 

16.侑澪


一個人蜷曲地蹲在牆角,靜靜地帶在那不發一語。
臉上出現了難得的倦容,他累了、不想再聽到別人的談論了。




『喂,你們聽說了嗎?一班的山本澪有喜歡的人哪!』
『咦?是嗎?她已經名花有主了喔!』
『是啊!聽說是獄寺臯月,那個天才啊!』



「侑鷹哥哥?」

清脆的嗓音字頭上傳來,侑鷹有些失神地仰看一臉不解地澪。

「為什麼侑鷹哥哥會一個人呆在這呢?」

侑鷹沒有回答,只是輕聲地叫出口:「澪。」

「侑鷹哥哥怎麼了嗎?」眨了眨眼,澪應道。
「那個……妳和…臯月他……」
「我和臯月怎樣了嗎?」


『咦?是嗎?她已經名花有主了喔!』
『是啊!聽說是獄寺臯月,那個天才啊!』


「不,沒什麼。」

侑鷹起身,拍了拍屁股便往教室方向走去。



「侑鷹哥哥好奇怪哪……」歪著頭,澪不能理解侑鷹的想法。「糟糕!我忘了把飯團給他了啦!」澪急急忙忙地跑去追侑鷹。

                                                                                            (完)

                    
17.臯娜

 

明明只有見過幾次面,為什麼……已經無法自拔了呢?


「獄寺學長,我……我喜歡你,請妳跟我交往,好嗎?」
「很抱歉哪,美麗的小姐。」臯月優雅地牽起對方的手,在上面留下一吻。「我已經有個喜歡很久的女孩子了。」
「她、她是誰?」女孩不死心地追問,她想知道那個女孩是誰。
「她嗎?她……」有些失神地望像遠方,臯月的腦海浮現那個端著盤子請他吃餅乾的女孩。
「獄寺學長?」
「抱歉,我恍神了。」臯月有些抱歉的笑著。
「你們……在一起了嗎?」女孩喪氣地說,她很清楚剛剛臯月失神地原因。
「這個嗎……」臯月苦笑,「其實,我還在單戀中哪……」


為什麼、會對那個女孩那麼執著?
明明、明明只有見過幾次面哪?

娜緹,告訴我,你究竟是用了什麼魔法把我的心給鉤走了呢?

                                                                                                (完)    


18.雲髑(髑髏視角)


為什麼,那個男人可以如此無懼地笑著?
為什麼?


庫洛姆喘著氣、睜大著眼看著眼前釋放出大量雲之火焰的雲雀恭彌。


那個,就是骸大人提過的雲雀恭彌嗎?
那個總是散發殺氣的男人?


突然,那個男人盯著她看,讓她冒出冷汗。


那是看到獵物的眼神。



然後,轉為迷惘。
以及……驚豔。


當他轉過頭時,她鬆了口氣。
但為什麼……有種失望、希望他叫出自己名諱的想法呢?

                                                                                                (完)


19.雲髑(雲雀視角)


當雲雀恭彌瞟過那鳳梨髮型時立刻認定那是六道骸。
他感到興奮、準備好廝殺時,卻發現黑色眼罩。

那不是六道骸,是那個曾在街上見過的女孩。
那個很上相的女孩、讓他銘記在心的女孩。


她叫什麼名字?
雲雀這時才注意到自己不知道她的名字。


他轉過去,靜靜地想著等下打完就要去把她的名字問出來。
還有,他為什麼會有種想要保護她的想法?

                                                                                                (完)

20. 瑞D

「瑞,這是什麼?」盯著瑞手中的圓形物體,Daniela問道。
「那是晚生家鄉寄來的餅食,叫做月餅。」瑞恭敬地解釋道,他唯有對Daniela才會一改平時的沈默及毒舌,「首領想要嘗一嘗嗎?」
「月餅?那是做什麼的?」捏起一角,Daniela好奇地問道。

「那是在中秋節、也就是上個禮拜天拿來祭拜月神及祖先的。」
「月神?那是什麼?」
「是一名叫做嫦娥的美麗女神,獨自一人住在廣寒宮。」

聞言,Daniela的嘴角彎起一抹狡猾的微笑。

「你說的那個叫做嫦娥的女神……」她頓了頓,打量了身穿中國服的瑞,「和我比起來,那個比較美呢?」

瑞先是楞了一下,仔細打量的下Daniela的神色才回話:「兩者無法比擬。」
「喔?」這小子竟然會不稱讚自己?Daniela發現自己對瑞的認知有些差錯。
「因為,嫦娥女神是神、神的美和人類的美的定義有著極大的差距。」瑞抓起Daniela的手,把月餅放在她的手掌心上,「而首領是晚輩所見過最美的人類女性。」

Daniela笑開了顏,還不忘趁機扯下瑞的俊臉。

「你這小子平常悶悶不說話,講起甜話倒是挺動聽的嘛!」

摸摸被捏腫的臉頰,瑞只能無語地看著Daniela。

「怎麼?這月餅你不拿回我就吃囉!」
「這本就是給首領你吃的,更何況……」瑞的嘴角往上彎,「每人當前,我早已看飽了、不需吃了。」
「唉呀呀!你今天是吃錯了藥嗎?講這麼多甜話不怕把自己嘴巴黏住哪?」Daniela輕咬了一口,「好吃!」

「首領想要的話,晚生每年都會請家人多寄一盒過來的。」
「不能每個月嗎?」
「這個是指在中秋節時才有的餅食,平日是沒有的。」
「那樣的話,就每年拜託囉!」
「是的,悉聽尊便。」

兩人相視一笑。



一個要吃糖、另一個就灑糖。
這是兩人的固有的互動方式,不是嗎?

                                                                                            (完)

 


後記://

第十六篇是超~有愛的侑澪。小寒對不起我先發了。(都是小學啦!)
第十七篇也是超~有愛的臯娜。小翼小寒對不起,我先發了。
第十八、十九篇是雲髑,是看了最新話的感想及延伸。
第二十篇是瑞D(我有種想要打D瑞的衝動)。就是想寫寫看瑞和Daniela相處的模式,外加上中秋節的心還沒過(硍!同學一起吃烤肉,我不能去!!)順帶一提,瑞只對Daniela這麼好啊!(好吧,外加阿綱)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