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舊是中秋節賀文。
*烏織王道!!請讓我宣揚我對烏織的愛吧!!
*有些架空,事情是發生在小烏和織姬兩人於虛圈戰鬥結束後,兩人一起在人界的同居生活。

 

 


『咦?烏魯基歐拉先生沒有吃過柚子嗎?』
『柚子真的、真的很好吃喔!』
『這樣好了,我回來的時候順便帶一些回來好了。』

 

所以,這就是他站在這裡的原因嗎?

 


烏魯基歐拉無語地站在一家果菜行前面。


--------------------------------

Bleach-烏織-柚子

--------------------------------


跟著那個女人來到人界還不到一年,但烏魯基歐拉已經有工作、可以讓織姬再次住回原本的家裡。
平時他上班她上課,回家後兩人一起吃著織姬做的晚餐。

 

--這種生活其實沒什麼大不了。
--不過如果那女人可以不要提出一些奇怪的要求就好。

 


回到眼前的柚子。

 

那女人也不知道為什麼,一聽見自己沒吃過柚子就在那大聲嚷嚷的,害得自己上班差點遲到。


她難道以為虛夜宮什麼東西都應有盡有嗎?
看來她以前吃得太好了。

 

算了,他選擇自己先去看看柚子的長相,再決定要不要碰。
誰叫井上織姬是如此的天兵,連她的喜好也是如此的奇異呢?

 


走進店內,他走向接近收銀台的一個攤架。
烏魯基歐拉默默地拿起一個橘色的圓球審視。

 

 

「原來,這就是橘子啊?」


一旁的收銀小妹對他投射異樣的眼光。

--------------------------------

「織姬!」龍貴匆匆地走到井上織姬的身旁,「怎樣,我家今夜要烤肉,要不要來?」
「烤肉!!」眼睛散發出喜悅的神彩,但卻因為想起某人而收斂些,「不行哪龍貴,烏魯基歐拉先生會餓肚子的。」

「那就把那個烏什麼先生帶來不就好了?」龍貴對於烏魯基歐拉這種有些饒舌的名字倍感不慣。

「可以嗎?」織姬的眼睛再次放光,「那、我就不客氣啦!」
「好你個見色望友!」龍貴開玩笑地鉤拉著織姬的脖子,「哪,晚上見啊!」
「嗯!晚上見。」織姬笑笑地回應。

 

 

哪,不知道烏魯基歐拉先生的表情會是怎麼樣呢?
雖然他都沒什麼表情,不過聽到這件事一定會很高興吧!

 

 

--站在水果行端詳著鳳梨的男人不小心打了個噴嚏,再次引來收銀小妹的白眼。

--------------------------------

「咦咦咦咦咦!!!」井上織姬站在水果行前邊大叫邊指著站在她面前穿西裝的男人,「烏魯基歐拉先生!?」
「什麼事,女人?」繼續研究著手上的西瓜,烏魯基歐拉連看都沒看織姬一眼。
「為什麼烏魯基歐拉先生會在這?」
研究水果。
「早說嘛!嚇死我了。」


不對,一個正常人會花上三個小時在這邊研究水果就很有問題了吧!收銀小妹狠狠地在心中大聲吐槽。

 

「哪哪,烏魯基歐拉先生,柚子就是這個喔!」
「喔。」
「那--我們買兩個,一人一個好不好?」
「你決定。」
「那就兩個囉!」
「錢,拿去。」
「謝謝。來--」

收銀小妹傻楞楞地接下錢並將柚子裝袋給織姬,對於兩人間的對話還沒有反應過來。.

「那,烏魯基歐拉先生,我們走吧!」
「嗯。」
「對了,龍貴邀請我們去烤肉,今天晚上。」
「喔。」
「烏魯基歐拉先生會來吧?」
「……不要。」
「咦?可是連黑崎都要去耶?」
「我去。」
「烏魯基歐拉先生不可以和黑崎打架喔!大家要烤肉是要開開心心的才行哪!」
「……喔。」


聽著漸行漸遠的對話,收銀小妹到現在還是不能理解為何那兩個人感情會這麼好。
一個面癱一個天兵,這個組合也太過詭異了吧?

--------------------------------

熟練地將柚子皮割開,將裡面的白肉全數取出。
接著將柚子皮劃開成五瓣花狀,一個柚子帽便完成了。

 

「來,烏魯基歐拉先生!」織姬笑得很開心地將手中的柚子帽遞了過去。


烏魯基歐拉接了過去,打量著手中的不明物體。

 

「這是幹什麼用的?」
「哪!這是帽子、帽子!像這樣戴--在頭頂上就好囉!」織姬比了個動作給烏魯基歐拉看。「我來幫你弄!」

「這有什麼意義嗎?」
沒有啊!就是好玩嘛!」織姬將烏魯基歐拉頭上的柚子帽調了下位子,「好啦!很可愛喔!」


「喔。」烏魯基歐拉放任性地讓那頂帽子留在他頭上。


「烏魯基歐拉先生覺得今天好玩嗎?」
「還好。不過倒是認識了不少人間界的水果,尤其是那個叫做榴槤的、可以拿來當作武器用。」
「是嗎?我到覺得蕃茄的危險性比較高哪!要是吃太快、太多的話就糟糕了!」
「喔。」


「哪,希望烏魯基歐拉先生以後也能向這樣天天快樂。」
「喔。」

 

 

 

「是說你們打算放任他們閃光閃到什麼時候啊?」龍貴不滿地坐在烤肉架旁翻肉。「竟然不讓我去阻止。」

「我們正在觀察虛和人類之間的戀情,請你多多包涵了。」雨龍眼鏡後方發出不明的閃光。
「尤其是一個面癱和一個天兵兩人究竟有什麼可能性。」一護正拿出筆記本做著筆記。
「要研究。」茶渡默默地說出一句話。

 


你們這群傢伙是因為太過驚訝而燒壞腦袋了是吧!!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