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問我這哪生出來的】

 

如題,真的不要問我是哪來的,我也不知道啊(yay)

這是周禹泰和他的好夥伴伊(E)的故事……的結局某一小段(被巴

 

 

 

雖然說伊跑走了,不過基於每次案子結束後都會去LAMB喝酒,所以我決定去那邊賭賭看;另一個讓我感這般信誓旦旦的原因則是:今天輪到我請客,小氣鬼伊先生是絕對不會放過把我喝垮的機會的──至少我不會放過啦。

 

一進LAMB就看見一個穿著黑立領大衣、有著飴色(淺棕色)頭髮的男人趴在吧台上,手中的酒杯要拿不拿的。我大步走上前搶走。

 

「我的酒!」他哀嚎。

 

「喝得夠多了,醉鬼伊先生(Mr.E the drunk)。」我一口飲盡搶過來的酒杯。好樣的!你這死小子給我點高檔貨喝!「先生,不准再給這個人酒喝了!」我對著酒保抱怨。

 

「我還沒喝夠!」

 

「醉鬼都會講這句話。」

 

「阿泰你管太多了!」

 

「我出錢我當然要管。」

 

「啊對喔,我都忘了今天你出錢……那你更不該限制我喝,不然不公平!」

 

所謂的自掘墳墓,莫過於此。「你把錢包給我我就讓你喝個夠。」

 

「阿泰你壞壞。」

 

伊扁嘴對著我裝可愛,雖然配上那張清秀的臉整體看上去很誘人,但上過一次當的我當然不會再重蹈覆轍。而且壞壞是哪招?

 

「你三歲嗎?」

 

「你眼睛瞎了記憶出問題了腦袋判斷能力不行了才會說我三歲。」

 

「你真的醉了嗎?」醉鬼講話才不會這般溜吧!

 

「我說了我沒醉!都是阿泰你壞壞想不買單才說我醉了,我還要喝!」

 

這傢伙鐵定醉了。是說,為什麼有人醉了之後會裝可愛啊?不是都該表現出各種醜態讓人趁機拍照抓把柄的嗎?

 

「反正你也不差這幾杯,給我乖乖趴在桌上等著酒精發作。」

 

伊又鬧了一陣子才安靜下來、靜靜地看著我喝酒,因剛剛的激動所以紅潤起來的臉搭上有些迷濛的眼神,所謂的柔弱美人醉酒莫過於此。

 

可惜這個美人是男的。更可惜的是這個美人一點也不柔弱,已經有不只一個人因此著了他的道喪命了。

 

 

  「……阿泰,」趴了很久後又一次開口的伊露出想哭的表情,緩緩地問我:「『家人』到底是什麼?為什麼可以讓他們又愛又恨?買兇的是她,代他死亡的也是她,為什麼?」

 

──啊啊,初嘗戀愛滋味的小鬼心碎了,現在在討安慰。

 

「家人啊……就是一群相愛相殺的人吧!」我想了想,做出了這個結論。

 

 

 

相愛,所以會出現像禹琛跟小玥這對兄妹合作無間、相互搭檔的情況。

 

相殺,所以會出現老頭子想要取代阿清的身體,奪走他的能力的情況。

 

家人這種東西,很好,也很不好。

 

 

 

不一定真的要有血緣關係,也可以是家人。

 

 

 

 

--------我承認我只想到這裡(ninja)------------

 

其實還有一小段,不過等故事比較完整了點我再來打?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