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洩情緒用之切割破壞文】

● 都講明了,不要跟我哀怨說為什麼會是這樣的東西。

 

 


「茲──」


拉動手中的電鋸,吵雜的馬達聲震聾浴耳,似乎要毀掉他的耳朵了,但那又怎麼樣?耳朵毀了就毀了吧!反正自己的心已碎成片,被背叛的感覺太過糟糕,讓他什麼也感覺不到,只想破壞一切。

現在躺在自己下方扭動掙扎、四肢被綁緊口中被塞了布的人,等下就會變成一塊塊的、真好。他提醒自己要切小塊點,這樣塑膠袋才裝得下。

在腦中大致上策畫好該如何切割後,他開始動手了。

 

先是左腳。為了讓那人知道自己的痛他刻意選擇了不會一下就致命的部位。

看著對方因為劇痛而爭大眼睛的模樣讓他有說不出的快感,讓他有種自己終於被對方看見的想法,頗開心的。

肌肉也好血管也好,都是十分容易就被切斷的,當鋸齒來到大腿骨時頓了一下,他一個使力才成功地往下割去。

不多時,他已經成功弄下一條腿了。

他關掉手中的電鋸將之棄在一旁拿起了那條腿,在一片血汙中發現自己剛剛切割的地方剛好是在骨頭間,而非預定的關節處,難怪要這般費力。

他抱著那腿在自己懷中,覺得終於有一樣東西是屬於自己、不會消失了。牛仔布的觸感其實不是很舒服,有些僵硬,不過想到那是自己最深愛的人所穿的褲子就覺得那點不舒服根本不算什麼。

那人眼淚鼻涕流了滿面,照理來說是髒死了才是,但偏偏在他眼裡就覺得這人還是這麼可愛,哭起來的樣子很得人疼、很喜歡。更不用說這樣子比之前對方對著自己假笑來的好了。


不管怎麼看,這人就是漂亮。
好喜歡。


「我們繼續吧。」

重新操動電鋸,這次的目標是另一隻腿。

「好高興,我們將要永遠在一塊了。」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