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八卦魔界2─腦補的團長和擼主JQ
發文時間: 8/18 2012
  
  
  
  警告一:腦補成分嚴重。
  警告二:因為我不是BOSS我寫不出BOSS那般好文所以詭異請見諒。
  警告三:本文理論上今天可以解決但不排除天災人禍的可能性←
  警告四:這是大綱式文章...就不想寫正劇啊我(扭動
  
  
  原文link:http://209.133.27.104/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226987&page=102829000&folderid=100503912&bookid=100056234
  
  
  
  ==================================================
  
  
  
  【這是個倒楣的天界玩家和他家團長不得不說的菊花攻防戰故事】
  
  
  
  從前有個八卦魔界的天界玩家,我們估且稱之為苦逼君。
  
  苦逼君在登入八卦魔界時便充分發揮其苦逼之能耐,引導人竟然是不茍言笑的加百列大天使,讓本來想開口說去魔界的他硬是強迫自己說出了選擇天界。
  
  
  來到天界後苦逼君調出了自己的新手任務,跟著上面的步驟打小雞,打完小雞打小鴨,磨磨蹭蹭地出了新手村。
  這時候苦逼君還沾沾自喜說原來傳說中虐玩家虐到爆的八卦魔界也沒想像中的可怕,完全不知道苦逼的未來其實已經在不遠處等著他到來。
  
  按照一般的網遊規定,當玩家達到某個等級時系統就會提醒玩家記得去加入幫派、工會,即便是八卦魔界的天界也不例外,苦逼君來到大城市的軍團列表挑了一個進去,進去後,他才明白他的人生始終與苦逼脫離不了關係。
  
  苦逼君加入的軍團團長是個BT中的BT,只有他耍著人玩沒有別人耍著他玩的份,而苦逼君雖然是名漢子,還因為選了騎士職業使自己看上去就是個五大三粗滿身肌肉但不怎麼討女人喜歡的肉盾標準樣……
  
  結果團長偏偏就看上了苦逼君那結實的肌肉,兩天一調戲三天一揩油,苦逼君從來沒想過自己菊花也有被人盯上的一天,天天想盡法子逃離團長魔王的手掌心,不過效果十分微弱,只有系統在他被吃完豆腐躲牆角嚶嚶嚶時給的大量JQ經驗值才能稍稍安慰苦逼君飽受摧殘的小心靈。
  
  
  
  苦逼君不是沒有考慮過要退團,但退團後上哪去呢?整個團的氣氛是和樂的,妹紙們是可愛的,除了那個一看就知道有著成功人生的BT團長大人外,苦逼君實在想不到這個團哪裡好挑剔。
  
  於是苦逼君咬著牙忍下來了,就算JQ系統從【玩家XXX被玩家OOO調戲】變成了【玩家XXX配合玩家OOO調戲秀恩愛】,他還是忍下來了。
  
  就算團裡妹紙們看著自己和團長的眼神都別有涵義,他還是忍下來了。
  
  就算團長找盡藉口就是把苦逼君留在自己身邊好耍弄,苦逼君仍然是忍下來了。
  
  
  
  這個平衡一直到國戰前的現實聚會才被破壞。
  
  遊戲裡的苦逼君和現實中的苦逼君完全不同,選了肉盾騎士滿身肌肉的他在現實社會只是個坐辦公桌的小白領,別說六塊肌,他手臂彎起時連個肌肉都突不起來,要不是臉部改變不多,聚會時大概也不會有人認出他來。
  
  所以當團長大人站得遠遠地皺眉看著苦逼君時,苦逼君有種終於的解脫感,卻同時覺得自己受到委屈的感覺。沒有肌肉在遊戲中弄了腱子肉身材人卻被盯上的人錯了嗎???
  
  
  那團長憑什麼這樣看他?
  
  
  苦逼君心情不好起來,他覺得自己什麼錯都沒有,卻被團長那種痛訴著「你欺騙我」的眼神搞得心神不寧坐立難安,於是他開始灌自己酒……然後才喝三杯就倒了。苦逼君喝醉前只記得團長的眼神很刺眼,醉了後也不吵不鬧,沒多久就睡著了。
  
  苦逼君酒量不好容易被放倒這件事自此在軍團中成了眾人皆知的秘密。
  
  一直等到快散場時眾人才想起苦逼君消失很久,才發現苦逼君早就在角落睡得死死的,身上還被人蓋著一件外套。當大家煩惱要拿苦逼君怎麼辦時,先前貢獻外套的團長站出來,表示自己家裡很大可以讓苦逼君住他家一晚。
  
  
  眾腐妹紙腐漢子(?)發出狼叫興沖沖討論今晚準團長夫人會被怎麼煎怎麼炒,對此團長大人只是邪魅一笑,很配合地用了公主抱方式把苦逼君塞到自家車的後座。
  
  
  
  苦逼君再次醒來時發現天已亮,自己躺在不知道哪裡的雕花大床上,頭昏昏眼花花,不過身上衣物完好腰不酸,大概就是酒醉了所以有好心人把自己帶回家照顧……吧?
  
  他爬起身來正要出房門,卻看見自家BT中的BT團長站在門外笑著看他,看得苦逼君毛骨悚然認真覺得今天是自己的忌日。
  
  
  啊……我保留多年的純潔小菊花,今天終於要和它的貞操說再見了嗎……
  
  
  苦逼君哀莫大於心死,長久來被軍團長打壓的心讓他徹底明白了「掙扎=徒勞無功=增加團長大人興趣=會倒大楣」的等式,再加上他和遊戲內不符合的身材導致團長大人不滿這點,讓苦逼君覺得自己逃過一劫的勝算過低不用期待;於是他就站在原地和團長大人對看了起來,心中想著沒關係他十八年後還會是一條好漢。
  
  
  「頭還暈?」
  
  「嗯……」
  
  「我弄了解酒湯,在餐桌上等等喝。」
  
  「嗯……」
  
  「等等我送你回家吧。」
  
  
  說完團長大人爽快轉身離開,充分保有了徐志摩那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丰采。
  
  苦逼君在對話結束良久後才驚醒過來,用那宿醉痛到裂的腦袋艱難運轉了幾圈後,苦逼君得出了個「團長腦袋也壞掉的」結論。不然剛剛那個神似夫妻居家生活的日常對話是怎麼回事?
  
  
  
  等到被團長開車送回家後,宿醉的苦逼君還是覺得哪裡不對勁,不過他甩了甩頭就倒床上睡,睡飽了也覺得頭不疼了,餵了下肚子就爬上遊戲,和團裡的人老樣子嘻嘻哈哈的。
  
  唯一變化的就是團長從兩天一調戲三天一揩油的行為,進化成了無時無刻的親親摟摟和抱抱,苦逼君雖然不懂團長到底在想什麼,不過JQ經驗雖然名目都很微妙但好歹也是經驗,他也就順其自然地讓兩人間的好感度花啦花啦地上漲。
  
  國戰很快就來了,做為天界的軍團一員,苦逼君很努力地攔住了幾個魔界完家,很努力地跟團長上戰場廝殺,很努力地賺取功勛值,很努力地……
  
  總之,他沒逃掉被空氣彈炸掉的悲劇,和自家團長成雙成對地(?)回天界老家去了,而等他們倆從復活陣出來不久,又一顆透明砲彈隨著拉古埃爾一起砸進來,又一次地造成眾天使玩家回復活點一遊。苦逼君被系統趕下線後覺得這次國戰大概是他苦逼人生的極致了,求老天爺來個逆轉啊,否極泰來啊!!!!
  
  國戰輸了不打緊,不跟GM抗議求些回饋可不行,於是苦逼君一人窩在家裡上了論壇跟著咆哮國戰帖子,在他刷著帖子刷得正嗨時,門鈴響了,苦逼君原本想裝死說家裡沒有人,不過最後還是敗在門鈴連環叩下,把自己打理了下就去開了門。
  
  門開了,一束玫瑰花被塞到他眼前。苦逼君退了一步,這才看到軍團長笑著拿花要給他,苦逼君左想想右想想,猶豫了半天才開口:「那啥,三樓才是住著女大學生妹紙,大哥你走錯樓囉。」
  
  團長笑著拿花束甩了苦逼君一巴掌,氣勢強悍地進了苦逼君家,一氣呵成地把花丟到桌上嘴了苦逼君一下認真告白了一段,最後柔情萬里地拉起苦逼君的手說「我們一起過一輩子吧?」,等了一陣子沒等到答案,發現苦逼君還神遊在外的團長於是嘆了口氣,念了幾句好好考慮啊我很期待啊,就這麼風裡來風裡去,離開了苦逼君的家。
  
  可憐的苦逼君根本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就傻愣愣地看著團長給他關門走人了,好不容易等苦逼君的思想從:
  
  團長怎麼會在這裡? → 那束花是搞什麼鬼? → 我今天忘了燒香拜佛對吧對吧對吧???? → 我的初吻啊啊啊啊啊啊啊!!! → 團長說的是外星文吧我聽不懂聽不懂我不想聽懂啊啊啊啊啊啊! → 團長真的跟我告白了還說要我考慮考慮……
  
  「我剛剛打開門的方式大概不對……」苦逼君搖頭晃腦地把門鎖好關上電腦躺回被窩逃避現實去了。
  
  
  
  
  苦逼君糾結了幾天告白事件,就有幾天沒有上線,團長從笑吟吟地等著苦逼君紅臉答應過度到臉色黑著等人,最後發展成見人就虐就往死裡欺負以出氣,弄得團裡的人們天天喊著「求二哥上線」「求團長夫人安撫團長」「見到二哥,打包上線,算團長的」等等,幾天來都是雞飛狗跳的狀態。
  
  於是在苦逼君想得有點通,咬牙決定上線面對後,迎來的就是一票人的求安慰求撫摸的可怕場景,在他忙得手忙腳亂時被全身冒黑氣的團長給拎了出來……表懷疑為毛團長拎得動肉盾苦逼君,因為他也練騎士,而且他二轉了,戰力大漲不說,搭配怒火攻心互受心切(?),單手拎人神馬的他還是成功做到了。
  
  苦逼君看著團長那二轉後的各種帥氣姿態,著實羨慕了一把,立刻嗷嗷嗷地說著也要去二轉。苦逼君才不會承認自己其實是被團長拎起來這件事給打擊到了,無視了團長那滿腹怨念跑去找了騎士二轉任務的相關資訊,開始努力破任務。
  
  八卦魔界的任務都是苦逼的,就算是天界也不例外,苦逼君為了求到兩個天使長的信物被狠狠虐了一把不說,又是破財又是大動人脈關係,終於成功入手了那傳說中的記憶球。這時候團長帶著一看就知道此人BT鬼畜不可惹的微笑湊了過來,給苦逼君宣告了最後階段要面對的怪有多噁心有多兇殘有多虐人。
  
  苦逼君彷彿看見末日正在向他招手了,但他還是想二轉啊!他還是想要有那華麗麗的戰鬥力啊!他還想一反先前被團長拎起來的悲劇啊!
  
  「借我裝備和武器!」
  
  「行,你打算怎麼借,這些可是用錢也買不到的好裝好武器啊哼哼哼~」團長表示他勝券在握他可以用力威脅,「是用身體呢還是用身體呢還是用身體呢哼哼哼~」
  
  
  
  兩人爭論了一番,最後團長得到滿意答案點頭把裝備和武器借給了苦逼君,苦逼君興奮地踏上了完成任務之旅,結果不用說,先是被怪怪公會打劫了一番,接著又被關小黑屋去,等他重新出來時,他面對的是腹黑笑滿面的團長。
  
  「轉職完了?」
  
  「沒……」
  
  「裝呢?」
  
  「……」
  
  「武器呢?」
  
  「……」
  
  團長笑得很燦爛,「說話算話,事完了下線吧。」
  
  苦逼君只能認命地帶著團長和一票小弟去殺山賊,可想而知山賊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可憐的苦逼君又是被團裡人(尤其是團長)狠狠鄙視一番,晚上下線後還得在家裡等著軍團團長過來把他吃乾抹淨。兩人嗯嗯啊啊嗯啊了一晚,隔日上午,團長又親又抱著人,說了一堆好話,這才終於把苦逼君給拐了回家。
  
  
  
  「所以啊那些裝怎麼辦啊……」苦逼君還是有良心的,雖然都用肉償了,不過再怎麼樣也是兩情相悅,不可能就肉償掉吧?
  
  「你賠吧……」團長對苦逼君的肩膀情有獨鍾,咬了一口又一口,「待我一身邊一輩子就算你賠完了……」
  
  
  
  他們大概還會閃下去很久。
  
  
  
  【END】

 

<% END IF %>
作家的話:
看了BOSS的再看自家的就覺得是劣仿啊....
總覺得在寫下去就真的壞掉了....orz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