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去年的七夕賀文指定總整理
發文時間: 8/18 2012
  【琉月:HP,木派】
  
  
  「派~西~」
  
  遠遠地就可以聽見對方的熱情招呼聲,派西.衛斯理半生氣半無奈地轉身看向就算在大街上也毫不猶豫大聲嚷嚷的情人,看著他雙手拿著兩個甜筒跑向自己,「派西,這一支給你!大熱天的,吃點冰的吧!」
  
  「奧利佛,我說過不要大街上叫,很不好看。」有點小批判,但派西再接下甜筒的時候嘴角還是帶著一絲微笑。
  
  「可是我想讓派西知道我在啊!看到派西回頭來找我時我很開心。」有些稚氣的笑容,「我啊,就是希望派西多注意我ㄧ些嘛!」
  
  
  ……犯規。
  
  
  默默地在心中抱怨,派西轉身就走,想辦法讓自己無視奧利佛在身後用著不小的音量問著:「派西你中暑了嗎?臉好紅!」
  
  
  
  那個大白痴!
  
  
  
  【巧克兄:青驅,雪燐】
  
  
  『今天可是七夕喔!大家把願望寫在紙條上後掛上竹子,願望就會實現了!』獅郎手拿著不知從哪採來的竹子,對著自己的養子們大聲宣布道:『既然有人送了竹子過來,就快點寫吧!』
  
  『寫這個做什麼啊?我又不是老爸要許一堆有的沒的……』燐嘟著嘴看著自己面前的紙條,然後在獅郎愛的拳頭砸下來前躲開。
  
  『給我好好的寫!』
  
  『好啦好啦~』燐不甘願地開始想,結果發現隔壁的雪男已經寫到第三張了。
  
  『雪男你寫了什麼?給我看給我看!』
  
  『咦?就希望成績可以更高、快點長大這樣…』雪男邊說邊把紙條收起來不給燐看。
  
  『……感覺好無聊啊…』
  
  
  
  很久很久以後,燐才知道雪男第三張紙條寫的是:要成為一個能夠一直保護哥哥的人。
  
  
  
  「……早知道就許願說可以壓倒雪男。」
  
  「哥哥。」雪男苦笑。
  
  
  
  
  
  【阿任:HP,雙子】
  
  
  「弗~雷~」喬治一個撲上自己雙胞胎兄弟的背,讓後者險些跌倒:「好兄弟,你把東西藏哪去啦?」
  
  「什麼東西?」某人裝死。
  
  「嗯?上次不是說好了?弗雷你要賴帳?」
  
  「親愛的喬治,我是這樣的人嗎?」
  
  「嘿嘿,那就告訴我你把我藏在衣櫃的玩具收去哪啦~」
  
  「兄弟,不是都說雙胞胎有心電感應,你怎麼不試試看你的電波來找呢?」
  
  「但弗雷,我想看你拿出來,然後自己用給我看。」喬治伸舌舔過弗雷的脖子,惹得對方微顫,「上禮拜是我,這次換你了。」
  
  「……」
  
  「弗雷,拿出來弄給我看,不然懲罰會更嚴重喔!」
  
  「……好吧!喬治你下來我就去拿。」
  
  「嗯哼,先說好,逃跑要加倍懲罰喔~」
  
  「……呵呵,我是這種人嗎?」
  
  「雙胞胎的神奇感應告訴了我剛剛你打算消影逃跑。」喬治一臉接收到大宇宙電波的敬畏感。
  
  「好吧,」弗雷認了,揮了下魔杖就把東西從櫃子裡給叫了出來。
  
  「弄給我看吧,兄弟。」看著弗雷手中的柱狀物,喬治笑了。
  
  
  
  
  【南瓜:HP,雙子】(因為南瓜是追加,所以就直接接上面的後續
  
  
  「好兄弟,開始動作吧!」喬治鬆手,坐上了自己的床大開雙腿,「還記得上次我怎麼做的嗎?前面含著你的後面插著那個。」
  
  「記得啊,某人還一臉很爽的樣子。」弗雷回嘴。
  
  「我等著看你也一臉很爽的樣子喔~」厚臉皮喬治完全不受影響。反正再糟糕的都做過了,言語上的奚落算得了什麼?今天可是弗雷要做啊!
  
  「快點開始吧!」
  
  「……」弗雷瞪著手中的東西,將之放在一旁地上後開始脫去自己的褲子,然後去解喬治的褲頭,把對方有些激動的分身給掏了出來。
  
  「什麼都還沒開始就有反應啦?喬治你這樣受得了嗎?」
  
  「弗雷你的不也抬頭了?」……這時候就會覺得雙胞胎是壞處,還有自己臉皮不夠厚也是壞處。
  
  「你要先放進去還是先含我的?」
  
  「……先放好了。」伸出手指沾著準備好的潤滑液,弗雷在充分地讓自己後方放鬆後,緩緩地把按摩棒放進自己後口。
  
  「嗯……」
  
  「完全進去了?快來含吧!」弗雷照做,溫暖的口腔讓喬治抬高了頭,發出一聲舒服的嘆息。
  
  
  
  【列車長:銀魂,高銀】
  
  ※3Z你好←
  
  
  銀八老師今日還是缺糖分狀態,當他在黑板上寫下大大的糖字並在三強調這會考後,全班都認同了。
  
  「銀八老師,高杉竟然來了!!!!!」猛地教室門被打了開來,頭上長了奇怪物體的校長面色如蔡地喊著,「他竟然來學校了啊!!!!!」
  
  「吵死了。」銀八掏了掏耳朵,「我去處理就是了,全班自習啊~」然後他在出教室門的時候順手把校長頭上那可笑物體給拔了下來,無視校長的慘叫聲離去。
  
  於是乎,大概是缺乏糖份讓銀八戰力大增,據說雙方都沒拿出武器,銀八只說了幾句話就讓高杉自動出了校門,不進學校搗亂。然後再根據聽說躲在一旁聽牆角(?)的副校長說,銀八似乎說了關於「床」的字眼,甚至還拿出了被自主馬賽克物威脅對方……只能說缺糖的銀八,不能惹,惹了要有被爆菊的心理準備。
  
  
  
  
  【媚:特傳,休利】
  
  
  這是休狄把阿利接到自家王宮住幾天發生的事。那時候休狄剛辦完公事回來,發現出辦公區的走廊上隱隱約約亮著暖暖的棕色光,在他接近的時候就開始排起了文字,休狄認出那是狩人一族的文字,寫的是娛樂間。
  
  休狄想了想,大概是阿利給他的提示,便前往娛樂間查看,結果在書櫃處發現了一閃一閃的棕色光,接近一看發現又出現了新的文字組:藏書閣。休狄照著指示走,總是在下一個地方找到新的提示。
  
  最後,他被指引到頂樓花園。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庭園裡的幾種花在夜間亮了起來,勉強讓他看得見路,但不足以找到人……休狄沒有感測到之前的棕色光魔力。
  
  突然有人從後面撲了上來遮住了對方的眼睛,在休狄發動爆破攻擊前先開口表明了身分:「是我,休狄。」
  
  「……」
  
  「找你上來是有原因的,別擺一張臭臉。」
  
  「直接說目的地就好,浪費時間的玩意兒。」
  
  「……你難道都沒發現?」阿利感到無力,「我讓你去娛樂室,因為我們在那邊發現那個小傢伙,讓你去藏書閣,因為我們在那邊找過小傢伙的資料……你好遲鈍。」
  
  阿斯利安口中的小傢伙是他們在娛樂室意外發現的蛋,那是很稀有的安塔爾蛇蛋,小蛇在成年期前都是銀色的,到了成年後則會變成金色,因為太過顯眼加上有強大的魔性,所以過去被獵殺不少,現在已經很罕見。那時候阿斯利安提議把那顆蛋留在花園裡讓牠成長,等長大了再送還給原族。
  
  「你不說誰會知道!」休狄惱怒。
  
  「噓──小傢伙在蛻皮,小聲點。」阿利笑了,「這次皮蛻完,明年就要送走了。」
  
  休狄沉默了,阿利伸手拍拍對方的背,「我知道小傢伙就像我們的孩子一樣,不過你不需要這麼傷感,總會再見面的。」
  
  「牠才不會是我們的孩子。」休狄一時嘴快回回去,然後發現自己說了什麼後又羞紅了臉,連等銀蛇出現都不等,直接離開花園,留下阿斯利安一個人在原地笑個不停。
  
  
  
  
  
  【凝:驅魔,神亞】
  
  
  「到了,後面的,給我滾出來!」
  
  猜拳輸掉而必須負責駕駛馬車的神田對著後面車內的兩人吼道,卻遲遲不見他們出來。
  
  「不滾出來是吧?」神田脾氣暴躁地探頭看馬車內,然後發現裡面除了睡死過去的喬尼外,空無一人。
  
  又、逃、走、了、是、吧?
  
  神田毫不客氣地把睡死的喬尼給踹出車外讓對方醒來,然後狠狠地向天空比了個中指表示憤怒。這不是亞連第一次從他們身邊逃跑,就算被追回來五花大綁,他還是會想辦法逃走,原因則是蠢到無敵的「不想傷害你們」。
  
  神田認真覺得對方這種隨時隨地都把責任自己一肩擔的想法很爛,但在制止不能的情況下只能認命地一次次捉回。
  
  
  「靠,他不行,你就不能多仰賴我一點嗎?」神田小聲抱怨,拖著喬尼開始找人,希望對方這次不會跑太遠,浪費他們太多時間。
  
  
  
  
  【冰糖:世界一,政律】
  
  
  「我、說、啊!」綠寶石的新人編輯忍不住向頂頭上司抱怨,「難道就沒有辦法讓作者們準時交稿嗎???」
  
  「人不都是這樣,最後才肯面對現實。」高野政宗駁回對方的白癡問題。
  
  「人總是要面對現實的啊!作者們早就該理解這個事實才對啊!!」這樣下去我就會過勞死的啊絕對!!!
  
  「你說,人都該要面對現實對吧?」
  
  「嗯?對啊?」
  
  「那麼,你是不是該說你也喜歡我了?」高野政宗望向某個每次到重要關頭就會鬧彆扭的小情人(對方不承認),「你也該面對現實了吧?」
  
  「我、我剛想到我還有事情要去連絡,我先走了高野先生再見!」加速度逃逸成功!
  
  「嘖。」猜測錯誤以為對方會在跟自己辯白而沒攔住對方逃走的高野政宗不爽了起來。
  
  
  
  【稀飯:盜墓,瓶邪】
  
  
  「小哥,原來你也有發小啊,跟我一樣呢。」
  
  「……」
  
  「小哥,你發小對你好了解啊。」
  
  「……」
  
  「小哥,你發小,是不是也喜歡你啊?」八卦啊八卦~
  
  「……我愛你。」這是氣場強大的張起靈,用三字妖言就成功收服臉紅吳邪一枚。
  
  
  
  
  【煤炭:HP,比榮】
  
  
  小時候比爾總是被調皮的榮恩扯扯馬尾拉拉臉皮。
  
  長大後榮恩總是被壞心的比爾掐掐前面插插後面。
  
  這就是所謂的不是不報時機未到。
  
  
  
  
  【蘇蘇:特傳,西漾】
  
  
  「漾~朕今天要翻你牌啊~」
  
  褚冥漾打了個惡寒,硬著頭皮接著對方的語調回答:「妾身今日身體不安,不能服侍陛下。」
  
  「漾~你那個來了?」
  
  我去的你那個來了!我是男的!!!!不過為了菊花著想,褚冥漾硬著頭皮點了下去。
  
  「那朕今晚只好讓你用嘴服侍了……」
  
  幹,他錯了!!!!
  
  
  
  
  【滄爺:HP,跩哈】
  
  
  「榮恩,其實,」哈利波特的眼鏡反射著精光,讓被點名的榮恩感到十分不安,「跩哥很可愛對吧?」
  
  「呃?」看著哈利身後的黑氣,榮恩不敢表態。
  
  「你看他那一臉嬌羞樣,像個千金小姐一樣頤指氣使他人,口吻自大狂妄,但有時候解決不了事情還會哭出來……」哈利洋洋灑灑念了一堆,最後不滿地說:「那為什麼我才是被壓的那個?」說完,黑氣更甚。
  
  「咳,哈利,你可以跟他談談的。」你們的家務事不要扯到我好嗎你要反攻是你的事啊我不想被扯進來啊饒了我好嗎?
  
  
  
  
  【阿欶:特傳,烏漾】
  
  
  「漾漾~這兩個人在做什麼?」
  
  褚冥漾看著烏鷲拿著不知道他藏在哪裡的漫畫書,指著圖中兩個正在接吻的人問著。這讓褚冥漾陷入了尷尬的狀態,「欸,就兩個互相喜歡的人表達……對對方的喜歡之意……吧?」
  
  「所以對喜歡的人就可以這樣嗎?」
  
  「呃……你要先經過對方同意才行。」
  
  「喔~」烏鷲的大眼睛轉了一圈,「那漾漾喜歡我嗎?」
  
  
  
  褚冥漾陷入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的窘困情況。
  
  
  
  
  【阿殘:APH,米英】
  
  
  「阿爾怎麼樣,我今年的奧/運開幕式還不錯吧!是不是超越你很多啊?我就說嘛,有些東西還是老的好,像你們那邊不斷出新的,都不知道要怎麼宣揚自己的文化傳統了吧哼哼哼!」
  
  「……」忍無可忍,阿爾弗雷德決定採取親吻舉動,堵住對方囂張的嘴。
  
  
  
  
  【阿米:HP,犬狼】
  
  
  「天狼星,你最近過得怎麼樣?」
  
  「在那裡哪都不能去,悶死了。你呢?」
  
  「我那裡啊……很黑暗,總是給我不好的回憶。」
  
  「……辛苦你了。再忍一下就好。」
  
  「你也是,再忍一下吧。」
  
  
  
  
  
  【主公:BC,鎮司黎】
  
  
  「黎明,穿女僕裝。」
  
  「咦?」
  
  「司郎都穿了,你也該穿。」
  
  「……有其他的嗎?」
  
  「有啊。」鎮大手一開,三張照片秀了出來,主角都是同一人,「還有清純可愛的水手服,大膽妖艷的兔女郎裝,嬌羞憐人的護士裝。」
  
  「這些都是……?」
  
  「司郎穿這些很可愛吧?」
  
  哥哥你辛苦了。黎明在心中為他哀悼三秒鐘。
  
  「所以你要穿哪一個?還是全部?」鎮又拿那些照片揮了揮。
  
  黎明開始認真思索要怎麼逃出NEDE首領的魔掌。
  
  
  
  
  
  【暉夜:裏八仙,果芎】
  
  
  「你每次都是找藉口把我壓倒,總該換點別的吧?」
  
  小小隻張果想了想,突然抓著林川芎的褲角,頭由下往上搭配著閃亮亮眼神攻擊:「讓我做……吧?」
  
  
  林川芎扶額,這算是求了嗎?好吧……至少這次不是找藉口了。
  
  
  
  
  
  【藍玥:銀魂,銀新】
  
  
  
  「今天,我要賦予你除了眼鏡以外的使命。」
  
  「我的本體本來就不是眼鏡啊!」
  
  「讓你除了吐槽以外多點事可以做。」
  
  「我不吐槽我就無法在這競爭壓力大人人都要有特色的漫畫存活了啊!」
  
  「所以說──」銀時一拳揍過去,「聽我講完不要一句句吵!」
  
  
  「所以說,做我的人吧!」
  
  「誰要和剛施暴完的人在一起啊!」
  
  「你和我在一起會幸福的,阪田眼鏡!!」
  
  「姓名都搞錯了啊混帳!還有不要隨便冠夫姓。」
  
  
  
  一陣吵鬧,最後結果自然是不了了知了。
  
  
  
  
  
  【右芃:特傳,冰漾】
  
  
  
  「學長,人家點名說我們這篇得全糖微辣冰正常耶。」
  
  「喔,那大概是要我先和你做一頓,然後使用SM的鞭子蠟燭和冰塊吧。褚你準備好了對吧?」
  
  「等等這是什麼跟什麼!?!?!?」
  
  「反應太慢了,」冰炎邪魅一笑,「我要開動了。」
  
  
  
  
  
  
  
  
  【全部OVER】

 

<% END IF %>
作家的話:
因為夜風和歸歸指定的X-men系列已丟過去,這邊就不再重新發表。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