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聖誕佳節即將來臨,無論大街小巷都在播放著各式聖誕歌曲應景,有些地方甚至掛上了漂亮的彩色小燈泡,或是弄出聖誕老人、麋鹿一類的妝扮。索爾一離開Marvel大樓,就被附近擺攤子戴聖誕帽的少女給攔了下來,推銷已經打包好了的各色花束。

「給你的情人一束花,她將會更愛你!」少女笑瞇瞇地說。

索爾很明顯被這詞吸引了過去,在花攤上挑來挑去,最後還是買了被推薦的九朵紅玫瑰;買完後他才猛地想起來家裡似乎沒有地方放,只好又去其他地方買了個玻璃花瓶──聖誕節也只有印了馴鹿花樣的。接著他才打電話給今天請假早回家的弟弟。

洛基翹班翹得很厲害,但也沒有人說什麼,畢竟他身為特殊NPC,有時候必須從早到晚工作好幾個小時,有時候卻能連休好幾天;索爾則和他不同,採AI跟真人輪班制,有固定的上下班時間。今天雖然是聖誕佳節,但由於「與【洛基】競速」的活動早在中午就結束了,所以洛基很早就告假回家休息去……他從上午十點跑到下午兩點,四個小時也夠累了。

兩人分住不同地方,雖然很多時候雙方會去彼此家滾個床單,但洛基始終不願意和索爾同居──大概是他們總是在吵,所以會這麼麻煩。總之,當索爾打到洛基家時,對方沒有接,反而是打了對方手機才得到他在索爾家中的訊息。

「等你。」

收線時,洛基算是挑逗地這樣對他說。這讓索爾等不及地要趕回家去。

 

 

當索爾踏進門時,發現整個家都暗成一片,這讓他懷疑洛基大概是睡著了。但他打開燈時,卻發現自己鞋櫃上面放了張寫了字的紙。

『你遲到了。等著受罰吧。』

索爾笑了笑把紙張放到茶几上,洛基大概又在玩什麼把戲了;他沒有很在意地把自己的東西放好,給花瓶裝了水放玫瑰花,這才緩緩地走進了房間。索爾推開門──

然後差一點被皮鞭打上了鼻子。

皮鞭落到地上的聲音很響亮,與此同時,索爾聽到了洛基慵懶的聲音:「你遲到了。」他看見洛基上半身戴著深綠色軍帽,身穿打理整齊、看不出一絲皺摺的深綠色軍裝,手中還握著一條黑色長皮鞭,充滿了禁慾感;但洛基下半身卻只穿了條緊身短黑皮褲,腳踏高跟長軍靴,露出修長的白色腿部,再搭著他臉上有點情色的表情,讓索爾差點忍不住衝上去把人的衣服給剝了下來。

天知道他們有多久沒有做愛了。

「你自己說我該怎麼懲罰你才好?」洛基啪的一聲把一箱東西丟到了床上,然後用空閒的那隻手打開了箱子。那是個工具箱,但內容物卻不堪入目:上排放了跳蛋、手銬、尿道擴張棒、各式保險套等,下層則是size不同的按摩棒,一個還比一個猙獰。

索爾很明顯地聽見自己咕嚕一聲吞下了口水,尤其當洛基那戴著黑色皮手套的手一一撫過那些猙獰的按摩棒時,他差一點點就衝過去把洛基抓起丟上床,把每個玩具都在他身上用一遍;但他要是真的這麼做了,洛基大概再也不會理他了──索爾還記得自己當時看到洛基玩裸體圍裙時嚇到而吼對方,洛基罵了他一句不解風情就跟他冷戰了一個月的慘劇。

「回答我啊,嗯?」洛基拿起真皮手銬轉了轉,放下來,「你想要我用跳蛋按摩你的乳尖讓他發硬,還是想要嘗嘗看尿道擴張棒的滋味?聽說那會爽到像是上了天堂。還是說──」洛基拿起一根粗壯的假陽具放到嘴邊,情色地伸出舌頭舔上了帶著突起的柱體,「你想要用這個大傢伙來開發你後面?」

「都……不要。」索爾握緊了拳,盡力壓抑住自己的衝動作出回答。

「喔,都不要嗎……」洛基隨手把按摩棒丟了回去,皮鞭丟到地上,踏著高跟靴一搖一擺地走到了索爾面前,迅速地將伸手撲上了索爾褲檔間,人側在對方耳朵說:「可是你這邊都硬──了。」洛基加重了「硬」這個音,甚至惡劣地按壓了下那個敏感地方。

索爾開始抑制不住地喘了起來,洛基對此很滿意,笑道:「想要我把那個大傢伙掏出來,狠狠地吸它嗎?想要就求我。」他整個手掌覆在上面,技巧性地戳揉著,這帶給索爾極大的快感。

索爾的胯下被挑逗得開始勃起,偏偏被褲子給頂著,而導致這一切的手仍舊搗亂地玩弄著。洛基整個人靠在索爾的身上,舌頭不安分地舔弄著他的耳朵,還刻意發出嘖嘖聲給索爾聽;另一隻手則是隔著索爾的衣服捏著他的乳頭──索爾這時候萬分後悔為什麼自己要只穿一件長袖薄襯衫在羽絨外套裡面,現在異常容易被洛基抓著來玩。最後索爾實在忍不住,咬著牙紅著臉,斷斷續續地說出:「……求…你。」

「乖。」洛基退了幾步,「去床上坐著。」

索爾照辦,當他坐到床沿邊時洛基也跟了過來,在索爾將雙腿大開,打算拉開拉鍊時阻止了他,說:「我來。」索爾有些不解,但還是把雙手放到身側。洛基不知道何時脫掉了手套,白皙的手指輕鬆地把褲頭解開、拉開拉鍊,頓時包裹在白色內褲裡的陰莖就因為空間增加而抬高了點。洛基低下頭來,用牙齒咬起了內褲,往下拉,漸漸地讓索爾發脹的陽具從內褲邊緣拖出來,最後狠狠地彈了起來,打到了洛基的額頭上,留了些液體在上面。

「好有精神。」洛基笑著摸了摸囊袋,「準備好看我的表演了嗎?」

他沒有等索爾回應就伸出舌頭由底往上舔過去,尤其是在馬眼的部分還特別用舌頭頂了一下,在這樣的刺激下索爾發出了一道呻吟。洛基對索爾的反應感到十分滿意,他用舌頭舔弄著對方的陰莖,偶爾吸吮下孤單的囊袋,當最後他整個含入索爾的肉根時,索爾控制不住自己把雙手搭上了洛基的頭,開始衝刺。洛基一開始有些難受地抓緊索爾的手臂,後來大概是角度對了,沒這麼難受了,洛基才放鬆手上力道──雖然上面已經留下鮮紅的痕跡。

索爾在要射出來的時候才急急忙忙得從洛基嘴裡拔出來,但還是遲了些,淫靡的白色液體大部分都噴上了洛基的臉,有部分則是射在他的嘴裡。索爾喘息地看著洛基先是把口中的東西吞了下去,接著又開始用手指把臉上的精液刮入自己口中的舉動……他克制不住,下半部又一次抬起了頭。

「又翹起來啦。」洛基滿懷惡意的用手指彈上了對方的勃起,後者馬上萎了下頭,索爾也疼的眼眶發濕。「委屈?我還沒跟你算帳呢!」

索爾一臉委屈地看著洛基,後者卻無視自家哥哥的動作,拿出了看起來像項鍊的器物,在索爾胸前比畫下後開始調角度,把索爾的乳尖夾在大小金屬間──索爾還因為冰冷而打了下顫──然後,洛基微笑,轉開了開關。乳頭震動器開始刺激起索爾的乳尖。這感覺很微妙,索爾想,然後順著洛基把自己推倒在床上的動作往後倒去。洛基趴在他身上,開始舔弄著索爾的乳頭,又是吸吮又是舌頭逗弄,但大概是索爾那一區並不敏感,完全沒有達到洛基想要的情況。

洛基喪氣地要爬起身,但索爾抓住了洛基的手,「我幫你用。」,說著就把自己身上的器具拔掉,站回地面。洛基想了想,很坦率地把高跟靴給脫了下來丟地板,幾步爬上了床躺下,躺下來時還刻意作出雙手舉高的模樣,感覺就是在等著人來把他的雙手銬起來在頭上……至少索爾是這麼想的,而他也真的從工具箱找到了黑色真皮手銬,將洛基的手銬了起來。

「你銬我?」洛基雖然抬起一邊眉,但沒有真的阻止索爾的動作。

索爾用胡亂的吻來回應洛基的質問。他邊吻邊解開洛基身上的禁慾軍服,隨著胸膛露出的範圍越多越往下吻去,整個人幾乎都要壓上對方。洛基原本白色的肌膚染上一層艷紅,索爾不停在那上面做記號,最後還是洛基抱怨才停下動作去拿起被忽略在一旁的乳頭震動器,調整好角度,打開開關。洛基唔了一聲,被機器不停震動刺激的乳頭很敏感,沒多久就開始泛紅挺立,像是兩粒可口的小草莓,等著人疼愛。索爾見狀更是變本加厲,嘴巴含住右邊的,另一手揉捏上另一邊的乳尖,大肆玩弄。

「你好美……」索爾感嘆,洛基紅了臉,閉緊嘴巴努力不讓呻吟聲外洩。

沒多久,兩人都覺得光是乳頭的刺激已經不夠。索爾三兩下脫掉了自己的衣物,大手撫上洛基沒有被皮褲包裹住的大腿部分,特別照顧大腿內側及私密部位。洛基激動得發抖。他努力抬起身子,求饒,「難受…脫……脫了它。」

索爾照辦,黑色皮褲磨擦著洛基雙腿而下,然後他這才發現洛基裡面什麼都沒穿。一個男人最敏感的部位就這樣暴露在索爾面前。洛基瑟瑟發抖的陽具吸引了他的目光,再加上洛基本人在上面邊哭邊喊著難受……索爾低下頭,不加思索地將對方的性器含入口中,就像剛剛弟弟為他做的一樣。索爾努力用唇舌取悅那裡,就像洛基先前做得一樣,感受著對方的東西在自己口中益發變大,最後在自己嘴中噴射了出來──大概是因為乳頭上的刺激,洛基這次高潮的時間比往常還來的快。

索爾吐掉了口中的液體,伸手拆下了折磨洛基乳頭的小玩具,「舒服嗎?」

「爽……爽死了。」洛基邊喘邊說,「解開我。」

索爾照辦,接著協助洛基坐起了身,兩人身下都淫靡一片,索爾更是因為看到洛基那彤紅的乳頭而從剛剛就勃起著。他看著洛基拿起了一盒杜蕾斯,拆封,拿了片出來,咬著一邊扯開包裝,接著彎身親手替索爾戴上。其實兩人作愛很經常因為來不及──或是根本不想戴套──就直接內射在洛基體內,但偶爾還是會用些情趣保險套來增加性愛的愉悅度;好比現在洛基給索爾戴上的,就是杜蕾斯的熱感顆粒螺紋裝的款式,光是在套上的過程就讓人覺得開始火熱起來──當然不排除洛基的挑逗行為導致了兩人都開始火熱起來。

洛基給對方套好保險套後,先是叫索爾坐在那裏不准靠過來,自己拿起潤滑液開發後穴,惹得索爾恨不得對方的手指換成自己的──看著白皙手指沾著液體竟出那深不見底的小洞,這對任何男人都是可怕的刺激。接著,洛基從工具箱拿出一顆粉紅色的跳蛋──索爾看到洛基原本打算拿起黑色的,後來還是換成了粉色的,大概是粉色比較容易吸引人注目。索爾忍不住罵了句該死的。

那是個無線式的跳蛋,洛基另一手還拿了只遙控器。

「這可是新買的呢!」洛基笑,緩緩地將跳蛋塞入他那準備充足、已經在一張一闔的小穴,刻意讓索爾看得一清二楚,然後,洛基調動了搖控器,開始了跳蛋的震動,「啊…啊啊啊啊…啊啊…」

索爾忍耐不住把洛基一把抱到懷裡,肆意啃咬,在那人身上留下無數紅紅紫紫的記號,雙手則是用力揉捏著洛基的臀部,似是有意讓洛基對跳蛋的感覺更深──至少洛基發抖的程度比剛才還來得大。洛基淚流滿面,陽具高舉,努力地憋住要破口而出的呻吟聲但效果微弱,一直發出「喔…」、「啊…啊啊……」一類的呻吟。等洛基習慣了點這頻率,他抬起雙手勉強環上索爾的脖子,小幅度地扭著腰,讓屁股貼著對方性器;這舉動讓索爾更加興奮,他打算要拔出洛基體內的小玩意換自己的上,卻被洛基制止。

「直接…進來……」他貼在索爾胸前,說:「……快…我想要……給我…」

索爾把人抱高了點,一手扶著自己的陰莖,慢慢地放進那溫熱敏感的小穴,感覺到那個正在愛人體內作亂的小玩意是多麼的有活力,頂到時索爾更是爽得喊了句:「幹!」──直接加在馬眼上的刺激可超越了之前所感受的。索爾沒有保留地來回大力抽插,熱感顆粒螺紋保險套的來回摩擦讓洛基也忍不住放聲叫了起來,一時之間房間充滿了洛基的催促聲與尖叫聲,滿滿的「這裡,喔,好棒!」、「啊啊啊爽死了!!」、「別、別一直頂…換……啊啊啊!」。

索爾享受著身上人因快感而不自覺的扭腰行為及其體內持續震動的快感,雙手扶著洛基的腰,把對方身體托高時同時往外拔,然後趁洛基坐下來時狠狠地頂回去。很快地洛基和他都達到了高潮。索爾拔出了自己的肉棒,拔下保險套,打了個截就丟到垃圾桶。接著他拿起洛基早就因快感拿不住而掉到床上的遙控器,把震動關上,小心翼翼地幫洛基把跳蛋拿了出來。

他們躺在床上擁吻,不想放開彼此,然後又柔情滿滿地做了一回。這次一切都緩慢得來,沒有前兩回的激動,取而代之的是愛意與柔情。大概也是這種溫情讓射出兩次的洛基感到濃厚的疲倦感,在射出第三次沒多久他就累得睡著了。索爾輕手輕腳地把人抱去浴室清理,再抱回床上仔細包裹好。

 

「聖誕快樂。」索爾在洛基額頭上吻了下。

 

也許洛基在睡夢中也聽見了。他回了索爾一個燦爛的微笑。

 

【02完】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