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漢─伸安─純肉文
  
  ※ 有部份是南隊長跟安里的。反正純肉不用多甜啦(攤手
  
  
  
  伸三是個莽夫,縱使他也尋花問柳數次,但面對男人──就算安里在怎麼妖孽,依舊不能改變他是個男人的事實──他癌是第一次,那異於女人胴體的肌理,那別於女人骨骼的體型……更別提比女人少了個洞多了條肉根。
  
  他不認為自己能對一個跟自己有相同身體的男人產生性欲,就算對象是那個安里、那個騷包成性的安里,他也辦不到。
  
  安里見伸三脫完他的褲子就沒有了後續動作,嗟了一口,手伸去揉捏對方一點反應都沒有的陽具,「你可是第一個看到我這樣還沒有勃起的男人,大概是不行了吧?」說完還收緊手掐了下那哩,讓伸三吃痛地悶哼一聲。
  
  「唔……我會盡力的。」明白自己要做的就是取悅安里,伸三將他最脆弱的部分從安里手中就了回來,退後了些,雙腿微開地坐在地上給自己打手槍。他閉上眼睛,回憶著最後一次在女人身上發洩的場景,假設自己的手是當時服侍自己的人的陰部,而自己正在那裡面衝刺……
  
  安里稱起身來看見這個景象,一時怒火攻心,隨手拿了剛剛被伸三拆下來的一把刀就丟了過去;伸三感到風速變化,成功地在被刺中的那一瞬間逃過一劫。
  
  「安里,你──」「你個白癡,把我晾在這邊,自己在那邊自慰是什麼意思?」安里搶在伸三之前開口吼了回去。他強烈覺得自己被伸三看扁了。
  
  「我是要讓自己勃起,才能滿足安里你的命令……」伸三尷尬解釋。
  
  「不就是個勃起嗎?給我躺著!」
  
  安里撲了過去,趴在榻榻米上,抓著伸三的陰莖便舔了過去。
  
  
  被直接刺激到性器的反應是很大的,伸三直接打了個哆嗦,然後他低下頭看著安里把自己的性器給整個含了進去,吐出來,吞進去,吐出來。不大的口腔緊緊包裹住他最敏感的地方,又看到安里笑著給他口交的模樣,伸三淡定不能,開始大口喘氣。
  
  「舒服吧?」安里吐出口中肉棒,看著伸三染上情慾的臉,自豪地說道:「我還能讓你更舒服……躺下。」他把伸三推倒,壓在他身上舔著對方的耳垂。「換你了,舔我脖子。」
  
  伸三照做,伸出舌頭,順著安里頸部的線條而下,動作很輕,讓安里覺得有些癢。
  
  「親我。」
  
  隨著頸邊男人由上而下的親吻,安里開始微微發顫。那是種身體的本能,當有人接近,就會有反應。
  
  他只是比別人更容易感受到情慾罷了。南隊長很久以前就給穿著洋裝在她懷裡喘息的自己如此評價過:
  
  『安里,你真是個敏感的孩子。』
  
  那時候南隊長色情的話語如雷貫耳,他記得他笑了,然後自動自發的在男人身上移動,讓噁心的性器一次次貫穿自己。
  
  既然他是個敏感的人,南隊長要的也是個完美的床伴,各取所需,不是嗎?
  
  
  ──所以他只要完美的吸引對方對自己發洩就好。
  
  
  
  可是當伸三舔上他的脖子時,安里卻有另一種感覺。他不太會形容,麻麻的,有些難受,有些噁心……
  
  啊,對,噁心。大概因為對方是噁心的伸三,所以他覺得噁心。

 

<% END IF %>
作家的話:
哪天想寫肉了就會繼續←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