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車禍前,黃瀨涼太的夢想是和大家一起在球場上奔馳,接球,遞球,射藍得分,憑他那強悍的模仿才能,絕對能在籃球界大紅大紫。到那個時候,黃瀨要把模特兒的兼差給辭掉,然後和過去要好的伙伴們搭檔,在國內打出名聲,甚至有機會到美國打,到NBA打,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籃球是個多棒的運動,都知道他黃瀨涼太有多愛籃球。
  
  車禍後,黃瀨涼太還是抱持著類似的夢想,雖然知道還抱有夢想的自己根本就是在自欺欺人,但他仍然希望在球場上奔馳著,畢竟那是黃瀨渴望很久的夢想,不可能說放棄就放棄。
  
  然後,青峰大輝的一句話把他打回了現實。
  
  
  『再說,我根本不想和你打一對一,每天都來煩,煩死人了。』
  
  
  黃瀨聽到那句話的時候,整個人的心臟像是被狠狠搥了一下,不滿的情緒在胸口咆哮的要宣洩。他抿著唇,臉色蒼白。
  
  在籃球這個部分,黃瀨涼太一直都很有自知之明自己是那群人中最弱的一個,也很明白眼前恥笑自己的人是一等一的天才,黃瀨不知道為此感嘆過多少次,被對方強悍的球技驚艷多少次,眼紅羨慕多少次……黃瀨涼太把青峰大輝當成崇拜的對象,期望自己也有一天達到那個境界,有時候,對他來說能和青峰大輝一起練籃球就是件很幸運的事情。
  
  青峰大輝給他打開了籃球的大門,黃瀨就像是小池塘中的大魚被突然丟入大海之中,發現四周的魚都比自己還來的強還來的厲害,於是黃瀨只能努力追著那隻引領自己進來的大魚,希望有一天能和那隻大魚一起並肩而行;然而,現在那隻大魚卻在自己尾鰭受傷就拋棄了自己,甚至表示對於小魚想要和他這條大魚一起行動這件事是很可笑的,完全否定了黃瀨涼太過去的努力。
  
  
  
  原來過去的努力在「天才」眼中跟蒼蠅一樣令人厭惡煩躁,原來他的所有認知都是錯誤的。黃瀨訕笑,退下舞台。
  
  
  
  大概是打擊過大,覺得青峰太不留情面,覺得自己要徹徹底底的改過自新一番,所以黃瀨涼太採取了激進的做法:轉學、專心事業、不再碰籃球、把青峰大輝這個對自己最有影響力也是傷自己最重的人列為拒絕往來戶,全面性地避開和他交流的機會,就算對方曾讓自己的心臟充滿了熱血、對籃球的愛,也早因為同一個人而熄滅。
  
  但黃瀨發現就算過了這麼久,他的現在還是會因為看到那個人而冷靜不下來,會因為和那個人在同一個場所而暗自雀躍,他會去看青峰大輝的表演,會去聽青峰大輝的消息,他的生活還是充滿了青峰大輝,只是是輾轉地接受訊息,而不是親自去問。
  
  見到青峰這個人後,黃瀨涼太發現原本如死水般的心臟開始劇烈跳動,為了青峰大輝再次跳動了起來。黃瀨以為自己已經把心給封死了,但實際上卻不如他所預想的那般,他仍然栽在青峰大輝手上,原來這麼久了他還是沒有長進。青峰大輝讓他想起過去的時光,讓他想起籃球的美好,想起青澀的初戀。
  
  今天是最後一回放縱,之後必須要一刀兩斷停止這亂七八糟的聯繫,他想。有時候該決絕就是該決絕,青峰大輝這個名字如同罌粟般出現在自己生活中,他總想著要戒斷,卻又捨不得停止注意,最後選擇漸進式地遠離……等到黃瀨猛地回頭一看,才發現自己過了這般久還是個重度上癮者。
  
  
  
  對於青峰大輝,他不能再一次心軟。
  
  
  
  青峰大輝就像陣風一樣,停不下來,他在籃球界隨心所欲,四處移動;身為人類的黃瀨涼太只能苦苦追在後頭,苟延殘喘,死心眼地不肯放棄,直到他真的再也跑不動;可還沒等到黃瀨涼太主動放棄,被當成目標的風卻先開口嘲諷,對於妄想與他並行的人類感到厭煩的風鄙視地對人類說那是無用的努力,如同蚍蜉撼樹般可笑。
  
  風從來不知道這對人類是多大的打擊,直到風有天回頭看不到總是氣喘如牛仍窮追不手的人類時才稍感寂寞,他開始回頭找,結果發現人類早就停下了追尋的腳步,也不再理會追回來看的風;於是心高氣傲的風在受不瞭人類的冷但後就決定不再理人類死活,決心要繼續衝向前。一個前一個止,兩者距離遠到不見彼此。
  
  但到風明白究竟情況為何時,一切都遲了。他們早就回不去了。
  
  
  
  
  
  
  
  
  『很抱歉讓你噁心這麼久,你解脫了。』
  
  
  
  那是黃瀨涼太按下按鈕叫護士進來前對青峰大輝說的一句話,也是讓青峰大輝反省了好幾年的話。當時他跟黃瀨涼太說了一句很重的話,雖然是口是心非,但傷害依舊是造成了,沒多久他就自食惡果,偏偏到了美國後他才明白當初的話傷得對方多麼深。
  
  傷害總是這樣,在人們的一個不小心不注意中就造成,鑄成的損傷永遠都是超過一句對不起所能彌補的。青峰大輝從一開始的無意識,氣對方對自己的不理不睬,到現在返回日本,希望能夠彌補過去的錯誤……這期間他們錯過了多少,他何嘗不知道?
  
  青峰大輝知道自己錯失了先機,他自信於黃瀨喜歡自己這點同時又害怕對方早已放棄,把他一個人留在過去的驕傲裡,他擔心當他見到黃瀨時對方卻早就大步邁出對自己的迷戀中,更擔心從頭到尾自己就是一廂情願,人家黃瀨涼太根本就沒有把自己放在心上,唱獨角戲的一直都是青峰大輝自己。
  
  在久違的見面後,因為黃瀨涼太的種種如戀愛少女般的舉止讓青峰大輝覺得自己還有戲,認定了今晚是兩人關係的轉捩點。他想,也許他們有機會把話說開來,能和所有的童話故事一樣,邁向HAPPY ENDING。
  
  
  
  
  於是,青峰大輝開口了:
  
  「有句話我欠你很久。」
  
  「嗯?」
  
  「對不起。」
  
  「啊?」
  
  「對不起,我那時候不該這麼說。你很努力,謝謝你願意和我打一對一。」難得的坦率讓青峰大輝臉有些紅,他頓了頓,「另外……」
  
  
  
  青峰大輝抓起了黃瀨涼太一隻抱著兔子的手,十指交扣。在他開口的同時一個巨大的煙火打上了天,照亮了兩人的臉,讓黃瀨看見青峰眼中不可抹滅的閃光。
  
  「我們就這樣牽一輩子,好嗎?」
  
  
  
  
  
  黃瀨直直看著青峰大輝,一直到整個天空都暗向來後才平靜地掙開對方的手,先是深吸口氣站起身來,把兔子娃娃放在原本的塑膠袋上後示意青峰大輝也跟著起身,不等對方站穩就出手狠狠賞了對方肚子一拳。
  
  「我已經不是小孩了,別用那種扮家家酒態度敷衍人。」黃瀨涼太冷眼看著摀著肚子一臉陰狠,似乎打算和自己打上一場的憤怒男人:「看不起人也要有個限度,青峰大輝。」
  
  他這次不會犯傻,讓對方卸下他好不容易架起來的武裝。
  
  
  
  【TBC】

 

<% END IF %>
作家的話:
其實標題我想取I Dream a Dream的,但感覺又不搭。
黃瀨是曾經擁有過實現夢想的能力,而非做夢說希望能這樣那樣。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