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那一天可以說是黃瀨涼太的祭日。
  
  當卡車撞上他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會失去些什麼,也許是臉受傷了不能當模特了,也許是好幾個月不能碰籃球了,但他沒有想過他得自此和心愛的籃球說再見。黃瀨涼太在知道自己不能敏捷的跑步運動後第一個反應不是如他在電視台訪問時說的不能和大家打籃球了,而是想到自己還沒成功的贏青峰大輝一次。
  
  
  
  而且是再也沒有機會了。
  
  
  
  黃瀨涼太覺得自己過去的練習都成了泡沫,那一次又一次的投籃,一遍又一遍的運球,還有纏著人要打一對一……左腳上的石膏像是在大力嘲笑他過去對籃球付出的時光,一切顯得那麼蒼白,讓人難以接受。
  
  開放人來探病時,一個兩個三個朋友一聽到說他還想打籃球時就紛紛勸退他,畢竟黃瀨涼太打的籃球可不是小孩子伴家家的那種,而是得大量運動來回跑步的比賽型籃球,只有十五分鐘不到的運動時間的黃瀨涼太根本就不可能再戰一場,更別提他還想打贏那個青峰大輝。
  
  就連赤司征太郎在進來病房時也是一開口就要黃瀨涼太退出籃球社,不准再打籃球。
  
  
  
  「你的自尊心很高,但你的身體已經跟不上你的速度,你再打下去一定會受到重擊。」赤司一如往常地冷靜的分析,但黃瀨涼太卻沒有真的答應說不打。
  
  他還抱有著一點可笑的希望。明知不可為還為之。
  
  
  
  
  
  青峰大輝進來病房時,不像其他人一樣馬上就來問他的傷勢,而是怒氣沖沖地走到他床邊,要對方咬緊牙關後就舉起手直接揍了坐在床上的黃瀨涼太一拳,模特兒最重要的臉蛋被他打腫了一邊。
  
  
  
  「你是白癡嗎!?」
  
  「很、很痛耶小青峰……」黃瀨壓著被打傷的臉,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
  
  「痛?!那你知道你差點就死了嗎!?」
  
  青峰大輝舉起手,作勢要在來一拳,黃瀨則是反應迅速地拿起呼叫鈴,「你敢打過來我就按下去了!然後跟護士說把你登記成拒絕往來戶,不讓你進來!」
  
  聽到對方的威脅後,青峰大輝楞了下,明顯是做了番捨取後才悻悻地把手放了下來,改踹了身邊牆壁洩憤。
  
  「小青峰你到底在生什麼氣啊……」黃瀨涼太看著對方的幼稚舉動覺得很無奈,便打算轉移對方的注意力:「對了,我出院後再和小青峰打一對一吧?」
  
  
  青峰大輝停下踹牆的動作,轉過來惡狠狠地瞪了黃瀨一眼,「打什麼一對一,你根本不可能贏得了我,就憑你那條不能跑不能跳得腿!」
  
  「小青峰別這樣說嘛……」
  
  「我沒有開玩笑。」青峰很認真地看著黃瀨,後者則是低著頭,不敢看他的表情,「你也知道你的腿不行了。」
  
  「可是……」
  
  「可是什麼,你很煩耶,婆婆媽媽的。」青峰大輝高傲地抬起頭,「你根本就不能打了好不好,再說……」
  
  
  
  
  
  
  
  五分鐘後,青峰大輝被護士們請出病房,並被列上不給探訪名單,吃了一鼻子的灰離開。
  
  幾個禮拜後黃瀨涼太出院,轉學,唸完高三一年又重讀一回,畢業後也沒有去念大學而是專心走模特兒這條路,再也不碰籃球。
  
  
  
  
  
  【TBC】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