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花火
  
  
  00.
  
  夜空中,煙火一朵又一朵打上了天,照亮了眾人的眼,也照亮了他身旁那個金髮的男人。多年不見,青峰大輝看著身邊同樣退去稚氣的知名男模特,心中五味陳雜。
  
  說多了,怕人又會逃;說少了,怕言不及意。青峰大輝沒想過自己也會有如此患得患失的時候,黃瀨涼太一再地刷新他的界線,偏偏他又不能開口抱怨。
  
  先愛上的人就輸了。青峰大輝曾經奪得先機卻錯失掉,現在的他只能苦苦在對方後面追著,高三那年冬天的高級單人房讓他記憶猶新,黃瀨涼太的一言一句在他腦海中反覆播放著,每重複一次就磨掉他的自信一回。
  
  青峰大輝不知道如何才能讓彼此關係回暖,今晚的祭典是他最後一次機會。沒了,就沒了。
  
  
  
  
  在倒數三秒投進三分球贏得一局都比這個簡單多了。他腹誹。
  
  
  
  
  
  
  01.
  
  在炸裂全場的歡呼聲結束後,迎來的是沉默的興奮感,空氣中充滿了汗臭味,更衣室內髒亂衣物隨處丟放,剛比完賽的男孩們或是愉悅或是激昂或是興奮,每個人都還沉溺在獲得總冠軍的喜悅感之中。
  
  桐皇在隔了一年後的Winter Cup捲土重來,一路過關斬將,去年被打敗後整個人煥然一新的青峰大輝在最後一局以一計完美的三分球成功地在倒數三秒內奪下一分之差,贏過誠凜榮獲今年的冠軍。
  
  
  其實任誰都知道,今年的桐皇可以說不知道是走了什麼狗運,運氣好到就連準決賽都沒有碰到那些有奇蹟世代的學校,一直到決賽才和去年冠軍誠凜一戰高下,而誠凜則是打完秀德打洛山,打完洛山打陽泉,完全沒有歇一口氣的機會。
  
  而最讓人可惜的卻是在初賽就碰上洛山的海常,比分可說是兵敗如山倒,在赤司征十郎毫不手軟的策劃下,海常如同被蜘蛛捕獲的獵物一口一口地被吞食,不意外的慘敗。
  
  
  
  青峰大輝在聽到消息時沒有感到任何意外,不像桃井五月那樣嘆息著可惜;他只是喔了一聲,然後繼續著像是要拆了球框般的反覆練習跳投扣籃動作。
  
  桃井五月氣呼呼地離開了,怒氣讓她沒有成功觀察剖析出青峰大輝的動作是在洩憤。
  
  
  
  
  
  從休息室出來後,青峰大輝如同往常般走在最後一位,旁邊跟著臉上也帶著笑的櫻井良──他對於成功搶走日向順平三次投籃機會,並成功在那人面前投進五回而感到愉悅,一掃平日的畏畏縮縮樣,不知道事情經過的人看到他那個樣子可能還會誤以為他喝醉了──兩個人一個發著呆一個還沉浸在喜悅中,和前面的喧鬧隊員成了強烈對比。
  
  
  
  「阿──大──!!!不好了!!!!」
  
  
  
  被點名的青峰大輝轉身往後看,不意外地看到青梅竹馬桃井正匆匆忙忙地跑向自己,邊跑還邊大喊著:
  
  
  
  「小、小黃他──!小黃他──!!」
  
  青峰感到焦慮地皺起眉,吼回去:「黃瀨怎麼了,快說啊!」
  
  
  
  
  「他、他!!小黃他出車禍了──!!」
  
  
  
  
  青峰大輝感覺眼前黑了一下,腦中自動浮現那個兼職為模特兒的好友臥倒在血灘中的模樣,甩了甩頭後大力跑向仍站在遠處大口喘著氣的桃井:「送去哪個醫院了?」
  
  「市立、市立──」
  
  「我知道了。」
  
  
  
  青峰大輝開始往體育館的方向狂奔回去,忽視身後隊友們的討論聲,四周景物迅速從他眼前飛過;他剛剛打完一場激烈的籃球比賽,理論上不該如此激烈地運動,但他滿腦子卻只有那個金髮笨蛋傻傻的笑容,還有那一聲又一聲的小青峰。
  
  那時候的他,完全不知道這個車禍影響的範圍有多廣泛,甚至成了黃瀨涼太和他斷聯的最大導火線。
  
  
  
  
  
  
  
  
  【TBC】

 

<% END IF %>
作家的話:
難得的,這是篇已經寫完的文,可以安心跳坑。總共兩萬多字。
吸管的生日賀。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