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曾經有個名人說過:「不是不報,時機未到。」
  
  桃井五月認為這句話實在太中肯不過。黃瀨涼太那時候看出了她暗戀黑子的心,她又何嘗不是看出了他和青峰大輝之間的貓膩。
  
  她只是不相信,沒有說出來求證而已。更何況,她從青峰大輝對黃瀨涼太的行為舉止看來,兩人相處比較偏向友誼方面,而非情人,雖然有些雛形但還不是;桃井曾懷疑過自己是不是判斷錯了,不過最後她還是選擇相信自己的判斷,黃瀨涼太和自己一樣是單向暗戀。
  
  所以她在球場上聽到黃瀨涼太那句要放棄憧憬的時候大呼不妙,果然之後黃瀨涼太突破了瓶頸,成功地模仿出青峰大輝的動作與其對戰,雖然最後海常還是沒有打贏桐皇,輸了十幾分,但桃井已經看見不遠處那道橫亙在青峰大輝和黃瀨涼太兩人之間的巨溝。
  
  
  
  黃瀨涼太已經停止迷戀,青峰大輝卻還執迷不悟;他還沉醉在獨孤求敗的高手氣氛中,渾然不覺自己失去了什麼。
  
  桃井心寒,但又苦於自己說什麼對方都聽不進去。
  
  
  
  
  一直到同年的Winter Cup時青峰大輝才從自己的夢裡面清醒,桃井覺得對方大概慢慢地看懂了自己對黃瀨涼太的想法,會特別去看比賽,會為了黃瀨涼太出頭,有那麼一瞬間,桃井五月覺得這兩個人會有個圓滿收場。
  
  有情人終成眷屬。她當時是這麼堅信的。
  
  但就在隔年,黃瀨涼太和青峰大輝間的關係畫下句點。兩人自此分道揚鑣,其中一個甚至跑去美國打NBA,徒留一段枉然讓那些知情者哀嘆。
  
  
  
  
  桃井五月曾經問過青峰大輝那天在單人房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後者只是說自己因為黃瀨還猶豫不決而揍了黃瀨一拳,跟他說了一些類似你身體不行了不要打籃球的勸戒話……
  
  
  『還有……』青峰大輝突然閉嘴,惡狠狠地皺著眉不發一語。
  
  『還有什麼?』桃井追問。
  
  『沒什麼,反正他大概死了打籃球這條心了。』青峰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根據青梅竹馬了快二十年的經驗,桃井五月很清楚青峰大輝生氣了,但不像過往一樣如火山般大似爆發出來,而是壓抑,壓抑,再壓抑。
  
  
  
  青峰大輝變了,和黃瀨涼太一樣,在那個十七歲的冬天裡,變了。
  
  黃瀨涼太不再接觸籃球相關的事物,甚至還轉學自動重念一年;青峰大輝則是把所有精力都發揮在籃球上,學好英文,成功得到前往美國的機會,最後進入NBA打球。所有人都知道黃瀨涼太在高三那年的改變,但沒有人注意到青峰大輝的改變,只會在聽到他的故事時發出一聲哇喔的驚嘆。
  
  
  
  除了桃井五月,沒有人會去關心說青峰大輝的改變,沒有人明白他在那一年到底做出了什麼決定。
  
  
  
  桃井也不清楚是什麼導致了青峰大輝的改變,但鐵定和那個「還有」離不開關係;青峰也像是知道青梅竹馬會追問一樣,逃得遠遠地到了美國去,不讓對方有機會把答案給磨出來。
  
  一個兩個都令人放心不了。桃井五月抱怨著,幾次想放棄不管但還是丟不開來,從小到大已經習慣為青梅竹馬多操一分心的她就算身在日本還是忍不住沒幾天就發個簡訊和對方說說日本的事,說說大家的事,說說黃瀨的事。
  
  青峰大輝沒有回信說要她不要提黃瀨,所以她就繼續發訊息了。
  
  
  
  老實說桃井有種自己是兩人間的傳訊者,青峰大輝和黃瀨涼太間僅存的聯繫。
  
  
  
  解鈴還須繫鈴人。桃井五月只能盡自己最大的力扯著倆個背道而馳的人不放,免得最後兩人都錯失彼此,遺憾終生。
  
  
  
  
  
  
  【TBC】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