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貝傑─神偷偷吻三次未果卻反被採花一次
發文時間: 8/6 2012
  ※ 501的指定文。忘了說薩蕾那個是阿泡泡的指定CP
  ※ 誰都好快點阻止我的武俠風……
  ※ 結果我還在上一篇的武俠設定啊……阿貝爾的設定也莫名其妙出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慘叫
  ※ 標題我也眼神死了……對了這標題改編自某個不錯的Mycroft/Lestrade文,大家可以去看看←
  
  
  
  
  京城有個賊,因其竊盜手法高超,又不曾被官府捉到,故人人稱之為神偷。
  
  神偷看上的東西都極具價值,好比上個月他偷取了王員外珍藏的紅珊瑚,上上個月偷的則是李宰相的傳家之寶──一座渾然天成的玉面佛。
  
  但好玩的是,不論神偷偷了什麼,他三天內就會將竊走之物歸還原主,或是直接將物品歸回原位,或是將該物置放於主人房內;除非原主人擁有的是不義之財,不然失物必能取回。
  
  於是人人都在猜這偷兒到底為何要竊取他人財物,若不是為了斂財,則會是為了什麼?提醒該戶人家門戶安全?磨練自己偷竊技巧好有一天偷光國庫寶物?眾人私下議論紛紛,對於這個長年被官府捉拿的神偷很是好奇。
  
  
  
  這日,京城來了個異族劍士。該劍士有著如陽光般刺眼的金髮及如天空般湛藍的藍眸,在一片黑髮黑眼中很是顯眼,尤其是他背上那兩把大劍,惹人側目。
  
  「什麼樣的人可以這般帶著武器在街上走動而不被城門士兵攔下?」
  「莫非是某個門派的弟子?」
  「可他那個樣子……」
  「好詭異啊!」
  
  
  人們竊竊私語討論著那名劍士,後者也無視在自己背後碎嘴的人群,直接進了京城有名的春上樓,要了個包廂點了幾道菜後便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桌上的高級烏龍茶。他喝完茶便將杯子放回桌上,沒有再去倒滿,反而是閉上了眼喝道:
  
  「一路跟蹤我的小子,還不速速現身!」
  
  角落的空氣猛地震動了一下,劍士也不含糊,猛地睜開眼抽出一把巨劍,一手撐桌施力,利用反作用力整個人躍過大圓桌,於空中調整好姿勢便要砍下去,怎知揮下劍的同時對方也有了動作,一股看不見的力量打上劍士,讓他硬生生的停下了動作。
  
  也因為發動了力量,施術者無法繼續將自己隱藏起來,於角落中緩緩現身。只見一個小男孩的身型慢慢浮現出來,身著有些破爛,右手舉於身前,正好阻止了巨劍的動作。
  
  劍士看見對方的髮色便明白這人和自己一樣,是外來人,而且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他收回劍站直了身,冷聲問:「你是誰?為何跟蹤我?」見對方支支吾吾不想坦白,便又喝道:「說!」
  
  
  這一喝,對方便坦白說出自己叫傑多,之所以跟蹤他只是因為劍士的外型十分獨特,一時好奇才偷偷摸摸跟上,而且──
  
  「我餓了,身上沒錢,看你又是個好人,所以就洩漏氣息讓你注意,打算等你抓出我後順便吃一頓。」傑多說得似是而非,讓劍士聽得一頭霧水,反覆問了好幾回才知道對方就是打定他是個好人,看到他是個小男孩就不會趕他走,讓他蹭一頓飯。
  
  劍士想了想,覺得對方也沒有惡意,且真如傑多所言,他狠不下心趕一個小男孩走,只好惡聲惡氣威脅了一番,才讓對方入席,一塊等侍者上菜。等待期間兩人聊了下,互相知道彼此的生活背景。
  
  劍士叫做阿貝爾,是從海的另一端來的,被派遣至此訓練皇家禁衛隊劍術;而傑多則是本地人,紫色頭髮是天生的,這也讓他從小就吃了不少苦,沒有多少人願意接納他,再加上他有些詭異的力量,更是讓眾人不敢接近他,尤其是他母親死後情況更是糟糕,有一餐沒一餐是常態。
  
  阿貝爾看著傑多歡喜地吃著桌上的菜並道出悽慘身世,覺得對方怪可憐的,想著要不要教對方劍術,一來保身,二來多個可以養家餬口的利器……只是那小胳臂纖細身材,拿不拿得動劍都是個問題,需要多加訓練才行。
  
  
  
  在阿貝爾東想西想時,傑多已把桌上大部份的飯菜都給吃了,每份只留了小部分沒動,然後就起身向阿貝爾道謝,並表示離開之意。
  
  「這幾天我都會在這住著,有空可以來找我。」阿貝爾對於傑多要離開有點依依不捨,覺得這小男孩被人們排擠這般久,總要有人來給他溫暖下,才不會長壞了個性。
  
  「有空我會來看看你的,謝謝。」傑多笑了下,突然跳了起來,撲向阿貝爾,後者對這突如其便感到意外,憑著本能反應勉勉強強避了開來,然後回身一看,發現傑多人已蹲在包廂窗框上,面向屋內背朝外,臉上露出有些可惜的意思。
  
  「你什麼意思!」阿貝爾怒道,虧他還心疼這小子生活困苦,沒想到是不知好歹的中山狼!
  
  「忘了跟你說,我還有個職業。」傑多露出抹有些引誘意味的笑容,阿貝爾不知為何咽了口口水,像是要壓下什麼。
  
  傑多很自然地向後一跳,掉下去前留了一句話給阿貝爾:
  
  
  
  「我就是神偷,這次我要偷走你的吻。」
  
  
  
  當阿貝爾回神過來急急忙忙跑到窗邊,自然是已經找不著人了。
  
  
  
  
  神偷的第一次偷吻,失敗。
  
  
  
  ※ ※ ※ ※ ※
  
  
  
  第二次的偷吻很快就到來。
  
  經過傑多那古怪一笑,讓阿貝爾覺得自己大概是飢渴太久,便偷偷摸摸地跑去京城最大的青樓去,打算春風一晚。
  
  他花了大錢向老鴇要了花魁貝琳達一晚,據說那貝琳達是東北那邊的混血兒,身材曼妙不說,更繼承了北國女性的美貌,人又知趣大方,讓許多富家子弟趨之若鶩,甚至有不少人揚言要花大錢買下她,但那老鴇大概是看準了這漫漫錢途,死活就是不放人。
  
  阿貝爾被小丫頭領著,來到一佈置華麗的房間,小丫頭跟阿貝爾說了幾句要他等等、貝琳達很快就來之類的話,接著就離開,留阿貝爾一人在房內等候。房間似乎是點了助興用的香,讓阿貝爾坐等的同時腦中也聯想翩翩,大抵是他往日戰績,只是偶爾那對象卻套上傑多的臉……這讓阿貝爾大呼不妙,更加期盼那貝琳達的到來。
  
  
  一個時辰過去了,貝琳達還是沒有出現。
  
  阿貝爾起身打算去找老鴇理論,結果他才剛打開門就受到偷襲。來人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直接撲在阿貝爾臉上,把他給壓倒在地,鼻子大概是被對方的下巴給碦到了,血流不止。
  
  阿貝爾想都沒想,就一巴掌把人從他身上打下來,另一手捏著自己的鼻樑,痛苦但又霸氣的質問:「你是誰?要做什麼?」
  
  「……阿貝爾哥哥,我們今天中午才見過的啊~你還請小的一頓飯,你可忘了?」
  
  這怪裡怪氣的讓阿貝爾打了個惡寒,往旁邊一看,果然又是中午那個小神偷,這下好了,竟然又見著了。等等,他來這青樓做什麼?
  
  阿貝爾感到一股怒氣從心底湧上來,還來不及細想就破口質問:「你個小毛頭學大人來青樓做什麼?有閒錢玩女人還不如去把自己養壯點像個男人點!」
  
  被這麼劈頭胡亂罵下來,傑多的脾氣也上來了:「你憑什麼管我!」一個反問就把阿貝爾給卡住了。
  
  
  
  是啊,他憑什麼管他?
  
  
  
  阿貝爾爬了起來,不管心裡發酸成什麼樣,整理整理了自己就連忙逃回自己住的客棧,連自己花掉的錢都不管,當作破財消災去了。
  
  
  
  ※ ※ ※ ※ ※
  
  
  「小傑多~怎麼就躺在地上呢~嗯?」一個濃妝艷抹的美麗女子慢步過來,蹲到小男孩身邊,「怎麼眼睛紅通通的鼻子也紅通通的呢~?哭過了是嗎~?來,姊姊給你秀秀喔~~」
  
  「……不要碰我,貝琳達老妖婆。」原本躺在地上死氣沉沉的傑多往旁邊轉了圈後跳起來,躲過女人差點要撞到他臉上的胸脯。
  
  
  ──女人波濤「胸」湧是好事,但當那對波濤「胸」湧壓到你臉上時就不是好事了
  
  
  「沒禮貌,叫貝琳達姊姊。」貝琳達瞇著眼嬌笑,手中扇子一個反轉,扇骨就戳上了傑多的臉,「姊姊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怎能這麼不知好歹?嗯~心情不好?」每說一句貝琳達就用扇骨戳傑多臉一下,後者卻也不敢真的把扇子給打掉……要是貝琳達換用她那銳利的指甲戳可就難受了。
  
  「……我還有事,先走了。」
  
  「等等嘛~來,跟姊姊說說,怎~麼~啦~」
  
  
  
  貝琳達手中施力加大,讓傑多越來越不能站穩,只好乖乖把發生的事都說了一便。
  
  
  
  「這樣啊,簡~單~啊~」貝琳達終於把扇子收了回來,走向房內大床,摸出了個小瓶子就丟給了傑多,「這個可是好東西,你等下……」
  
  
  
  
  
  神偷第二次偷吻失敗,但在前輩指導下,第三次偷吻即將到來!
  
  
  
  ※ ※ ※ ※ ※
  
  
  
  阿貝爾在客棧床上翻來覆去,總是想到那小子的笑,然後就心神定不下來,都躺了好幾個時辰了還是無法入眠。
  
  他總覺得自己完了。
  
  
  突然,他注意到自己房門口似乎有人站在那,他揉了揉眼睛,起身把床邊的油燈給點燃,再回去看卻發現沒人了。
  
  大概真的是累壞了,他這麼想著。正要睡下,卻有一陣迷香撲鼻而來。
  
  
  「……這味道!!」阿貝爾只覺得自己腦袋昏花,像是被灌了許多雲一樣,腫脹腫脹的,又像是突然看破天機,明白了什麼一樣,像頭猛獸開始四下找尋獵物:「又是你對吧?你到底要什麼!?」
  
  一雙手突然從後面纏上他的脖子,將他拉到床上,阿貝爾因為自己在被人觸碰後更加敏感,一時不查就被拉了下來,接著有道人影爬上了他的身,將他壓在下面。
  
  在燈火的照亮下,他確定了那人果然是傑多。
  
  
  「姊姊的方法還真的有用呢……」傑多竊笑,對於自己的勝利感到很得意。
  
  
  
  
  『你等下把這香精弄到對方聞得到,這樣對方就會任你擺布了~用的好的話,可是能助興的~保證你手到擒來!』貝琳達彎起唇角道。
  
  
  
  
  
  「遠來的劍士阿貝爾,本神偷可要來偷走你的吻了。」
  
  傑多閉上眼緩緩朝阿貝爾親過去,怎料,一陣天旋地轉,有個軟綿綿的東西狠狠撞上他的唇,一條舌頭就這麼伸了進來和他的纏得難分難捨。在傑多被狼吻的同時,他感覺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正被阿貝爾急躁且無章法地脫去……
  
  
  
  
  於是,一夜春宵。
  
  神偷第三次仍舊失手,只是這次賠了夫人又折兵,他把自己的菊花也賠掉了。
  
  
  
  
  
  事後,傑多反覆想了很久自己究竟是哪個環節錯了才會被阿貝爾反撲,最後終於想通了。當初貝琳達那句話中的「助興」非他所認為的那個「興」,而是「性」才對。
  
  同時間,他也因為被阿貝爾睡過後,就一直被阿貝爾給纏著,雖然最後還是給他逃了出來,但也好一段時間不敢再出去做賊,有段時日神偷的名號就這樣消失了。
  
  
  
  【END】
  
  
  後記://
  
  ........認真說,我沒想過會寫這麼多。
  
  下面來補人設:
  
  
  A. 傑多:神偷,紫髮男孩,從小因為異於常人的外貌過著苦生活,母親死後差點死在街頭,最後是貝琳達所救而活下,平日住青樓,因為能力所以可以當上神偷,文中描述的那個手舉起來就是傑多的洗牌功夫←,現在是被阿貝爾睡過後就多了一個在追自己的人,順說因為作者還是偏傑貝的若有機會再寫大概就是傑貝了(何
  
  B. 阿貝爾:外國人,被找來訓練皇家禁衛隊劍術,有兩把巨劍,以前有過不少風流事,但睡過傑多後就一直追著人不放,個性大概是有點老實但又不是傻大個,金髮藍眼,壯漢,雖然文中他都有穿衣服不過作者很想剝了上衣遍半裸,總有機會的You Know(X
  
  C. 貝琳達:設定上是俄羅斯混血兒雖然文中沒有寫很清楚,前凸後翹,第一青樓花魁,實際上是搞情報的,因為能夠點她的基本上都是達官貴人所以知道東西不少,所以會偷偷把一些情報傳回她的祖國俄羅斯,領養傑多只是因為當時誤以為他是女的想說養大了好用,原本要把傑多丟去做小倌的但發現他有特殊能力就隨他當他的神偷去了,簡單來說傑多和貝琳達都可以說是外國派來的間諜,所以貝姊年齡真的不可考←
  
  D. 利恩:本文完全沒出現角色,只知道是個暗殺者,其他還沒想到
  
  
  
  P.S:這真的是同一個世界,只是至少有四個國家三個異族:偽俄羅斯、偽日本、偽中國、偽英國(不說美國是因為想要早於1776年),海上原住民一族、獸人一族、瑪爾濟斯(?)一族,然後偽中國的機械都是偽英國來的,偽俄羅斯和偽日本都在打情報戰,前著的情報員是貝姊和傑多,後者的情報員是阿修囉;以上是已經確定的部份..............(眼神死

 

<% END IF %>
作家的話:
請搭配另一個專欄的同系列文章食用....畢竟有部份設定在那邊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