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他們這次聚會的最終目的地是廟會。幾個人穿著休閒服悠哉悠哉地從車站出發,打算慢慢地走到廟會入口參加。
  
  這對很久沒有放鬆散步的黃瀨來說是個很大的驚喜,但當他們真的走出車站的時候,他才明白這不單單是驚喜,也是驚恐。
  
  
  
  看到那個人的瞬間他是想要逃的,結果一轉身就被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卡位好的紫原敦用巨大的身形給擋住,同時間另外幾人也紛紛不經意地擋住他的其他逃跑路線,讓黃瀨被迫站在原地動彈不得。
  
  他看見那人皺著眉,兩手插在口袋走了過來。
  
  黃瀨涼太更加努力向後退,卻又被身後堅固如巨岩般不動的紫原給阻止。他想他臉上鐵定是一臉後悔到想哭的樣子。
  
  「你們……搞屁啊你們……」
  
  那人走到黃瀨面前,臉上露出不耐煩的表情,眉頭皺得很緊,怒氣不用錢的向外發散,同時又隱隱約約冒著殺氣。
  
  「喂,黃瀨,咬緊牙齒。」
  
  他低下頭不想去面對那個男人,但對方卻一隻手強行把他的臉抬了起來,另一手則是握緊成拳瞄準了對方賺錢用的臉就要揮過去,在中途被火神大我給攔劫了下來。
  
  「別一見面就動手動腳的。」
  
  火神不滿地說,深色皮膚的男人卻一臉不耐煩,收回了手,牙狠狠地說道:
  
  
  
  
  「那是他欠我的。我等夠久了。」
  
  
  
  
  那句話就像是一聲槍響,把黃瀨涼太這些年來的堅持全部射穿,直直打中他的那顆玻璃般的易碎心。他突然覺得自己這些年單方面不聯絡的舉動很傻,不聞不問那人卻又偷偷收看那人所在的隊伍的每一場比賽,每次籃球雜誌上只要有他就會去買甚至是珍藏起來。他想他還是對那個人抱有憧憬,尤其是在自己不能打籃球之後,黃瀨涼太覺得自己大概再也無法用正常的眼光來看待青峰大輝在籃球場上的成就,他會羨慕,會忌妒,會感慨,會祝福。
  
  他明明很果斷地割離了許多東西,但他同時間又放不下許多東西:他放棄了籃球,但他還是會想摸摸籃球、他放棄了迷戀,但他的眼睛仍然離不開那個人。
  
  就像現在,他明明氣得要死,卻又很想很想這個人,覺得自己是該被打一拳。
  
  
  
  「小青峰……」
  
  青峰大輝轉過身去背對黃瀨,右手手掌收了又放,放了又收,反覆幾回才真的放鬆下來,原本挺拔的身子微微駝了些背。黃瀨沒敢說什麼,只聽見青峰惱怒的小聲嘆息:
  
  
  
  
  「你讓我該怎麼面對你,黃瀨涼太?」
  
  
  
  
  又像嘆息,又像咒罵,裡面除了滿滿讓黃瀨涼太感到過意不去的無奈外,還多了點他讀不出的東西。
  
  
  
  黃瀨涼太回答不了青峰大輝的問題,就像他對自己現在的想法不能很清楚一樣,糊裡糊塗地,把一切都給複雜化了。
  
  黃瀨似乎又聽到嘆息聲,滿滿的無奈,不知是誰發出的。
  
  
  
  
  
  
  【TBC】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