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哲也二號已經長成一條大狗了。
  
  當初撿到牠的時候還是隻可以趴在黑子哲也肩頭上的小型犬,轉眼間,牠就成了個頭到人膝蓋以上的大犬;這也讓二號成了大家聚會時火神大我的拒絕來往戶……話說回來,誰也沒料到二號真的有哈士奇血統,會長成某人最害怕的「大型犬」體型。
  
  
  
  
  
  「火神君你這是對二號的不平等對待。」
  
  「誰管你平等不平等!!叫牠不要追著我跑!!!!」
  
  「好難得啊,今天黃瀨君竟然有空。」
  
  「黑子你不要故意不理我,不!要!過!來!啊!!!!!」
  
  「嘿嘿,小黑子難得約我我怎麼能錯過呢~」
  
  「黃瀨你不要跟黑子一樣忽視我!!!啊!!!!!!!!!!」成功被二號撲倒的火神大我臉部迎來一回又一回的口水襲擊。火神乾脆倒在地上裝死。
  
  「是說小黑子啊,你還邀請了誰吶?怎麼都沒什麼人來?」
  
  
  
  夏天週末的下午,大概就跟它的氣溫一樣惹人煩躁,於是他們現在正在一家位於街角的快餐店坐著,由於身為號召人的黑子哲也特別佔了很多位子,所以黃瀨一直等著其他人進店來。
  
  
  「唔,我約了其他人,不過時間是約在兩點半。」
  
  
  至於黑子哲也留言給黃瀨的集合時間,則是兩點。不意外地,黃瀨淚奔了。
  
  
  「小黑子是認為只有我ㄧ個人會遲到嗎?」不得不說,黃瀨涼太受到了十分沉重的打擊。
  
  「不,我有事想問黃瀨君。」黑子哲也放下手中奶昔,正襟危坐地看著對面位的黃瀨,導致黃瀨也不得不換上嚴肅的表情以對,「黃瀨君,可以請你告訴我,高三那年,青峰君去病房探望你時到底和你談了什麼嗎?」
  
  「耶?怎麼會突然問這麼久以前的事啊?」黃瀨愣了愣,不解。「話說回來,把小火神放倒在地上真的沒有關係嗎?」
  
  「請黃瀨君別顧左右而言他,坦白招供,不然會受到很大的懲罰喔。」黑子一如既往的面癱表示,「那天青峰君到底和黃瀨君你談了什麼?」
  
  「……」
  
  
  黃瀨涼太不說話,只是掏出手機開始反覆把玩。雖然對方是黑子哲也,但他早就決定不和人談那天發生的事情,把那些糟糕的回憶都鎖在心底,不再去攤出來給別人看,就連自己也能不碰就不碰。
  
  
  
  畢竟他已經決定要和過去切割了。
  
  
  
  黑子也沒有繼續逼他,只是繼續喝著手中飲料。原本熱鬧的氣氛瞬間清空,只留下令人沉悶不已的壓抑感。
  
  這時店門又被推開了。
  
  
  
  
  「想不到小紫竟然真的跑去當學做糕點了,真讓人意外。」
  
  「真太郎,你手上拿的那個是什麼?」
  
  「巨蟹座今天的幸運物,紅豆麻糬湯。」
  
  「看起來很好吃……」
  
  「不准碰!」
  
  
  
  
  一群人吵吵鬧鬧地走了進來,發現坐在不起眼座位的黃瀨涼太後,便熱熱鬧鬧地走過來打招呼,途中綠間還「不小心」採到了火神大我的手,讓後者從被二號舔了滿臉口水的打擊中脫出,生龍活虎地和綠間吵了下嘴後才紛紛入座,開始相互問起近況。
  
  
  
  桃井五月在大學裡也當了籃球隊經理,甚至和他們的隊長熱熱鬧鬧地交往起來,據說現在正是你儂我儂的閃瞎人階段,這次聚會沒有把那名據說跟熊一樣壯的忠犬型隊長給帶來對大家的眼睛來說是個福音。
  
  紫原敦跑去學怎麼做甜點,雖然據說他吃的比做的多,偶爾心情好的時候也會分給大家吃一點品嚐,成品看上去挺不錯,味道也令人印象深刻,只是很多人吃了覺得糖放得有點多。
  
  綠間真太郎跑去考了些證照,打算未來教人打籃球,還沒決定是要教多大的孩子們,又有打算去考教師執政,找個學校當體育老師,現在還在猶豫中,常常向四周的人請益說該怎麼辦比較妥當。
  
  赤司征太郎下個月正準備要出國去打國際象棋大賽,打算抱個冠軍回來,同時間還會他也考到了教師證照,打算去帶國中生體育課,還有打算要回母校帝光當籃球隊教練,也因為他的選擇而讓綠間苦腦不已。
  
  黑子哲也上了大學後選擇念營養相關的學科,據說成績還不錯,此外眾人一致認為當年小小隻的哲也二號現在會長這麼大都是因為黑子根據營養學調配出來的食譜的關係。
  
  火神大我在和父母們談清楚後決定回美國重新念大學,偶爾回日本看看,有打算畢業後跑去NBA打球或是像阿列克斯一樣當教練,又有考慮說要像冰室辰也一樣回日本打球,總是被大家取笑說是個猶豫不絕的男人。
  
  黃瀨涼太目前在模特界發展的非常好,可以說是目前最紅的名模之一,每年都要飛到國外去走伸展台幾回,風采更勝那些國外模特,不過眾所皆知的是他從來都不肯飛去美國,之所以是為什麼無人知曉,是一些八卦的記者在檯面下熱烈討論的問題。
  
  
  
  
  「感覺大家都過得很好呢。」桃井五月笑著做總結。
  
  
  
  
  沒有人提到青峰大輝的狀況,一來他人不在現場,二來因為黃瀨人在場……就連最遲鈍的紫原敦都知道黃瀨和青峰之間有些矛盾。
  
  大家都不知道那天青峰大輝到底在單人病房裡和黃瀨涼太說了什麼,談了什麼,只知道青峰大輝出來的時候黃瀨涼太哭了,臉上還有被打過的印子,然後黃瀨涼太振作,轉學重讀一年,之後更是徹底切斷與籃球的關係,在模特界大紅大紫。
  
  黃瀨和所有人都保持良好關係,就是不理青峰大輝一個人,一開始對方還會來質問他為什麼不接他電話不回他減訊,但在被黃瀨以工作為藉口逃掉幾次後,青峰也不執著追問他的答案,沒多久就出乎眾人意料之外地跑去美國打NBA,從此真的和黃瀨斷了聯繫。
  
  
  
  
  青峰大輝儼然成了黃瀨涼太的禁忌,只能黃瀨自己提,別人不行。
  
  
  
  
  「嗳,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出發吧!」桃井看了下時間,率先起身說道。
  
  眾人跟著動作,只有黃瀨傻呼呼地問:「我們有要去哪嗎?」
  
  「恩,要搭新幹線。」赤司淡默地回答。
  
  「喔。」黃瀨涼太跟了上去。
  
  
  
  
  
  那時候他還不知道他正要去見那他躲了好幾年的人,更不知道黑子哲也原本打算黃瀨涼太坦白招供的話就告訴對方那人也要和他們去同一個地方,不過,黃瀨涼太沒說,黑子哲也就不警告了。
  
  
  
  反正誰也不可能真的躲誰一輩子,就像看似分岔的兩條路最後盡頭還是會連在一塊。黃瀨涼太總是要碰到青峰大輝的,只是早晚罷了。
  
  
  
  
  
  【TBC】

 

<% END IF %>
作家的話:
爆字數又不想和02放在一塊的的一段。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