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夢】
  
  
  
  美術館之後他們很久沒碰到對方。
  
  
  有時候她在看書會想到那個男人,不知道他現在過得怎麼樣?
  有時候她在畫圖會想到那個男人,不知道他現在住在哪裡?
  有時候她在看展會想到那個男人,不知道他現在是不是又趴在哪裡無人問津?
  
  
  小時候的記憶很模糊,當時只覺得那個有著詭異紫色捲髮的男人是個愛心氾濫的大哥哥,現在想想卻覺得那個人不論是穿著打扮還是說話方式都很不一般。
  
  ──跟Mary一樣,不像個人。
  
  
  Ib讓手中的原子筆轉了一圈,在試卷上寫下答案,不再去思考回憶。
  
  也許那一晚就是個夢,雖然驚險刺激可怖,但終究只會是場夢,一場不真實的冒險,那些無個性、畫像裡的女人、會跳動的雕像、會噴毒液的畫像、會從牆壁噴出來抓人的手、Mary、Garry、紅藍黃三色玫瑰……
  
  
  都只是夢中人影罷了。
  既然夢結束了,就該醒了,也該忘了。
  
  她還有自己的生活要過。
  
  
  
  
  
  
  
  
  
  「Garry你擋到我了!」
  
  「你都坐在我肩膀上我怎麼可能擋到──」
  
  「噓!蹲下蹲下!她看過來了!!」
  
  「痛!……你說話就說話,動手幹什麼……」
  
  「欸,你說,Ib要是看到我的話會不會很高興啊??」
  
  「咦?」
  
  「會不會啦?」
  
  
  他雖然看不到金髮小女孩的表情,不過從對方用力抓自己頭髮的動作來判斷(當然,很痛),她感到十分不安。
  
  他伸手拍拍正在蹂躪自己頭髮的小手,安慰道:
  
  
  
  「當然,Ib絕對會很開心看到Mary你出來的!」
  
  
  
  
  
  
  【END】

 

 

作家的話:
後記://

我真的只是因為音樂一直PLAY而寫出來的……重點是我根本還沒玩到Mary出場←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