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P是影麗,不過很淡
  
  
  【據說有隻流浪貓叫一郎】
  
  
  
  大小姐你是白癡嗎?
  
  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
  
  
  
  今晚的寶生家也很歡樂。
  
  
  ※ ※ ※ ※ ※
  
  
  「所以,大小姐今天在工作場所看到的貓後來怎麼了?」
  
  「耶?」麗子本來把高腳杯湊到唇邊的動作停了下來,「影山你看到了?」
  
  「是的,雖然在下當時正在扮演附近雜貨店的店員之一,還是看到了大小姐善良地把從樹上掉下來、撲上風祭警部臉上並抓了他三下的黑貓給抱了下來,放在地上讓牠離開,完全無視身後警部吶喊著要把那隻貓給燉了……」
  
  「不用理他。」麗子想到警部頭就痛,對方因為臉上的傷一直吵著要去醫院檢查,差點連目擊者都不想訪問。
  
  
  
  
  
  『這種小事你們自己做就好了!我要去醫院~醫院~』風祭警部當時抓著旁邊女警遞來的毛巾壓著臉上傷口,另一隻手用力地在空著揮舞著,像是要抓住那隻從樹上跳下來,但已經被麗子放走的野貓:『我這臉可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寶藏啊!不能就這樣讓牠毀了啊!』
  
  結果他因為動作太大,本來要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卻又被椅子絆倒,那張舉世無雙的俊臉就這樣砸上了柏油路。
  
  『好──痛──!!!』『警部!』『警部!』
  
  一陣兵荒馬亂,麗子仰頭望天,覺得有個如此笨的警部當上司真的是此生不幸。
  
  
  
  
  
  
  「所以影山你都看到了?」
  
  「是的,大小姐。」
  
  「那你怎麼沒有出來幫忙?那隻貓撲上警部臉的時候他掙扎得很厲害啊!」麗子瞪了一眼表示不滿。
  
  「因為那時候有兩個婦人在討價還價,為了不讓店主賠本太多,在下只好努力的維持自己的底線。」
  
  「你應該把重點放在我們這邊吧!」
  
  
  
  
  
  
  『嘿~嘿~嘿~!前面那個撒旦派來的使者,不要跑,看我風祭──』
  
  『警部你看清楚,這不是剛剛那隻,這明明就是隻土耳其安哥拉貓!剛剛那個明明就是──』
  
  『現在貓,都是,我的敵人!』風祭像是看到怪物的勇者般舉起手中的礦泉水瓶──剛剛一個女警員遞來的──大喊著。
  
  『警部你冷靜點!』
  
  麗子抓著對方努力要讓警部不衝上去追打那隻貓。
  
  『警部,我們還要去見下一個證人!你要讓對方對你的遲到而感到失望嗎?』
  
  在麗子吼完後,警部掙扎的動作停了下來,接著他以超慢的速度緩緩站直了身,同時間說著:「嘿~嘿~嘿~,讓人久等可不是我風祭警部的作風,我們現在,馬上,就去找她吧!」還擺出他的標準Pose。
  
  終於。麗子抹了抹額上的汗。
  
  
  
  
  「你那時候在哪,影山?」
  
  「啊,那時候,正好是可以悠哉喝紅茶的完美下午茶時間呢……」
  
  「你在馬路邊喝?」
  
  「不,在下在公園的爬格子邊喝,在馬路喝會造成交通上阻礙的。」
  
  「你在爬格子旁邊喝才會影響小學生玩樂吧?」
  
  
  
  
  
  『我們知道你昨天下午三點──嘿~嘿~嘿!那邊那個狡猾的小動物,不要跑!我要代表神來懲罰你!!』
  
  『風祭警部,別這樣!』『警部!』『警部!』
  
  風祭在向死者家屬詢問問題時看到對方養的黑色摺耳貓,竟然就像個摔角選手般撲了上去,在別人家裡姿勢難看的摔到地毯上;在他手腳並用的要抓住那隻貓時,麗子和其他警員連忙制止對方令人感到羞恥的動作。
  
  『放開我!那隻,貓,讓我的視線都紅了,如火般燃燒著──』
  
  『警部你的臉受傷了!』『警部你的臉流血了!』警察姐妹花叫著。
  
  『警部你左臉頰流血了……』麗子隨手抽了幾張主人家的面紙塞給風祭,示意他快點把因為摔倒而又一次沾滿血的臉給擦乾淨。
  
  『嘿~嘿~嘿──』『快擦!』
  
  
  
  
  
  「總之,就是一團亂。」
  
  「大小姐您辛苦了。」
  
  「影山你那時候在哪?」
  
  「這個嘛……」影山嘴角緩緩彎起,「在下當時正在那一家人的書房裡,原本只是迷路走錯了房間,沒想到卻意外發現了一本在下非常喜歡的作者的絕版書,那本書因為十年前就絕版,在下雖然曾在圖書館借過,但還是非常想要擁有──」
  
  「……你帶回來了?」麗子抬起一邊眉,問。
  
  「不,在下和那家的主人談過了,用彼此都認為合理的價錢買了下來。」
  
  「……好吧,至少這次不是偷回來的。」
  
  影山高深莫測的笑了。
  
  
  ※ ※ ※ ※ ※
  
  
  於是兩人一如既往的談起了案子,鬥嘴,進入相互鄙視階段。
  
  關於這個互相鄙視的階段,其實是用口舌最為武器,以言語來達到最大程度的重擊;另外,雖說是「互相」,但實際上往往是管家影山單方面的打擊大小姐寶生麗子。根據影山的說法,那是警惕大小姐不要心高氣傲入了套;根據麗子的說法,那是趁機以下犯上為長不尊(?)瞧不起她寶生麗子的糟糕行為。
  
  
  
  
  (「大小姐,在下是誠心誠意的希望您能多方面思考──」「騙人。」)
  
  
  
  
  
  「大小姐你是白癡嗎?」「大小姐你這樣還能當一名警察嗎?」「大小姐你的推理程度比小學生還不如。」
  
  這是影山痛擊人三重奏。
  
  
  寶生麗子被一段又一段的話給壓得動彈不得,本以為萬無一失「影山你承認吧,這次是我贏了!」的宣言被對方一次又一次的痛擊回來,
  
  可惡,這樣不行,這可是以下犯上為長不尊(?)瞧不起她寶生麗子的糟糕行為,絕對絕對絕對要阻止!加油吧!寶生麗子,你行的!!
  
  
  麗子深吸ㄧ口氣,將所有的指責對方力氣濃縮,煉化成一句精典名言:
  
  「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
  
  
  
  
  從影山從容不迫的閃躲文字攻擊的姿態來看,今天的寶生家大小姐又一次挑戰魔王失敗。
  
  
  ※ ※ ※ ※ ※
  
  
  接著又經歷過ㄧ堆事情,麗子大小姐的完美世界又毀了一角,兩人在影山駕駛的車上沉默不語。
  
  也許是習慣了,她隱隱約約有點期待著影山對自己的安慰。
  
  
  
  
  「大小姐。」
  
  「……嗯?」
  
  「還記得在下跟您提過的,那隻抓傷了風祭警部的貓嗎?」
  
  「嗯。」
  
  「那其實不是一隻普通的貓。」
  
  「咦?」麗子睜大了眼,原本頹靡的氛圍也跟著改變。
  
  「如果在下沒有看錯的話,那隻貓其實是隻很厲害的大妖怪,具有強大的力量,只是為了偽裝自己的身分而在人間用上了那隻貓的外型作掩護……」
  
  「影山你騙人吧?」
  
  「不,在下絕對沒有騙人。在下敢這麼斷言是因為那隻貓太聰明了,牠對於救了自己的大小姐做出溫馴的動作,但對於氣傲的風祭警部卻以抓傷他的臉的方式來表達自已對於對方的不滿;如此人性的舉動,不是一般的貓能做出來的。」
  
  「欸,你這麼說也對耶……」麗子想起那隻貓的行為,忍不住認同影山的說法。
  
  「而且根據一些記載妖怪的文冊中,也有提到這麼一種妖怪,說牠是個喜好分明的妖怪,雖然不愛作亂,但看到自己不喜歡的事物就會狠狠欺負之,平日為了隱瞞自己巨大的身形,便以黑貓的外型穿梭在街道小巷中……」影山說到這頓了下,「而這妖怪,有個很獨特的名字。」
  
  「什麼名字?」
  
  「牠的名字叫做,」影山用著無比尊敬的表情說:「一郎。」
  
  「一、一郎!?」麗子傻眼。
  
  「是的,那隻貓,不對,該說那個大妖怪,牠的名字就叫做,一郎。」
  
  「原、原來如此啊……既然是大妖怪,那可得對這名字表現出一定的尊重呢……」
  
  
  
  
  
  
  
  
  影山透過後視鏡看著喃喃自語的大小姐,對於對方不再憂傷並輕易相信自己的話感到高興,淡淡的笑了。
  
  
  
  【END】

 


作家的話:簡單來說,就是影山看大小姐鬱鬱不樂,就乾脆把那個野貓編來講故事。

大小姐信了,
大小姐不鬱悶了,
影山就成功了──

 

對我是在力求影劇中的淡淡閃情愫←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